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變幻劉夢熊 七一上街今日反佔中

Cody網誌│要沒「蝗蟲」,必先由大陸做起

2014-7-19 13:04
字體: A A A

自從香港發起「驅蝗行動」後,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研擬立法禁止「歧視內地人」,成為城中爭議;不過,這種立法能徹實執行及有效解決呢?

從社會認同理論來看,中港交流尤其自由行後,港人所得印象大多負面;港人認為大陸人來港搶購奶粉、醫院床位等公共資源,生活質素大幅下降,加上政府並無積極處理或執法不力,這些不安使得部分港人充滿不確定及怨氣,歧視性語言應然而生,將陸客壞形象如隨地便溺、不排隊等狀況倍大,以分優劣,維護自尊和地位。其實,類似情形在臺灣也曾發生。

1949年國共內戰後,有百萬來自大陸的軍民撤臺,加上惡性通貨膨脹與及生活習慣和教育水平差異太大,臺灣人的生活品質即被大幅拉低,言語衝突變得無可避免。例如,外省人會叫臺灣人(本省人))為「番薯」,有一說臺灣島形像「番薯」,另一說法是臺灣人愛吃番薯(也可能當時臺灣人窮得只能吃番薯);而臺灣人則稱外省人是「芋仔」(指1949年後撤退來臺的大陸人)及「老芋仔」(指外省退伍老兵))。

當然,還有涉及歧視性字句,例如臺灣光復初年,外省人罵本省人「臺灣狗」或「日本狗」;臺灣人罵「(日本)狗去(中國)豬來」、「中國豬滾回去」、後來臺灣人又會以叫「大陸仔」、「阿陸仔」、「阿共仔」、「426」「死阿陸」(通常臺語發音)。

這些不問就裡(泛指的),只因族群不同就罵某人是狗是豬,當然不公平、負面或傷害性,是歧視、侮辱。然而最重要的是,臺灣如何走出省籍矛盾陰影,就是制度的平等,尤其是當1990年代的自由化、民主化,外省人和本省人立在平等制度,例如平等的政治權利,每個人都可參選和投票選總統,而總統向立法院及人民負責;否則不平等制度就會出現,例如「反共抗俄戰士授田條例」(說反攻大陸後會分田給士兵,後來改用稅金補償)。幾次大選後,我見臺灣人幾乎不再講外省/本省,他們談這些似乎像討論歷史一樣。在這過程中,臺灣沒有就上述的貶義用詞要求立法監管。

香港目前狀況似乎在重走臺灣歷史。然而,「平機會」以立法處理「蝗蟲」,當中以「視個別情況」,例如是否有證據證明該等言論引起仇恨、侮辱、令人覺得不安等,這一做法是否變成選擇性執法的托辭?又港人創意豐富,例如「仆街」可變成「poor guy」(取同音),也真得很難界定。更重要的是,這一立法舉動讓人覺得是在針對港人,他們會懷疑若被歧視是港人(被罵英國狗、港英餘孽),會得到同等的待遇嗎?如果立法只是針對特定個人及團體的打壓工具,這不是激化中港族群矛盾?!

小學時,我會取笑新移民小學同學是「大陸仔」,這當然歧視啦。然而,隨著我們受得教育愈多,愈懂得尊重別人;這些新移民也會隨著社會化而改變;我們不會再取笑他們為「大陸人」。不幸的是,港府對陸客(及其他客人)的違法行為不加宣導或取締;當港人感到制度愈為不平等,只怕港人對大陸人的偏見有增無減。

(圖片取自Google imag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19日 下午1: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擇宅藍網誌│無敵劏房最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