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見筆評│副局長10人年逾五旬 梁振英寧組老化馬房

讀者投稿|言輕:是主場,也是作客

2014-7-31 23:05
字體: A A A

上星期六(26/7),突從whatsapp收到「主場新聞」要即時結束營業的消息,極為震驚,也感氣餒。我的震驚是因為連高度標示新聞自由的網上新聞媒體都敵不過政治低氣壓,要即時離開主場,更遑論其他完全仰仗廣告收益的傳統媒體,幾乎完全無力捍衛新聞自由了。至於,香港號稱國際都市,卻連這樣一個小本經營,格調清新高雅的另類網上新聞媒體都容納不了,叫我們這些想深入了解時局的讀者群,着實感到氣餒。

據蔡東豪說,他想「為香港做點事」,做一點正當的事,可是環境不許可。究竟現在是一個怎樣的環境,他沒有說,只強調不是陌生,而是恐懼。原來香港已成了一處令他,甚或其他「正常公民」都感到不安的地方。筆者去年暑假正正有此感覺,當時特首梁振英老遠走到天水圍接見市民,社區會堂外,卻有一班黑勢力與示威人士對着幹,那場面令筆者這個「正常公民」很是恐懼。不幸地,這一年下來,社會不但沒有消弭這種不安感覺,反之一連串打擊新聞自由的事件,如劉進圖遇襲,李慧玲調職,報章被抽廣告,「佔中」被輿論不斷打壓等,加上「主場新聞」夭折,都令社會的這種恐懼氣氛蔓延下去。不需多久,恐怖將代替恐懼,白色恐怖的氛圍將會滲透到香港人的生活裏去。我城昔日的自由將一點一滴溜走,主場的優勢將會漸次消失,作客的陌生感覺會如影隨形。

又據蔡東豪所說,「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獨立瀏覽人次』(Unique Visitor)有30萬人。雖說這些數據與瀏覽讀者人數不同,但亦揭示了一點,就是「主場新聞」的網站,結合了智能電話,成了一部份香港人每天茶餘飯後,行街搭車的瀏覽習慣。須知道改變讀者的閱讀習慣是極為困難的的一件事,從以往傳統紙媒,過渡到網上媒體,都要藉智能電話的普及,才真正改變一代人的習慣。更何況是踏前一大步,再把這一代人,由每天早上在互聯網上看報的習慣,改為每天任何時刻,包括等車、等人,等食飯;坐車、坐船,坐厠所,都在看「主場新聞」。可見兩年來,「主場」對一眾網民影響之深。

其實,「主場新聞」之所以這麼吸引,原因是其內容不純是社會時事,而是時而政治,時而文化,時而藝術,熱門新聞固然每天更新,冷門新聞如北歐一個藝術展也有介紹,內容之寛濶,實非傳統報章要照顧市場需要可比。而作者亦來自五湖四海,有博客群的文章,也有轉載文字,更有讀者投稿,果真是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這形式類似一些清談節目的「網上文字版」,不同的博客,不同的讀者,不同的視點,不同的表達方式,總之,內容五花八門,豐富熱鬧,而且,沒有了傳統報章的字數和版面的限制,作者可以在此暢所欲言,而看的人又不用像以往般,要定時追看專欄和評論,大家隨心所欲,幾時愛看,便登入看過夠,看完還可以加些評論,甚或如筆者般,手癢難熬,也投他一兩篇稿,滿足一下發表慾。最重要是這是無償投稿,沒太多顧慮,文章只要有可觀性,「主場」便照登如儀。不用太多計算底下,任何人都可以寫,都可以看,寫的看的都過癮,是自由自在的一個文字平台。因此,「主場」封場後,這星期很多讀者如我都悵然若失,拿着手機仿似找不到焦點,像作客一般陌生。另一方面,作者如我亦不是味兒,不知手上的文章完成後可放在哪一個值得信賴的主場上發表,而不會瞎寫亂投,把好好一篇文章,變成一個作客的人,躲在暗角無人知曉。

夢裏不知身是客,原來香港不是我們的主場,從來都是一個借來的地方,我們都是過客,沒得話事,不但選電視台,沒得選擇,現在連選新聞媒體都不可以,將來選特首,都可作如是觀。
2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31日 下午11: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雞蛋與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