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侵狂插拜登,對華政策犯咗大大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要找的東西永遠躲起來|陳頌紅網誌

2021-4-21 14:00
字體: A A A

人生總是很「莫非」。狀態最佳時不會碰到熟人,皮膚敏感、零化妝無染髮時卻總是遇到舊愛;等候小巴時沒有小巴,只有的士一架接一架來。想等的士卻沒有的士,輪到小巴一架接一架出現。想找A書,想引用當中一些句子時,反轉整間公寓都找不到;改用B書,寫好稿交了稿,然後A書就會在當眼處出現。

有時候刻意讓「莫非」發生──想找某件東西,找了一會便放棄,以為一兩天後它會自動出現。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經驗告訴我,刻意想等奇蹟發生,它永遠不會發生。

某天丈夫忽然懷念他的大學生活,想看看畢業證書,請我找出來。哇!除了考記性,要記起搬家後把那張以為今生今世再無實際用途的大學畢業證書,到底收藏在哪一個不必見天日的角落,還要付諸行動去找,是浩瀚工程。

先把目標設定在書房。照道理,畢業證書應該放在書房。找了整整一個下午,一無所獲。會不會在廳?會不會在睡房?慘,連猜想它在哪兒都感到筋疲力竭。每當看到一些看似是硬卡紙的物體,都會出現一陣亢奮──是它了是它了!再看清楚,不是。花了兩日時間去找,在體力範圍內可以搬開的東西都搬開了,可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沒有,正式宣佈放棄。有沒有「莫非」發生?很可惜,沒有。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認知神經科學家Jason Fischer認為,過去很多研究都指找東西是倚靠視覺特性,再令大腦過濾眼睛接收的資訊,繼而成功找出目標物。實際上除了視覺,東西本身的物理特性,都有助我們更有效找出它。

舉例,若要找一塊砧板,除了形狀和顏色,我們只會對跟它有相似硬度的物件特別留神。其他如紙袋、海綿,即使尺寸顏色一樣,我們都能快速略過。

所以Fischer強調,找東西不獨是視覺工作。真說到我心坎裡去了。對,不僅是視覺,還要用勞力。媽呀!腰痛。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許樹昌:房門S型掛鈎對病毒呈陰性 不能排除環境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