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永遠有多遠?|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清潔運動|姚啟榮網誌

2021-4-26 23:23
字體: A A A

四月二十五日是「澳新軍團日」(Anzac Day),「澳新」就是澳洲和新西蘭。Anzac全名是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這兩個比鄰的國家於一九一五年一起參加盟軍遠赴土耳其,零晨登陸Gallipoli半島,遇上土耳其軍隊頑強抵抗,戰爭持續八個月,八千七百多名澳洲士兵身亡。這個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役成為為了澳洲人每年的慘痛回憶。國慶日作為節慶,雖然原居民表示反對,但依舊歡天喜地。但「澳新軍團日」帶傷悲,尤其最重要的黎明儀式(Dawn Service),是為了紀念戰爭中犧牲的亡靈。這個儀式去年因為疫情停辦,今年全國各地則在瘟疫普遍受控的情況下恢復,只有西澳州出現了酒店隔離中的感染爆發例外。電視畫面所見,在出席儀式中的老兵中出現了不少年輕人,都不約而同說受到了這個戰役感動。以往巡遊行列中,也有老兵和他們年輕的下一代參加,就是薪火傳承的意思。但也有人覺得讓少不更事的年輕人走在其中,把儀式變成一個遊藝節目,破壞了嚴肅的氣氛。過往的紀念儀式過後,場地垃圾處處。有如舉辦了一場戶外盛宴,觀眾四散,現場杯盤狼籍。

也許是澳洲人自由慣了,到了這些興高采烈的時刻,個性盡情發揮。除夕夜的煙花滙演,在悉尼海港中發放。大家大清早走到兩岸佔據有利位置,百無聊賴就是乾等,等到晚上九時看第一場,又等到了零晨零時看第二場。兩場煙花施發後,眾人迅即離去。在一片漆黑和匆忙之中,誰還有片刻留意帶來的東西?可以想到,現場一定遺留了許多飲品紙盒、汽水罐或咖啡紙杯等等。第二天社區會派人前來,把局面收拾好,回復正常。火車上也常見不少人留下喝過的咖啡杯,等人清理。行走市區的火車,不時有合約清潔工,來回車廂撿走垃圾。行走遠郊的火車,到達終點後,才有人上前清理。總括而言,悉尼火車的清潔程度,還是強差人意。去年爆發疫情之後,火車上多了一些專門為車廂做消毒工作清潔工。他們背上行囊,手執潔布,拭抹工廂的扶手。初時以為他們會專責在這卡列車上。後來發現,他們會下途下車,轉到另一卡列車繼續工作。看來只有這樣做,乘客才會安心使用火車回到辦公室。

以前香港出現過的「清潔香港」運動,就是我童年記憶的一部分,想不到悉尼也正在推行。記得「清潔香港」運動中那一雙眼厲厲和垃圾蟲的貼紙,還有那句「亂拋垃圾,人見人憎」和流行一時的短短宣傳歌曲。記憶老化,像老唱片一樣斷斷續續,只曉得唱「垃圾蟲、垃圾蟲」。這隻「吉祥物」也成為逝去的殖民地的珍貴片段,竟然叫人如此懷念。至於悉尼的清潔運動,前些時是叫人檢舉亂拋垃圾的人。廣告中舉出一個拋棄煙頭出車外的司機的例子,不就是叫人舉報這樣的人嗎?有一回我駕車回家,看見前面私家車的司機就是活生生這樣做,我的行車記錄儀不巧又捕捉了這連串的動作,看來我這個小市民不能不盡點應有的責任,令這個人得到票控二百五十大元。於是我下載行車記錄儀的錄像,逐一細看,果然幸運地找到那個拋棄煙頭的畫面。可能我的行車記錄儀的畫面解像度太低,又碰巧向西行,迎面猛烈陽光,這傢伙看起來像向我悠悠揮手,帶出點點浪漫雲彩。如果把這段錄像作為証據舉報,當局只以為我發神經。

後來我回想,這個廣告其實天真得可以,可能只是提議觀眾,類似的行為是起點,還需要閣下發揮一下想像力啊。老實說,一個煙頭在這花花世界只是微塵,看得見它被拋出車外的剎那,只証明了我的視力還不算太壞,也間接証明我要購買一個新的行車記錄儀。如果說拋棄垃圾,我立刻聯想到那些非法傾倒垃圾的車輛。新聞曾經報導過,一輛行駛中的貨車,突然在街中停下來,傾倒一車的石棉廢料。石棉是防熱物料,常見用於多年前的房子。因為致癌,所以拆䣃含石棉的房子需要特別處理,也需要送往指定的收集中心。新州市區目前法例徵收每噸一百四十三點六元的費用,市郊八十二點七元。許多承辦商為了省下這筆費用,就找個偏僻之處傾倒算了。不料這個司機太急進,不曉得捨近圖遠這妙著,給街上的攝錄鏡頭捕捉了整個過程。

新州新一輪的清潔運動,口號叫「Don’t be a Tosser!」簡單譯成「港式中文」,就是「不做垃圾蟲」。這個運動的廣告用幽默的方法,叫市民要為自己帶來的垃圾負責。所以畫面所見,其一是一個男子隨處拋棄咖啡杯。咖啡杯竟然貼在他的臉上,不容他擺脫,直到他放進廢紙箱內。另一個畫面是一男一女野餐後丟棄垃圾,結果垃圾在身後窮追不捨。他們左閃右避,非常尷尬。不過設計這個廣告的人,可能太過低估我們的禽獸本性,以為諷剌作品會令我們馴服下來。而且我們也缺乏幽默感,只覺得這個廣告太低能。年輕人看後,可能會有一番不同的感受吧。廣告最後的一句:if it’s not in the bin, it’s on you,就是懲罰的意思。但可能要有執法人員的具體行動,而且多人得到票控,上了新聞的頭條,才有阻嚇的作用。

政府的網站上說每年有二萬五千噸的垃圾被不當棄置。我想咖啡杯肯定是其中之最。澳洲人每天的提神飲料,一定是咖啡。此處咖啡種類多,又有許多加奶的選擇。我的一個同事一天喝四杯,而且都在早上時段,她說喝後力量倍增。幸好她只是在辦公室內用咖啡囊,不加鮮奶,所以沒有使用咖啡杯,不用製造這些垃圾。但澳洲人每天使用咖啡囊三百萬個,大部分都隨一般家居垃圾,送往堆填區。如果要盡責,就要動手把膠囊分拆。

有一陣子循環再用咖啡杯流行。澳洲人愛追上潮流,所以大家拿著自家的咖啡杯到咖啡店,連帶有些企業,也把名字刻在杯上,表示也不落伍。不過潮流畢竟有起有落,近日同事出外購買咖啡,也不再自攜再用咖啡杯了,是否嫌太麻煩?環保這事兒,要持之以恆不容易。這一代率性而為,耗盡地球的資源,受害的還不是我們的下一代?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1年4月2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理大衝突】警方再拘21名「踢保」人士「協助逃避逮捕」 趙柱幫指有急救員已流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