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鄭經翰「三字經」贈蔡東豪

陳頌紅網誌│戀上這些堂

2014-7-31 06:30
字體: A A A

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是我很喜歡天主教的教堂。每一次走進去,我都覺得那裡像是有一塊能隔絕滾滾紅塵的過濾網,我可以再次呼吸到安靜心神的清新空氣。我對巴黎聖母院印象特別深,可能是因為雨果小說《鐘樓駝俠》的關係,更大可能是因為那兒是巴黎。我記得巴黎聖母院比一般的教堂為暗,但亦由於這樣,她的玻璃彩繪在一閃一閃的昏黃燭光中顯得更加美。我也喜歡澳門的聖母玫瑰堂,比起巴黎聖母院雖然是「小巫見大巫」,面積小,規模小,沒有美麗的彩色玻璃,但一道道的木框門窗,卻又多了一份小城小鎮的簡樸風味。

不過如果把澳門這間玫瑰堂放在中世紀時期的歐洲,就真的不值一哂了。當時很多天主教堂都蓋得很大,面積隨時有六、七萬平方呎,每一塊玻璃、每一年雕塑都是藝術家的精心結晶,而且每一座大教堂都花了很長時間去建造,隨時可達數百年。

就以巴黎聖母院為例,她在一一六三年開始動工,到了一三四五年才完成,而在十六世紀仍然不斷增建。又以全球第三大教堂米蘭大教堂為例,她在一三八六年開始興建,一五oo年才完成拱頂,一七七四建中央塔的聖母雕像,到了一八九七年才正式峻工,一共用了五百多來建造一座教堂。德國的科隆大教堂(世上最高教堂)從一二四八年開始動工,一直到一八八o年才完成,更足足花了六個世紀!

在賴建誠所著的《趣味經濟學》中引述三位經濟學者在二oo五年一篇關於興建教堂耗資龐大人力物力和金錢的文章(Brighita Bercea, Robert Ekelund and Robert Tollison, “Cathedral Building as an enty-deterring device”),指出中世紀歐洲的教會,操控著經濟和政治命脈,他們擁有的土地、莊園和民眾捐獻在當時經濟仍未穩定的社會是一枝獨秀。為了維護這種特權,教會便用「超額設備」(excess capacity)手法蓋一座又一座比實際需要為大的教堂。一來可以把所有人力物力和資產集中在興建教堂之上(還可以不斷叫人募捐),二來可以堵塞其他宗教的生存空間。教堂興建得愈久,教會的政治經濟宗教特權和力量便愈加壯大。據說香港的國金二期,興建時平均三天便可以建好一層。幾百年?說笑吧!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Whhalbert)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31日 上午6: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怎樣教子女 立志入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