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網誌│借「普選」之名摧毀「普選」的策略

楊軍網誌│讓《主場》死得更有價值吧

2014-7-30 09:10
字體: A A A

《主場》突然死亡,我們都需要時間接受和消化。之後呢?我們要面向前方,認定前路,繼續前進。因為老是向後望的人,前行就會有困難,就算行得到,也會行得很慢,行一步停三年;就算行得到,會很容易行了不對的路線。各位《主場》親友,節哀順變吧,讓我們振作起來,讓《主場》死得更有價值吧。

以上說話,其實是對自己說多過同大家講。今日我才在個人臉書展示出「離開 House News 主場新聞的工作 7月26日-博客」的告示。成為主場博客快將一年了,起初主要是寫攝影的東西,直到近期也開始學人寫時政,自認文筆不好,不是出色的博客,但不知何解在博客榜常處於頭三排位置。環繞身邊的都是獨當一面很有經驗、實力和有名氣的博客,這對我這個小小博客是一份意外的榮幸。有機會我真的很想問個清楚,知道答案。

同樣,對於主場的死亡真相,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假如《主場》是一個有位格的人,他這樣突然「自殺」死亡,除了留下遺書,什麼都沒有,而事前毫無任何先兆,連同事也察覺不到,加上根據蘋果報道「原定趁昨日兩周年之際,安排《華爾街日報》新聞進駐《主場》」,即是說他早已準備好要怎樣為自己慶祝生日。我很相信警方一定會將遺體交由法醫專家解剖,研究死因,因為死因有不少疑點,不是尋常「自殺」案。施永青在今日專欄對於《主場新聞》為何猝死的答案是:我至今仍茫無頭緒。

不過,從這幾天有關的討論中,其實大家都很清楚知道死因一定是與「恐懼」有關。我們只是想進一步清楚知道是什麼令和怎樣令蔡東豪及其家人產生恐懼,導致《主場》被自殺。但我要問,就算給你知道了完整的答案,那又如何呢?除了自己暗爽外「真的如我所想,我早就估到啦!果然如我所料」,還有什麼好處呢?

現時《主場》的支持者和博客,紛紛在臉書開設專頁和群組,有的是為了救舊文章,希望復修和保留歷史;有的是為了召集流離失所的博客們,繼續主場精神,自由發聲;有的是為了準備重新經營帶有《主場》影子的新網媒平台。這都是好的,但我們要認清阻礙新聞自由的對手的手段和他們常用的技倆。如要開新平台,我們之前用過的策略和模式是不是還是有效?我們會不會嘗試其他未試過的策略模式呢?

早在今年3月,作家韓江雪在明報寫了一篇名為「《韓民族日報》——拉闊獨立民間媒體的想像」文章,但當時讀者反應比較冷。我在5月14日以〈一位小博客的心聲〉為題在主場刊文,再次引述韓江雪的觀點,但反應還是很冷。直到《主場》被自殺,才有人開始關注和提出《韓民族日報》營運模式。我不是說這個營運模式,一定能成功,但起碼有機會。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嘗試?

唐文寶(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在近期一篇文章裡分享說:
「假如明天主場新聞重開,或者出現一個類似主場新聞的平台,誰能擔保不會出現類似情況。主場新聞最大的教訓是:不要信人,要靠制度。

我不甘作客,我希望擁有真正的主場。我相信大家都有家人,大家都會恐懼。有沒有辦法做一些事?有沒有辦法可以參與得來無咁驚?有沒有辦法分散風險?有沒有辦法在一批人退出後,不致影響平台運作,隨時換上另一批人補上?有沒有辦法讓大家一起做決策?有沒有辦法配合其他媒體,互相支援?

以下是一些粗疏的想法,希望拋磚引玉。
1)新平台參考主場新聞模式,讀者設定以香港普羅市民為主。
2)新平台的股東由香港永久居民組成,入股要身份證。
3)新平台由眾人合資擁有,持股人數量越多越好。
4)新平台需要有效決策機制,每人一票,選出代理執行人。
5)新平台沒有單一話事人,沒有一個人需要獨自面對恐懼。
6)新平台預留板位落廣告,取得資金以長期營運為目標。
7)新平台屬於社會企業,既要賺錢,亦要達到社會目標。
8)新平台需要各行各業的人材,出謀獻策,落手落腳。

最後我想借用韓江雪的一句話:「沒有民主的獨立民間媒體,對民主政治會產生什麼影響,這亦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問題。」

文:楊軍

「公民攝記」臉書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30日 上午9: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福爾摩斯華生出櫃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