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愛迪生的最後一口氣|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長夜漫漫|姚啟榮網誌

2021-4-22 00:06
字體: A A A

去年三月二十日,澳洲正式封關,非居民不得進來。居民回來,在酒店隔離的時候,接受檢測有否帶有新冠狀肺炎病毒。新州最新的個案中,三個家庭成員在悉尼市中心酒店隔離期間,從另一個四人家庭感染了病毒。他們從不同的地方回來,先後入住在七樓靠近的房間。專家對傳播的途徑摸不著頭腦。瘟疫初期,停泊在悉尼的郵輪Ruby Princess上的二千七百名乘客,四百四十人身上的病毒,相信就是通過空調系統傳播開來,最終五人死亡。這次在酒店發現病毒傳播,州政府立刻不敢怠慢,希望找到傳播的途徑。這年多在病毒折騰之下,經濟元氣大傷。使出的板斧是嚴格限制回來的人數,入境後又要十四日酒店隔離。至於本地的社區感染,已經零個案多日。州政府從每天收集各社區汚水進行化驗,檢查排洩物的病毒成份,幸運地多日没有什麼發現。換句話說,病毒從社區消失了。

本來這是個封閉不了的世界。但澳洲的地理環境獨特,這個七百六十九萬平方公里的大州,沒有飛機和海上運輸,根本就不能進來。但國際貨運大致上恢復了。前些日子把書寄到美國紐約,竟然只需要一星期,加拿大的溫哥華和多倫多,反而分別要兩至三星期。証明除了要碰上最準確的截郵日期外,可能靠運氣。也許因為澳洲和美國真有些特別友好的關係,連帶郵遞也特別順暢。我們的總理莫理森上任之初,就師從特朗普,尤其是說話方式和行事作風。特別是喜歡每日頻頻見報,成為媒體的焦點。去三月二十五日成立的新冠肺炎病毒協作委員,就是他的抗疫指揮中心。

一年下來,指揮中心的角色到底如何?各州的抗疫,都像是由州政府領導,大家各有對策,聯邦政府的角色好像沒有了。州政府的封關和抗疫措施,都是各自為政。悉尼是國際交通樞紐,居民乘飛機回來的酒店隔離由新州政府安排,這畢龐大的費用究竟應否由其他州攤分,曾經成為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加上州政府由不同的政黨執政,如果和聯邦政府同是自由和民族黨聯盟,執行理念可能相近。如果是工黨執政,和聯邦政府當然有更大的分歧。一個朋友早前由西澳入境,在那邊隔離了十四日,得到一張完成隔離証書,歡天喜地回到悉尼與家人團聚。此處的中國大陸學生回國,倒要符合入境中國的要求,就是要在離境前七十二小時領取新冠肺炎測試結果呈陰性的証書才可登機。從來沒有聽過有什麼問題或延誤。新州的測試中心極多,得到結果也快。州政府就是希望大家走出來進行測試,不管你是本地人或者海外學生,希望能夠找到帶病毒的居民。

我們的病毒測試如此成功,你以為疫苗接種也應該迅速推行。但數據顯示,到四月十六日,全澳洲二千多萬人中,只有一百四十二萬接種了疫苗,也就是一百人之中只有五點六個。過去十四日有五十九萬接受疫苗注射,每天增加六萬人。按照目前的推算,到今年年尾,恐怕有許多人第一劑的接種也得不到。聯邦政府說供應的疫苗主要是AstraZeneca,也有Pfizer供應。大量供應的AstraZeneca源自英國,廣泛接種後在歐洲遭到阻滯,因為有少許病人接種後出現血管栓塞的現象,更有人死亡。世衞於四月七日發出的聲明指出,二億接種者當中,的確有少量在四至二十日後出現血管栓塞的病人,比較之下全球已經死亡的二百八十六萬人,孰量孰重,當然不言而喻。澳洲的眾多接種者之中,因為疫苗緣故可能致死的,僅有一人。聯邦政府隨即發出新指示,建議五十歲以上的人接種AstraZeneca,五十歲以下的接種Pfizer。

話雖如此,大家都對注射那一種疫苗都帶點驚恐,閑談之際,似乎都很在意它們的副作用。兩種疫苗之中,AstraZeneca的儲存方法比Pfizer簡單,一般家庭醫生都可以為大家接種。但副作用廣泛流傳後,家庭醫生的預約不少取消了。晚間新聞播出一個醫生打開冷藏庫,指着內𥚃的疫苗,表示很無奈。其實聯邦政府沒有什麼長遠而具體計劃,時間表也沒有。幾個月前知道計劃推出,走到我的家庭醫生查詢。他說政府希望按步就班,所以他的醫務所還沒有什麼資料。言下之意,政府不敢走得太快,他估計要觀望一下,即是要看看其他國家的情況。

於是等啊等,大家都只知道疫苖先給醫護人、照顧老弱和邊防人員是第一期A。第一期B給這些人員的家屬。現在疫苗有副作用,恐慌起來,時間表更加無影無蹤。我的一個約五十多歲的同事接種了AstraZeneca的疫苗,他說之後覺得有點不舒服,要休息一陣子才恢復元氣。大家聽了更加不知如何是好。這是疫苗的第一劑,還要打第二劑。聽說還要打第三的加強劑。將來說不定還像流感疫苗一樣,每年都要接種。新冠肺炎病毒的傳播比一般的流感快,死亡率也高。所以總理不敢為開關定下時間表。

目前我們快將與新西蘭通關,不用酒店隔離。大家也可以把新西蘭當作跳板,飛到其他的地方,只是逃不掉其他某些地方起碼的十四日的酒店隔離。但眼見許多地方的疫情仍然嚴峻,沒有注射疫苗,恐怕不敢胡作妄為。令全球交通逐漸恢復的辦法,就是讓更多人接種疫苗。回想兩年前旅遊南美,澳洲政府規定入境的人一定有接種預防黃熱病(Yellow Fever)疫苗的紀錄。當時我們不敢不在起程前先找一間悉尼的醫務所,接種疫苗及辦妥紀錄,以便回家時給邊防人員查看。將來說不定新冠肺炎疫苗也有類似的安排。

起初以為瘟疫來得快,去得也快。不過看來它還會繼續肆虐。其實我們抗疫的方法,就是簡單的封關,所以只有九百一十人因病死亡。但要經濟恢復,可能要重新歡迎遊客到來。今天莫理森總理提到可能容許入境的人在家中隔離,即是說大家都不想再等了。這樣漫長的等待實在令人痛苦,也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習慣。如今只知道,原來黎明不一定會快來。只希望夜深了,可以安睡入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22日 上午12: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女王95歲生日 處王夫哀悼期留溫莎堡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