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e網誌│小貓與我絕食記

路見筆評 | 梁特政改「諮詢」 七大「廣大市民」

2014-7-15 22:47
字體: A A A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發表政改諮詢報告時,多次提到「社會大眾」普遍認同,行政長官人選須愛國愛港;「香港社會」普遍殷切期望,2017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世傑早前已經分析,林鄭月娥口中的「主流民意」,很有可能是透過曲解民調結果所得出的。那麼,究竟梁振英政府所指的「社會大眾」、「廣大市民」,具體是誰呢?

要主動落區收集市民意見,梁振英政府的做法就依然是進行地方諮詢會。在五個月的諮詢期內,林鄭月娥便強調專責小組共出席了226場諮詢及地區活動,「走進社區直接聽取公眾及地區人士的意見」。那麼,政改三人組去的到底是什麼社區,得到的又是什麼意見?

多涉「中國因素」

就此,世傑決定嘗試對各組織做一個粗疏的分類,然後逐個數數政府到底與哪些組織接觸最多:

(1)直接與「中國因素」有關的組織:香港廣東社團總會、香港地區全國政協委員等;
(2)發表建議書支持保留提委會的地區組織:九龍社團聯會、新界社團聯會等;
(3)發表建議書支持保留提委會的專業團體、民間組織:愛港之聲、香江智匯、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等;
(4)最終沒有表態的組織:Roundtable、香港青年協會、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等;
(5)發表建議書支持保留提委會的個人:蔡元雲、胡定旭等;
(6)支持提委會大幅民主化/公民提名的個人/組織: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7)直接面向市民的諮詢/宣傳活動:到訪中西區、旺角花墟年宵巿場宣傳政改等。

同質性太高

首先,從上可見政府諮詢了大量與「中國因素」有關的組織,但這些組織的同質性實際上卻相當的高。以香港廣東社團為例,其宗旨是要「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諧,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世傑其後搜尋了另一個被諮詢組織香港客屬總會,其宗旨則是「堅持愛國愛港愛家鄉,參與香港社會事務,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推動香港與內地的合作交流和家鄉的經濟建設」,這些組織的政治立場,不問可知。

另一方面,政府要諮詢地方組織,本來亦屬無可厚非。然而,本報早前已經一再報道,現時香港不少地區組織,早已為建制派所壟斷,當中更有部分組織,如本報早前曾有分析的香港島各界聯合會,甚至有中聯辦官員及民政事務專員作顧問。至於世傑所舉的例子,九龍社團聯會的榮譽會長,是梁愛詩、曾憲梓及曾鈺成等著名建制派;新界社團聯會的現任主席,則是民建聯新界西直選議員梁志祥。

「問」人唯親

去到諮詢民間、專業團體,政改三人組似乎仍然不脫「問人唯親」的本色。被不少網民引為笑柄,由高達斌領頭的愛港之聲,竟然亦是政府接見的對象!另一方面,一些名字上看似中立的團體,實際上又是建制派在背後操弄。以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為例,本報已多次指出形同「民建聯律師會」,多名高層根本就是民建聯區議員,其中一名個人榮譽顧問是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會務顧問譚惠珠,而珠海、上海、廣東及深圳的律師協會,都是該會的團體榮譽顧問。

而令世傑感到奇怪的是,政府特地拜見的個人,就只有近年多次質疑七一遊行人數的港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葉兆輝、突破機構榮譽總幹事蔡元雲,以及智經研究中心董事胡定旭。最終,後兩者都有為支持保留提委會背書。由此路進,政府選擇什麼學者或名人進行諮詢時的準則,實在頗有值得質疑的地方。

泛民組織遭漠視

而最令世傑感到震驚的是,立法會選舉早已證明,香港社會最少有近六成人較支持泛民主派。然而,在芸芸支持民主化/公民提名的組織之中,政改三人組沒有接觸過18學者、學民思潮、香港2020等,卻只唯獨諮詢了學聯,與政府大量諮詢與「中國因素」有關、由親中人士領頭的地區團體的做法,大相逕庭。

至於政府到旺角、維園花墟年宵巿場等單方面宣傳政改,政改三人組亦能視之為諮詢並寫在政改報告上。世傑除了舉起兩手的食指及中指輕輕作打勾狀,然後說一聲「所謂諮詢」外,亦在沒什麼其他可說。

無怪乎政改三人組在完成諮詢後,能得出「廣大市民」認同行政長官人選須愛國愛港之類的結論。因為今次的所謂政改諮詢,實在太有邀請社會各界為保留提委會、支持愛國愛港的「假諮詢」味道。

(撰文:金世傑)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5日 下午10: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政改諮詢報告最毒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