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物夫網誌│國富論│主場輸波有段古

當香港失去「主場」

2014-7-26 20:48
字體: A A A

《主場新聞》忽然消失,有人打電話來恭喜我。

我心注滿鉛。

我從來都相信競爭,即使是惡性競爭,也相信,更何況是良性競爭,更何況香港愈來愈稀罕講真話的聲音,更何況香港愈來愈深陷「老大哥在看著你」(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迷陣。

《主場》忽然消失,是香港作為「主場」的黯然銷魂。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失去「一國兩制」,失去「高度自治」,失去「港人治港」。

告別「司法獨立」,告別「程序公義」,告別「言論自由」。

如今,在失去與告別之間,在兩間餘一卒之際,《852郵報》荷戟獨徬徨。

從此,我比蔡東豪更恐懼,因為失去《主場》和《852》一起面對白色恐怖。

從此,我更難相信香港有未來,因為香港不再容得下一個書生說「我為東道主,不作奴才文章」。

從此,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這一刻,我只想跑上太平山頂,雙手圈著嘴巴,向著維港吶喊:

媽媽,我怕!

媽媽,但我依然想講真話!

媽媽,請支持我堅持下去吧!

 

最後,請容許我重讀我自己在二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後寫過的一首詩。

《死者的心事》

太陽刺傷了我

黑色的血流成一個長長的身影

倒在白色的路上

傾聽著大地的哀鳴

烏鴉仍在空中盤旋

歪曲了死亡的回聲

我在永恆的夢裡

凝視著未來的報應

 

也許,這不是夢

而是清明時的雨中話

在無數無名的墓碑前

 

游清源 • 堅持中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6日 下午8: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貨櫃壓拖頭 司機傷重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