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續殖民遺風放暑假癮 梁特不惜趕絕東北村民

范析852│反佔中簽名的「煉成術」 周融令香港變「騙子城」

2014-7-21 07:32
字體: A A A

為了反佔中,究竟可以去到幾盡?「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就為大家親自示範!

由大聯盟發起的反佔中簽名行動,第二天共收集到近17.8萬份簽名,短短兩日合計,收集到的簽名總數直迫38萬份,難怪大聯盟發言人周融接受訪問時就稱:「我們只要一日,有20幾萬人千辛萬苦,熱情十足走出來親身簽名,香港人點可以唔感動?」

究竟香港人是否真的會為首天有20幾萬人參與簽名而「感動」?老范不得而知,但就「肯肯定」所謂的「熱情十足」是言過其實,最少,當簽名街站幾乎有如便利店,「總有一間喺左近」的時候,你會不會「熱情十足」去便利店呢?更何況,雖然有報道指,有簽名市民不知簽名用意,周融還是試圖千方百計地嘗試強調,這只是屬個別傳媒的針對例子,惟卻至今無意解釋,一個連幾歲細路都能簽名支持的行動,他們其實有多明白佔中與反佔中呢?

實情是,當周融繼續化身成「正義超人」,每每大義凜然侃侃而談反佔中的「正義之道」,卻其實同時施展出更高層次的語言「偽」術,愈來愈易令平民百姓變得黑白不分;與此同時,為令反佔中簽名行動可以順利開展,由警方到食環署和房署等本應政治中立的政府部門,更疑似為大聯盟店大開綠燈,以至在普選未有之先,佔中未發生之前,香港便先已萬劫不復。

剛過去的周日上午,「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發言人周融又參與簽名街站的「誓師」活動,他然後即驕傲地報告之前一天的成績:「20幾萬人簽名,破晒香港的紀錄,有20萬人千辛萬苦熱情十足咁行出來,親身簽咗名,香港人點可以唔感動?」

不過,大抵周融太少留意香港的歷史了,而其實只要略為回頭,不難發現就在89年的六四後,便曾有上百萬人為譴責六四屠城,於是走上街頭遊行並變相「佔中」;而此後的六四晚上,也有數十萬計市民無懼風吹雨打,在維園點起良知的燭光;還有自2003年起,多次有數十萬人在七一無懼烈日暴曬,從維園長征至中環。此外,才不過在本月的1日,便有51萬人比簽名人士更「千千辛辛萬萬苦苦」且滿腔怒火,從白天到夜晚完成七一遊行。香港人要為人數感動,經驗其實早多不勝數,反佔中的簽名想當「後起之秀」,恐怕仍要繼續努力,而周融大言不慚稱「破晒香港的紀錄」,只怕是反映他對港情的一知半解矣。

誇張說辭內含精心部署

然而,這個曾經疑似的港台台長,又怎可能不熟知港情?實情是反佔中簽名今次的包裝與推銷,以至近期的輿論戰,都是他的精心的針對性部署,惟亦因此處處充滿較特首梁振英更高層次的語言「偽」術,老范在此不妨列舉兩大例子說明!

例子一,他指參與簽名的市民是「千辛萬苦熱情十足咁行出來」,但其實也是來自大聯盟的數字,首日全港簽名街站多達400多個,數量較2011年的區議會投票票站總數不遑多讓,但就一定比OK便利店更多,說街站「總有一個喺左近」也不為過,既然如此方便,又何以「千辛萬苦」可言?難不成市民要「千辛萬苦」才能投票的嗎?還是每次去便利店,原來都是「千辛萬苦」呢?

再綜觀一連兩天的街站情況,既沒有長長的人龍,簽名人士連排隊也不用(甚至連身份證也不用核實),跟參與佔中投票的市民要排隊比較,大不相同,論時間成本,根本已不能相提並論,但在周融口中,這一切卻變成難能可貴,甚至要以奇蹟來形容,當中有多大的失實,一般市民恐怕難以判別。

例子二,是有簽名市民不知簽名用意的指控,周融對此就諉過於是傳媒的偏頗。他說:「知道發生甚麼事而簽名係好多人,如果傳媒特地引導一個人,就說有一個人(不知簽名用意),就說20萬人沒有公信力,麻煩你向20多萬的人解釋。」問題是,市民不知簽名用意,其實是廣為人知的情況,而所謂曝光的個案,更是來自鏡頭前的即場「扑咪」,試問可以有多大的引導性呢?難道「支持張融」和「反對中央」又是引導嗎?

簽名運動本身充滿誤導

而如果要說引導,大聯盟本身恐怕才是表表者!一如本報之前分析,簽名參加表格上的四大宣言,中英文卻並不對照,例如把「普選」簡單譯成democracy,在英語使用者眼中,支持democracy是理所當然,而他們又焉會有「real democracy」與「fake democracy」之分呢?更何況,四大宣言稱他們支持和平反對暴力,以上宗旨跟佔中本就如出一轍,但不同消息均透露,街站工作人員只會向市民稱「佔中係暴力」甚至是「搞暴動」,透過失實的言論來危言聳聽,如果一個這樣的活動還有公信力,香港還需要選舉事務處嗎?

更甚的,是大聯盟早已表明,未滿18歲的孩童都可參與簽名,而確實有小孩成被「招徠」對象,似未真的要「麻煩周融向20多萬的人解釋」,小孩是如何可以明白佔中、反佔中、公民抗命的概念,以至不是在不知就裡下變成了令人感動的20幾萬人呢?

當反佔中簽名舉行了不過兩天,說好了的80萬人目標就已經達成了一半,而簽名行動其實還會在整個8月舉行,稍後開放網上簽名後,活動更可以瘋行全球,最終大聯盟收集到的簽名總數,以千萬計實也不足為奇,不過,人數愈多不代表真的可以阻止佔中,反而除了突顯行動荒謬的一面外,最先造成的後果,就是令香港失去了公平公正。

相關部門疑似「放水」

誠如本報周日報道,當大聯盟的街站隨處開,卻至今未聽聞有警方指控這些街站是阻街,而警方對抗爭人士與維穩一方的處理手法,近年屢為人詬病,例如對在《城市論壇》揮舞鎅刀的傅振中視若無睹不作檢控,但示威人士背包內有鎅刀,卻被控以藏有攻擊性武器;放生搗亂《城市論壇》節目的支持警察人士,卻檢控七一遊行領頭車司機落車沒有熄匙。

而今次如果警方對大聯盟的街站寬鬆處理,只怕令人把警方對學民思潮未成年的學生擺設之街站嚴謹處理的手法作比較,警方淪為執行政治工作工具的指控,只會更進一步甚囂塵上。而在大街以外,屋邨範圍內的街站,今次房署與領匯皆大開綠燈;有來自泛民的區議員踢爆,對待反佔中街站的尺度跟平日其他沒有政治性的街站之處理,已是截然不同,政治中立的政府部門,似乎也不再中立了,既是禮崩樂壞,也令制度蕩然無存。

反佔中行動未見其利已盡見其弊,相反佔中行動在過去一年多,雖然在爭取普選路上只能蹣跚前進,已令公民社會開始覺醒,兩者對社會帶來的影響,實是差天共地,反佔中行動的成功,不也變相代表香港的失敗嗎?周融的贏,香港不是便輸了嗎?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1日 上午7: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因了解而「咩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