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摩天輪超矮A貨 遲到衰過冇到

路見筆評│張文光字裏行「奸」 民主黨元老「棒喝」選民

2014-7-16 19:46
字體: A A A

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教協監事會副主席張文光,在今日《明報》發表文章,論及政改僵局。

文章表面看來,似乎只是一個溫和民主派的控訴及期許。但若細心拆解,卻發現文章其實是意有所指,字裏行間將張文光的心底想法暴露無遺。

張文光如此形容大律師公會的聲明:「眾聲喧嘩的激情7月,認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的大律師公會,再次發表聲明,像一服清涼劑,讓躁動的社會回歸理性」。

暗踩爭公民提名訴求

大律師公會的意見,無疑是值得參考,但張文光將之形容為「清涼劑」,又指社會「躁動」,其實已將支持公民提名的市民暗踩一腳。

文中又寫道:「當前鷹派和激進派主導的政局,沒有朝着政改的出路前行,反而各走極端,毫無共識之意,這是2017政改的悲劇。」

現時社會有關政改的最大爭議,無疑是特首選舉中公民提名權之確立,而「公民提名」呼聲甚高,已成社會主流。由此路進,張文光筆下所謂主導政局的「激進派」,除了堅守公民提名的政客及學界團體之外,其實別無他者。問題在於,到底這班人又有多「激進」呢?假若以較為進取的學聯計算,預演佔中當日逾千位市民均能恪守非暴力原則,外界對學聯及抗命人士評價甚高,與「激進」相差千丈。

借大律師公會過橋

撥雲見日,細心把文章讀下去,愈來愈精彩,張文光說:

「意思清楚不過了:公民提名雖不符合基本法,但提委會不得作政治篩選。

前路呼之欲出了:提委會應該民主化,組成應有廣泛代表性,不能用篩選限制港人的選擇。

其實,大律師公會聲明的理念,就是港人追求的國際標準:「讓不同政治力量的代表,皆有參選特首的權利,讓港人有真正的選擇。」

至此,張文光的想法確實是「清楚不過了」,而其撰文之目的亦「呼之欲出了」。張文光擅自代表港人,指大律師公會聲明的理念就是港人追求的「國際標準」,言下之意即表示公民提名隨時可以犧牲。

只求「國際標準」

若果看官仍有懷疑,不妨再看最後一段:

「七月風雲動地哀,於熱望處聽驚雷,眼前是一個預示的危機,唯有中央的冷靜與智慧,港人回歸理性與對話,走大律師公會依法普選的出路,藉着民主化、低門檻、無人數上限的提委會選舉,體現公民提名背後的精神,讓港人有真正的自由選擇,實現30年追求不息的普選夢。」

只爭提委會民主化,不求公民提名,意思已是相當清楚。其實,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早已明言,該黨對政改的底線是「國際標準」,而非公民提名。張文光作為民主黨創黨元老,又身兼與民主黨互為一體的教協之「精神領袖」,與劉慧卿之說法並無違和。

但何謂符合國際標準?「香港2020」的方案是符合的例子,而「幫港出聲」何濼生提出的方案亦是一例,這是否代表民主黨會接受上述兩方案或其他類似方案?相信只有民主黨心知肚明,而市民則只能提心吊膽。

令人憶起變節前科

雖然劉慧卿曾多番強調,說2017年特首普選是「來真的」,絕不接受「食住先」。不過勿忘記,劉慧卿也言之鑿鑿講過:「我哋就係天生一副硬骨頭,我哋就係企硬2012雙普選。」結果,民主黨最後走入中聯辦密室談判,又因為超級區議會議席轉軚支持政改。自此之後,「堅定可信民主黨」此口號必然與下一句同時出現──「關鍵時刻賣香港」。

社會對公民提名呼聲強烈,為數不少人更認為「爭取不到,不如拉倒」。因為一旦令市民淪為橡皮圖章的「普選」機制得以確立,香港民主進展必然永無翻身之日。若果民主黨及佔中三子在爭普選的十字路口退縮,議會內,將有足夠票數通過政改方案;議會外,即便學界堅決發起公民抗命,亦是獨力難支。

張文光今日之文章,對民主黨仍存有幻想的市民而言,堪稱當頭棒喝。2012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有不少選民自稱乃含淚投「白鴒」,那現在總該醒一醒,正視現實了。最後多講一句,讓張文光可洋洋灑灑如此撰文發表的,正是其多年合作夥伴《明報》。

(撰文:金世傑)(原圖來自民主黨facebook及灰記客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6日 下午7:4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 Talk】港鐵查高鐵延誤報告 韋達誠周大滄成炮灰 / 李柱銘陳方安生又「勾結」外國勢力 / 數學精英曾鈺成話議員自動當選即係獲界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