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案今日重點│許仕仁秘書:國金辦公室無須交租

楊軍網誌│對不起蔡東豪,可能是我想多了

2014-7-31 18:54
字體: A A A

蔡東豪在發「主場遺書」的前一天,在個人臉書專頁分享了兩篇文章,第一篇叫《來不及的說話》,第二篇叫《自我燃燒冰冷的生命 蕭紅的絕境書寫》作者是洛楓。依我所見,蔡東豪不是那種亂引述和亂分享文章的人,分享的起碼對他是有意思的內容,並想與讀者分享的東西。我不敢說這就是蔡東豪在結束《主場》前,刻意藉分享這兩篇文章,把他想講但不能直說的話留給看得懂的朋友。但在這段日子,有這種猜想也不是出奇的事。

《來不及的說話》
「我一直悔恨沒有去找Gilstrap太太,讓她知道她對我有多重要,以及她對我生命的影響有多大。而這個時機已一去不返,她已離世。我希望她的家人知道,她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師,期望透過發布這封信有朝一天可到達他們手上。如果你有暇去分享這個故事,希望有一天會聯繫上這位大好人的親屬。」

《自我燃燒冰冷的生命 蕭紅的絕境書寫》
「然而,我最感興趣的到底是怎樣或甚麼力量讓這個如斯屢遭不幸的女子一直孜孜不倦的以『寫作』面對絕境?沒有選擇沉淪、沒有踏上自殺的毀滅、更沒有甘於平庸的隱去,性格、體質和命途皆如此敏感脆弱的蕭紅到底是如何熬過來的?

當生命的重擊壓抑至不吐不足以承受的狀態時,『書寫』是唯一活存的憑藉,那是一個『拒絕』的姿態,拒絕命運的摧毀,同時也是一種『宣示』的能量,宣示生命的自我掌管。」

以上是從蔡東豪引述中的節錄。

你可能會覺得我想得多了,太過了,不要對號入座。沒錯.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想說,這不是屬於理性的分享,這是我感性的分享。在這段日子,給我隨意「書寫」吧,因為這是我療傷的過程。

照片是蔡東豪在《主場》辦公室,跟博客們最後一次見面交流的紀錄。(攝於2014.06.27 晚)

攝/文:楊軍

「公民攝記」臉書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31日 下午6: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Judith Ki網誌│{Santorini, Greece} Zafora – Lunch with premium spice & an impeccabl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