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主場新聞》即時停止營運

黃軍禮網誌│黃軍禮網誌 | 仇恨與虛怯,讓國家不幸成為永恆輪迴

2014-7-26 16:53
字體: A A A

上星期,是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生忌,世上不少地方都有悼念活動。曼德拉之所以備受傳誦,自然是因為他縱使身陷囹圄多年,仍然能不帶仇恨地與白人的當權政府談判。當然,當時的白人總統德克勒克,有勇氣為了國家整體利益,放棄白人特權,終於是南非政局,終於能打破幾十年以來黑人與白人鬥爭的僵局。

遺憾的是,曼德拉之所以罕有;是因為做到心無怨恨難,當權者願意覺悟則更難。筆者近日看見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又在戰火連綿,又讀到柬埔寨先比赤柬蹂躪,現今又有洪森專權數十年剝奪真正的民主。在很多地區,不肯就像永遠不能走出死局的永恆輪迴。

有時,我們總會因為自己得到的資訊,以為大部份人的看法,應該都與我們同在。然而,有時作為當局者,又能否真的能跳出全局,去看實際上自己在做什麼?用以巴衝突為例,儘管巴勒斯坦人的死傷遠比以色列人慘烈。然而,美國某媒體的民意調查,美國人認為以色列人的做法恰當,仍然稍佔多數(其實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執筆之時,見到前英超以色列球星班拿約,痛罵向來是足球界壞孩子的祖爾巴頓是「不可救藥的白痴」。然而,原因竟然是祖爾巴頓為巴勒斯坦人抱打不平。平素讓人感覺敬業樂業的班拿約,竟然是口出惡言的一位,世人眼中的「壞人」,卻突然仗義執言起來,民族衝突,永遠將理智的頭腦亦被衝昏。

我們當然知道,無論是怎樣的憤怒及仇恨,也不能正當化以色列的侵略行動。然而,如果你身為一個以色列人,你可能也會是那些為轟炸加薩走廊鼓掌的人。環伺以色列的中東國家,與以色列都有著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宗教。巴勒斯坦哈馬斯,以及以伊朗為首的中東國家,都不諱言要讓以色列在世界地圖上消失,絕對是他們的宗旨。因此,以色列的處境,絕對是世界將我包圍。

因此,憑藉著金錢與軍備,以及有美國撐腰而一直在中東支撐著的以色列人,民族主義自然橫行,而不少人的正義的心、與冷靜的頭腦,都早已被仇恨所佔據。更重要的是,對於雙方的主戰派來說,雙方其實都明白暫時都無法消滅對方。然而,只有透過戰鬥製造仇恨,他們的政治立場才會有市場。

另一方面,柬埔寨卻是另一番光景。小弟大學畢業旅行時曾經去過越南與柬埔寨。相對於恬譟的越南,寧靜純樸的柬埔寨更得我的歡心。然而,最近再詳看柬埔寨的歷史,卻發現當地的歷史傷痕,更深埋在骨子裏。

赤柬專政全國的四年間,柬埔寨的人口蒸發了三分之一,堪稱是近代歷史上自己民族屠殺自己民族最血腥的一頁。赤柬之後,柬埔寨經歷過短暫的越南傀儡政府統治,之後便是現任總統洪森專政數十年。洪森在位期間,旅遊業及製造業的發展,使當地的經濟並未停滯。然而,洪森為人所譴責的,是其對貪污的縱容,以及對異己的血腥鎮壓。

每逢大選,反對派的集會時有被手榴彈襲擊的血腥例子。而部分反對派候選人,更會被暴徒公然殺害。然而,支持洪森的候選人卻極少遭到襲擊。更甚的是,這些案件絕少被偵破,而官方的做法,是諉過受害者,說他們先製造麻煩。

面對暴力,柬埔寨人不憤怒嗎?他們更多選擇了漠視。有心理學家認為,赤柬的慘痛回憶,讓他們明白勇敢的人會先被殺死,保持沉默尚且有一線生機。不少見過恐怖的柬埔寨人,都有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以致他們面對貪污、政府鎮壓等的不公,只敢低頭,只將暴力發洩在妻女及下一代身上,令國家跌落難以擺脫的暴力輪迴。

然而,我們與其「一竹篙地」批評以色列人冷血、刻毒;柬埔寨人無知、涼薄,倒不如更聚焦於這些國家的制度缺陷,政客的有意操弄如何令到幾十年來的問題,始終都得不到解決。

另一方面,香港人面對中國影響的步步進逼,偶爾固然會感到憤怒。然而,過早對所有中國人都表示憎恨,或者提早選擇投降。看看以色列,看看柬埔寨,其實我們都不應該有這個資格。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6日 下午4: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馬莎百貨自願將英國進口禽肉食品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