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 [email protected]社漫網誌│百鬼夜行

夏瑋騏網誌│打破憲制傳統的佐治五世

2014-8-2 11:01
字體: A A A

百年以前,自從奧匈帝國斐迪男大公遭行刺之後,經過數十日的醞釀,歐洲諸國終於在七月底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此時此刻,英國舉國陷入恐慌,正當國會上下就是否參戰仍然躊躇不前的時候,角色模糊的英皇佐治五世,卻在8月2日暗地裏運用他的影響力,改變了這段歷史的倫次與脈絡。

最近,英國先後有多份報章披露一份私人檔案,聲稱佐治五世曾經指使時任外交大臣格雷(Edward Grey),主動回應歐洲戰事,以免國家落入敵方手中--他更親自命令對方:「你總得找個藉口與德軍交戰!」(You have got to find a reason, Grey!)事實上,這番說話,距離英國正式宣戰還不到48小時。

該份檔案由格雷的侄子格雷夫斯(Cecil Graves)所寫。時為1933年,格雷剛剛身故,佐治五世便相約格雷夫斯進行面談。在簡短的對話當中,佐治五世憶述,根據當時的形勢來看,他曾經如此敦促格雷:戰爭乃事在必行,是以一定要先發制人,及時堵截攻勢,否則就會面臨淪陷的危機。

格雷夫斯這樣撰寫佐治五世說話的大意:「如果我們再不宣戰,長此下去德國就會大舉橫掃法國,況且現在歐洲已經陷入對峙狀態,那麼他們得到我國的完全控制權,亦會是意料之中事。因此,我們要伺機進入這場混戰。」不過格雷指出,要找到個「合理」的原因,才可說服國會做這一件事。

事隔一天,佐治五世收到法國總統普因加萊的密函,要求軍事援助;與此同時,比利時艾伯特亦傳來一則電報,告知敵軍正覬覦該國國境。順理成章,佐治五世將此一併交予格雷:「這就是合理的原因!」結果英國於8月4日正式宣戰。凡此種種,均從未有史書記載,都是由格雷夫斯的內孫(Adrian Graves)趁著這個時刻公開的。

須知道,英國是個實行君主立憲制的國家,按照傳統,英皇只屬憲制權力象徵(constitutional figurehead),既不能掌政,也沒有實權。民選首相才是權力核心所在;只是,那是「陛下的政府」、「陛下的軍隊」、「陛下的教會」,他的責任,是向民選首相提供「指導」(guide)與「建議」(advise)。

然而,眾所周知,英國憲法是一部「不成文憲法」(unwritten constitution),一切依從風俗與案例辦事。如此一來,就令英皇權力的範圍可圈可點:一方面,為表政治立場中立,他是全國唯一無權投票的人;但另一方面,基於「不成文」的特色,某程度上也可說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獨裁者。

其實這種說法亦不無道理,因為在英國憲法當中,亦附帶所謂皇家特權(royal prerogative),規定英皇在下放君主權力之餘,依舊於行政、立法及司法系統保留若干通常不被行使--或在建議下被行使--的特權。這些特權計有中止及解散國會、特赦罪犯,諸如此類,當然宣戰的權利亦包括在內。

話說回來,縱然佐治五世未有動用皇家特權,卻在可行方法之下,影響政府內閣閣員所作決定,早就打破了憲制傳統對他的規範。再說,那時國會未有出兵的共識,但他立場鮮明,當下即用另一途徑左右大局,主導了英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取態,變相有份塑造此後的國策。

為此,格雷夫斯的檔案同時提及,佐治五世希望後世有天會知道歷史真相;由是之故,該份檔案的意義,不僅在於為學界提供嶄新史料,同時亦為大眾對佐治五世提供新的看法、對君主立憲制提供新的見解。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日 上午11: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普選九轉還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