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蔣麗芸勢闖十大議員榜

姚啟榮網誌│悉尼八達通Opal卡

2014-7-22 23:31
字體: A A A

澳洲人愛用車確是事實。全國一半以上的家庭擁有超過兩部或以上的車,其中一種頗受歡迎的是實用車(ute)。ute是澳洲人對utility的簡稱,其實就是城市裡的工人或在田野間農夫常用的兩座位、車尾裝着貨架的車子。另外一種是越野四驅車,是一家大小周末上山下海、四處玩樂的理想伙伴。

駕車是我們的生活的習慣,所以你不會奇怪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都是駕車上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才依靠公共交通工具如鐵路、巴士或者渡輪。悉尼和其他大城市一樣,交通阻塞已經早成為我們生活上其中要解決的困擾。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大部分主要商業和行政還是愚蠢的集中在城市中心。

州政府為了節省售票處的人力資源,鼓勵大家使用智能儲值車票卡,從而提高公共交通的運載效率。這個叫做Opal卡的電子車票,在悉尼所在新南威爾斯州是新事物。類似的交通儲值咭早已在其他的州實施多年了:在昆士蘭州的叫Go Card, 在維多利亞州的叫Myki。Opal是澳洲出產的寶石,產量佔全球百分之九十七。用Opal作為名稱,明顯不過。

你會説:這不正是香港的八達通卡嗎?不錯。説起來,1997年在香港地鐵開始使用的八達通,原來正是一間澳洲公司的產品。這個始於1994年的研究計劃,令香港跟隨韓國之後,成為第二個全球廣泛使用的智能卡系統的地方。沒有人否認八達通的確方便,它的應用範圍之廣也令人驚訝。不過悉尼的Opal卡,跟其他地方的智能卡系統一樣,背後是用一個方便的藉口,通過科技的包裝,慢慢的、徹底的改變我們的生活習慣。

首先受到影響的是巴士的乘客。現在相當多的人還是在車上向司機購票,或者使用多程票。這些情況很快便是明日黃花了。其次是要在Opal卡上需預付一筆車資,每程扣除。悉尼許多火車站還沒有設置出入關卡。下車後,乘客要緊記在車站出口的電子儀器上確認Opal卡以計算車程,否則會被扣除最高票值。

申請Opal卡,首先要在網上登記,填寫個人的資料,然後一星期後寄來。若果你選擇自動増值,更要填寫信用卡的資料。於是Opal卡公司便擁有你的姓名、住址證明和信用卡資料。你有沒有看清楚使用條款嗎?魔鬼從來都隱藏在細節裡。你要方便快速,得要有所犧牲。執法人員可以不用申請搜查令便可以直接查看你個人的資料和使用的紀錄,得知你的行蹤,從而輕易了解你生活的細節。

你説是此舉用於防止罪行吧。政府有責任保障每個人的私隱。現在竟然越來越多人關心,政府在怎樣情況下才使用這些私人數據,真是諷刺。還是科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聰明,他好像説過:我不寫自傳,免得個人的資料變成公眾的事情。

這種國家監控人民的過程在現今的社會無處不在,在悉尼的市中心監視錄影機隨處可見。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預言小説《1984》裡面的名句:「誰控制了過去,控制了未來;誰控制了現在,控制了過去。」一語道破這個荒謬的現實。我們用美好的、科技化的現在刻意對比那個簡單、落後的過去,然後構建一個仿似美麗、令人嚮往的未來。我們聽説將來會推出不用登記的Opal卡,以為個人的私隱會受到適當的尊重和保護,可惜直到現在它還未出現。

我的朋友曾經對他的學生説:我年輕的時候對世界充滿盼望;現在老了,對世事充滿悲觀。心想不無道理。《1984》裡面另一名句是:「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看來更像一幅未來社會的景象。別忘記奧威爾寫於1949年的不過是一本小説。但現實的發展,往往是比小説更令人意想不到的。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2日 下午11: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嘉斯網誌│可悲的Hong Kong bus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