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案今日重點│證人確認許曾收郭炳江500萬支票

讀者投稿|立政黨法形同作法自斃

2014-8-1 21:02
字體: A A A

議員以個人名義代所屬政黨收取捐款的風波,再一次惹來要求訂立政黨法,規定政黨必須公開捐款來源的呼聲,就連以前對立法規管政黨三緘其口的建制派也跳出來舉腳贊成。整個社會彷彿已就訂立政黨法達成了共識,但是又有誰考慮過今天香港的政治生態,是否已預備好承載一部政黨法?

訂立政黨法的最重要前切就是社會上已普遍存在政黨政治,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管治和公共政策的制訂均是透過政黨進行。因為只有政黨享有執政權,或者擁有全面左右政府施政的權力,社會才需要因為避免政黨透過不合理或不道德手段影響政府決策過程或向任何個人或組織輸送利益而訂立規管政黨的法例。明顯地,香港並不存在這樣的條件。

《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規定行政長官不能有任何政黨背景,亦即香港根本不可能存在執政黨。《基本法》亦訂明立法會議員不能提出與政府運作有關的法例草案,也就是說議會並沒有制訂公共政策的主動權,最多也只能運用否決權阻止政府施政,在有限的權力下,政黨政治從何說起?政黨法的訂立也就沒有甚麼必要性了。

事實上在香港今天的政治制度下訂立政黨法,不但無助於推動政黨政治的發展,反而會窐窒礙政黨的發展,因為行政主導的政府可以透政黨法打壓妨礙政府施政的政黨,加上沒有全面普及的選舉制度,政黨法只會扼殺政黨的發展。

政黨是一個極端依賴捐款的機構,如果沒有與政黨的主張相合的社會人士捐款支持,政黨的生存也成問題。政黨法的最重要環節是強制政黨公開財政來源,此要求形同要求所有向政黨捐款的個人或團體作出公開的政治表態。在香港現行操控成份仍然相當強的政制下,公開表態支持反對派政黨的風險着實不輕,因為政府當局絕對可以透過公權力向公開表態支持反對派的個人或機構施壓,結果導致有意捐款予政黨的人卻步,間接扼殺政黨的生存空間。

但是當一個社會擁有全面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時,情況將出現變化,因為普及平等的選舉較容易出現政黨輪替。政黨輪替一旦出現,執政黨透過公權力打壓捐款予反對派的個人或團體的成本就會提高,因為一旦東窗事發,將會成為執政黨的醜聞,影響他們繼續執政的機會,理論上此等行為將會收歛。

因此,沒有不設政見篩選的普選,沒有真正的政黨政治,香港並沒有條件訂立政黨法。甚至可以這樣說,在沒有政黨政治的情況下訂立政黨法,對政黨,特別是反對派政黨並不公平,因為政黨的實質權力與他們需要承擔的責任並不相稱。政客們在繼續大呼香港應立即訂立政黨法之際,實應三思,否則他日作法自斃之時,悔之晚矣!

(撰文:鍾誠祥,香港城市大學公共行政碩士,從事立法會議員助理多年,多年來亦參與社會服務機構的管理工作。)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日 下午9: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特再降格棄資深大狀 委事務律師審理集會遊行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