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兩金自稱林峯舅父 常言外甥多似舅?

林行止直斥政改報告講大話 「兩制」蕩然亡於梁政府手上

2014-7-22 15:14
字體: A A A

香江第一健筆、《信報》創辦人林行止今天在其專欄撰文,題為〈蠍子游上一國岸 兩制魂歸永無鄉〉,就政改諮詢報告及「後白皮書」時期下的香港作評析,直指一國兩制之「兩制」,「在二○一四年徹底質變,終至失效」,而「這一年」,是「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的第三十年,香港主權回歸第十七年,距離『五十年不變』的有效期二○四七年還有三十三年」,林行止形容:「『兩制』未及半途便行報廢,比起半途而廢更不消提。」

至於「兩制」之報廢,就從政改《諮詢報告》說起,林行止不諱言:「看這份《報告》,不禁想起一度是行政長官『大熱』、現任政協常委的唐英年於競選期間說過的一句話:『梁振英你講大話!』這回是白紙黑字、鄭重印證唐說不虛,如今是『梁振英政府』在講大話!」

而「梁振英政府」的大話,在於諮詢主事者不是京官,也不是國內的法律專家,更不是港共的頭面人物,而是決策層的核心官員;「政改三人組」成員生於港、長於港,林行止認為,他們應是力挺香港一制的精英,但最終「明知是弄虛作假卻說是『如實反映』」,壓抑很多港人的真實訴求,而林鄭月娥其後在多份報章發表的文章(《踏出落實普選第一步》),林行止批評其巧言令色與她過去表現並不一致,指出這種「突變」也許是在政治壓力下不得不變。

林行止因此慨嘆,三人作為道地香港人、特區政府的尖子高官,「在公事上亦公然以假為真甚且聯手作偽,這些比大部分香港人更香港的治港良才,如此這般歪曲民情、玩弄民意,『兩制』還剩下什麼需要堅持?」

他同時重提前朝官員作例,如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到了無可為處,是辭職明志」;董建華為二十三條立法但民意不從,他沒有強行而「被腳痛」下台;而曾蔭權縱奉迎京官如老闆,但提到政改,仍是「老老實實」從港人觀點出發,上呈的香港民意仍是「原裝正貨」,沒受污染、未被扭曲。不過今次的政改諮詢,「紛陳的意見卻充斥著贋品,近八十萬名市民的『全民投票』被一手抹掉,十多個被『和平佔中』組織者認為符合國際標準的中間方案全部『被失蹤』!特區政府帶頭作偽,那是香港一制自戕,『兩制』意義蕩然的鐵證!」換言之,兩制消亡,特區政府實是罪魁禍首也。

至於國務院早前發表的白皮書,林行止指令不少人對京官在「兩制」上亂闖禁區,非常不滿,但尚未至於絕望,但「看了《諮詢報告》的『作業』,才領略到『亡兩制者香港政府也』的震撼,進而對《基本法》所賦予的『兩制』死了心!」

林行止同時評論了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深圳會見行政長官等高官及本港各政商團體代表一事,就張德江特別指出梁振英是「敢擔當的人」,質疑梁振英身為行政長官,呈交報告啟動政改是指定動作,何以會被稱許為「敢擔當」?「莫非是蒐集民意的耕耘大豐收,令委員長忙不迭往梁氏臉上貼金!?」

林行止最後總結,「事到如今,追究誰是誰非已無作用,問責於誰,亦無補於事」,形容「政改三人組」就有如奉命炸掉「兩制橋」的工兵,「他們跟著扛起主流民意的行政長官,已經走上一國彼岸,還有『一國』高官豎起拇指示意嘉許,欣然接應一眾『主流』」;至於非主流的「兩制遺民」,就仍在隔岸破口大罵,但都無濟於事,而「兩制遺民」更「全部成為小飛俠彼德潘〈Peter Pan〉,只能在永無之鄉〈Never Never Land〉闖蕩」,建議堅持「兩制」者,要思考如何才能繼續「玩下去」,「香港的主流、末流,去向如何?經歷多少才百川歸海?那是長話;短說當下,就是未落成的『兩制』華廈坍塌-在不同遊戲規則下,怎樣才能繼續玩下去,那是末流中的『兩制夢遊人』醒來便要面對的現實!」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2日 下午3: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梁振英劉慧卿遙相呼應 京官民主黨會晤事在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