老去|姚啟榮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皇帝的新書|陳頌紅網誌

2021-4-12 22:30
字體: A A A

某晚走進睡房,彷彿看見有小蟲蟲爬到我的「書山」後面。書山共有九座,依牆興建,不整齊地排列在地上。

為了證明自己沒看錯,翌日早上,跟丈夫合力移開九座書山。移開了第八座,依然不見小蟲蟲蹤影,丈夫說:「你眼花。」當他搬到第九座,卻真的發現一條壁虎。

在證明我視力還不差的同時,我和丈夫都覺得家裡的書太多。不敢想像某天要搬家甚至移民,要花多少時間收拾家中隨處可見巍峨的書山。

如果十年八年前肯改看電子書,現在就不必為這個問題苦惱。但更大問題是,我們都不喜歡看電子書。一來覺得雙眼更容易疲累;二來,始終愛拿著實體書,一頁一頁地翻,聞著書香,還可以隨時在某一句子旁寫下感想。電子書──不是不可以,但感覺就差那麼一點點。等如用紫砂茶壺喝茶、用清酒杯喝清酒,跟用紙杯喝茶喝清酒,味道會很不一樣。

不過實體書的確會佔據很多地方。除此之外,若邊吃東西邊看書,或者想在寫稿時引用書中一些句子,就要用上一些工具。我在京都買過一個看似是竹,實際上內有乾坤的紙鎮。可是只買了一個,如果把書打開,把竹紙鎮橫放於上面,書本還是會搖。於是,惟有一邊用紙鎮,另一邊用大夾子夾著。強調「大大」,是因為小的沒用。現在用來夾書的,是幾年前購自美國家居用品店,本來用作密封巨型家庭裝薯片的夾子。

昨天在網上看到日本一件有趣的閱讀工具:外形像一本透明的書,呈打開狀態。把它放在書上,剛好壓住書本。因為它透明,不影響閱讀。設計師為了它,花了七年時間研究和製作。單單是打磨和拋光程序,屢試屢敗,最後靜岡一家專門製作丙烯酸樹脂的生產商,才成功打造設計師心中理想的模樣。

即使不作書鎮用途,把它置於桌上或書架上,也像一件藝術擺設。名稱,也許可以叫做「皇帝的新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12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帝警告北京咪出兵,原來早有最強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