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自由的聖誕佳節

李梓敬是否法西斯?

2013-12-25 17:50
字體: A A A

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反對新移民有權獲取最低限度的社會援助,是否代表他就是法西斯

問題在於,能夠取得單程證來港的,絕大多數都是香港人的直系親屬。照顧港人的親屬,絕不等同照顧「全世界的弱勢」。再說,港人親屬的根源,是跨境婚姻。

歷史中,曾有過一個大力反對異族通婚的黨派。這個黨的名字,叫德意志社會主義工人黨(Nationalsozial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NSDAP),亦即納粹黨,亦即法西斯主義的代表政黨之一。

當然,「政治正確」的說法,是香港和中國都同屬同一個的中華民族。因此反對港中或港陸跨境婚姻,並不等同反對異族婚姻。但反過來說,自由黨青年團主席的說法,如果不是連同族婚姻都反對,就是分裂港中成兩個民族。

李梓敬的法西斯觀點,還有單純以GDP的貢獻,去把新移民劃分等級。

可是,市民對社會的貢獻,除GDP外,還有很多因素。比如說,影響不少世人的南非平權領袖曼德拉,GDP的貢獻可以是近乎微不足道,但卻對人類文明有很大的貢獻。

又例如,家庭照顧者在經濟統計之中會被視為沒有貢獻GDP,大家卻不得不承認他們對照顧家人、包括子女、長者、以致不幸殘疾的家人,都有極大的貢獻,亦大大減少社會的負擔,避免很多社會問題。

但既然李梓敬抱持這樣觀點,卻又拒絕勇敢承認,更反指他人抹黑,豈不是背師棄祖、數典忘宗?

李梓敬最近接受《蘋果日報》〈隔牆對論〉訪問時質疑的其中一點是,「是次判決基於《基本法》第36條,當中提到『香港居民』──但沒有講明是「永久居民」還是「非永久居民」──都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

而對於《基本法》有否問題,須否修改,李梓敬則說,「政府在終審之前都是勝訴的,『香港居民』是否足夠清晰,終審法院有其看法,而我認為是足夠清晰的,無理由非永久居民都可以當香港居民。」

但其實,《基本法》第24條第1款就已經說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簡稱香港居民,包括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

而《基本法》第82條的前半部份,則已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

李梓敬在facebook分享那篇訪問時,提到「有左膠話,終審判左就等同合理。事實係,終審嘅判決,只係反映條文嘅解釋,頂多可以叫合法,同合理差好遠!」

既然如此,自由黨青年團的抗議對象,應是終審法院,而非任何其他人或機構。

而另一途徑,就是貫徹始終,爭取該黨的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上,按《基本法》第159條提出修改《基本法》之決議案,大幅收窄「香港居民」的定義,乃至廢除《基本法》第36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的保障」的條文。

如果支持李梓敬的觀點,就應該團結起來,在終審法院法院門外shout at them,並且行使公民權利,聯署支持在立法會上啟動修改《基本法》的程序,齊來打響「一國兩制」特區修憲(並且是藉修憲排拒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槍。

(圖:李梓敬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25日 下午5: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梓敬是否法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