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林鄭續談「袋住先」再呃港人 無視《基本法》人大兩大條文

范析852│校內宣傳反佔中或違例 聽信吳克儉所言可能除牌

2014-7-29 07:14
字體: A A A

《852郵報》昨晚報道,一個名為「保持校園中立 反對李兆基中學派發反佔中表格」的社交網站群組,揭發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有老師在校內放置反佔中表格,而事件更出現「羅生門」,包括涉及指控的老師伍麗敏,被指按校長鄧卓莊指示,要求學生簽署支持反佔中,更揚言要「簽夠數」,但後來鄧卓莊就否認曾作出「指示」。

《852郵報》後來曾聯絡鄧卓莊,他再次否認曾給予老師伍麗敏單張派發,同時指伍曾聲稱要「試水溫」,而他「沒有反對」該老師有關做法。他又承認,決定過於倉卒且錯誤,他願承擔判斷錯誤的後果,亦不會再容許同類事件繼續及再次發生。而本報後來也曾致電伍麗敏,希望進一步理解事件,惟至今亦未得到任何回覆。而據鄧卓莊轉述,就指伍麗敏拒絕回應傳媒查詢。

校方現時的處理,似欲藉危機處理把風波急降溫,以至「處理咗就唔存在」,但其實事件的嚴重性,又豈止於此!根據外國案例,原來學校及教職員在校園內宣傳或鼓吹反佔中,其實極可能違反《教育條例》,一言以敝之是「犯法」,以至教職員隨時因此可被「釘牌」,而曾開腔及去信學校「施壓」,針對佔中是「違法」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就隨時因此陷教師於不義,令他們因錯信他的「溫馨提示」,以至隨時無辜失去教席。

派表格老師主教音樂科

事件的緣起,源於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將在下月2日,在屯門大會堂演奏廳舉行周年音樂會,而有份演出的學生正加緊排練,並在剛過去的周日回校,為周年大會演作最終綵排。不過,有同學就發現,老師伍麗敏事後拿出數十張反佔中表格,同時提出校長要求簽妥,而伍麗敏同時指自己沒有填,同學也不必因表格存在而感到任何壓力,同時指「表格就放在禮堂門口讓學生任意索取」。

而其實,如果以為派發反佔中表格最多只是令校園不能保持政治中立,卻恐怕是低估了反佔中表格的威力,因為反佔中表格或涉及「偏頗」以及「政治灌輸」,而派發表格更「不可能不是」在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方面,有關的教職員,因此可能違反了《教育條例》。

翻查外國例子,原來在2007年,英國當地「教育及技能局」連同「環境、食物及鄉郊事務局」,就免費派送教材套給英格蘭所有公營中學,內有前美國副總統戈爾(Al Gore)作主持的一套紀錄片及其他相關資料,但也因為這份教材套,換來了一場的訴訟,一所公營學校的校監就向英格蘭法庭申請司法覆核,認為政府涉嫌「政治灌輸」,違反當地的《教育法》。

風波的結果,隨著官方最終訂出「補救」措施而變得不大重要,但主審法官的判詞,卻可圈可點,因為該位名為布頓(Burton)的法官,就法律條文的關鍵字詞和概念,包括「偏袒/偏頗」和「政治灌輸」等作了四項重要澄清,從此成為法律的一部分。而由於香港實行普通法,可以成為本港日後相類訴訟中,解釋時的參考起點。

香港《教育條例》有相若條文

根據中大教育學院榮譽專業教育顧問余惠萍博士(她亦是《主場新聞》的博客)去年於《教協報》就以上案件而撰寫的多篇評介,當中就指出香港其實有跟美國當地類同的法例條文,包括:

● 《教育條例》Cap. 279,33條:學校的校董會須負責確保 -(b)以適當方式促進學生的教育(由於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設有法團校董會,故對應法例應為40AE條);
● 《教育條例》Cap. 279,84條(1):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規例,就下列事項訂定條文-(m)對在學校傳布或表達顯然有偏頗的政治性質的資料或言論的管制;及
● 《教育規例》Cap. 279A,98條(2):常任秘書長可就任何學校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方面,向該校的管理當局給予書面指示或其他指引,以確保該等資料或意見並無偏頗。

故此,在校園內如果有老師跟學生討論「佔中」,或會被曾「講粗口兼停牌」的「大律師」指出可能違法時,如果根據法律條文,只要老師沒有「偏袒/偏頗」和「政治灌輸」,其實是沒有「犯法」的;但相反,涉及「反佔中」時,也因此同樣受規管,以至如果是「偏袒/偏頗」和「政治灌輸」,就反過來可能「犯法」了。

問題是,什麼是「偏袒/偏頗」和「政治灌輸」呢?按余惠萍文章中引述布頓法官的判辭及相關評析,就指「偏袒/偏頗」,不是指來自「有黨派性的」政治觀點,而是「one sided(側向一方)」意見,只派反佔中的表格,是否「側向一方」,恐怕是頗明顯吧!而對「相反見解的均衡(balanced)演示」,法官就指不是要求有「對衡而相等(equivalent and equal)」的演示,而是要持平及「不帶激情」(dispassionate),才不屬於「鼓吹」以至不是「政治灌輸」。當教師在校園派發反佔中表格時,老范不在現場不知當時老師的表情情緒,故就無從判斷了。

吳克儉曾針對佔中向學校發「溫馨提示」

而翻查資料,本身是律師的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洸,在2011年6月27日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諮詢稿》向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交之意見書中,原來也曾引用有關案例,而余惠萍就指莊耀洸之所以要引述這案,在在要指出教育局(《教育條例》指明是常務秘書長)有責任確保當時的「指引」並無偏頗,否則當學校及教師採用,其實便是「政治灌輸」,而校方會因「涉嫌未能以適當方式促進學生教育」(《教育條例》第33條或40AE條)而可能犯法。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就曾開腔,然後再去信學校,以「溫馨提示」之名,針對佔中提醒學校,明確告訴教師「佔中」是違法,教師若明知故犯,甚至鼓勵學生參與或不阻止學生參與,而最終學生被捕或受傷,教師「必會、必須承擔法律上的責任,以及相關專業及職業前途的後果」。

然而,如果教師聽信了吳克儉所言,反過來真的只向學生「灌輸」佔中是違法,甚至鼓勵他們簽名支持反佔中,那就勢變成另一個的「政治灌輸」,並且屬偏頗而因此「涉嫌未能以適當方式促進學生教育」。

法律界曾指不應跟隨政府宣傳「反佔中」

事實上,當佔中與非佔中鬧得熱哄哄之際,同樣是中大教育學院榮譽專業教育顧問的退休大律師林壽康教授,就曾在上月底一個講座中,從專業出發,指出教師參與或跟學生討論佔中,只要不影響校內秩序,便沒有觸犯《教育條例》,不影響其教職註冊資格,而他其實同時指出,「校方不能鼓吹『佔中』,更萬萬不應跟隨政府宣傳『反佔中』」,因為校方必須不偏不倚,正反看法都客觀地涵蓋。

惟留下的問題是,就算有學校是「偏頗」地「灌輸」反佔中時,教育局的常秘(現為謝凌潔貞)又會不偏不依地處理嗎?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Chong Fat@CC-BY-SA3.0、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29日 上午7: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黎棟國反佔中反出大頭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