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滯港旅行團公司「無限極」 曾遭中共機關報網狠批

鍾樹根教人怎學好中文?

2013-12-22 17:30
字體: A A A

有些人有些事,或許真的只能用「令人啼笑皆非」來形容。

《文匯報》今天特別用上全版專題報道,民建聯今年舉辦第二屆「年度漢字」選舉,希望以此弘揚中國文化,和提醒港人要關注近年中文水平持續下降等,云云。然而,對一般港人而言,或許最惹他們矚目的,是《文匯》不知是有心扶助還是無心靠害,竟請來才剛在議事堂公然說出「收皮」的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憶述過去自己作為一個「番書仔」,小時是怎樣提升自己的成語水平,以至「為自己的中文水平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文匯報》是這樣報道鍾樹根的自述:「自己在聖士提反英文中學畢業,是一名『番書仔』,但早在小學階段,他每天需要學懂20個成語。為加強記憶,每個成語須抄寫30次至50次,而每周更需要背誦5首唐詩或宋詞,並要學習大量文言文,無形中為自己的中文水平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他認為這番努力對自己成為立法會議員後,需要處理堆積如山的文書工作時十分受用。」

由此觀之,鍾樹根的中文功力,理應隨時可以在議事堂上擊潰黃毓民。不過,大家還應記憶猶新的,恐怕是連他未正式開始立法會工作,以至文書工作應還未堆積如山前,單講他的中文水平,他就已在facebook上介紹自己是「主法會」議員。事後他就解釋是助理及手民之誤。

不過,去年10月他在立法會反擊泛民言論時,發言稿上所引述的一句成語,卻是「焚書坑孺」,而非正確的「焚書坑儒」。

若果鍾樹根到此還繼續說是助理或手民之誤,哪麼在該月稍後,他在立法會上親自公開講出,中聯辦干預DBC運作的指控是「子烏虛有」,而不是正確的成語「子虛烏有」,就真的不知可再作什麼解釋, 以至他往後是否每天要重新抄寫成語數十次。

事實上,鍾樹根的成語以至中文水平固然「肯肯定」惹人疑竇,不少立法會中人也留意到,他在立法會的臨場發言,很多時都會中英夾雜,以至部分英語發音也未夠純正,令人懷疑他何以膽敢自稱是「番書仔」(最經典的恐怕是上月他在立法會嘲弄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要「收皮」的同時,卻又將Infrastructure(基礎建設)讀成是「煙花structure」)。

說回民建聯今年續辦的年度漢字選舉,在《文匯》的報道中,民建聯副秘書長葉傲冬指出,希望藉此令港人明白,「應該更好地認識及弘揚漢字文化」。如今問題是,當局年前落實高中新學制時,全數取消中文科中以中國古文為主的範文,此後學生中文整體成績持續下跌,以至今年宣布要重推範文。但民建聯當初卻未聞有大力反對當局撤消範文之舉。

再講,民建聯今次舉辦的是「漢字」而非港人更常用的「中文字」選舉。翻查資料,只因「漢字」同時包括正體字與簡體字兩個體系。由是觀之,「漢字」之稱固然政治正確,卻惟恐他朝民建聯會否選出一個簡體字為香港年度漢字,又一次測試一下港人對捍衞本土文化的底線?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22日 下午5: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Angelina網誌│空姐眼中的五大乘客惡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