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張曉明借場為《白皮書》消毒 愈消愈毒

讀者投稿|城市中的哀鳴

2014-8-7 23:42
字體: A A A

有首歌,叫做白天不懂夜晚的黑,我聽完有不同的感觸。在歌唱界,可能是伴唱和大明星的關係;在社會,就是富足和貧乏的對立;在全球,是已發展與還原基本的分別。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是很難,甚至不會明白大家。

生活在大城市得越久,我越發現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只是形體上的近,心裏面的距離卻越來越遠。每天上班下班,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為的是生活,或是家人。似乎對外界的排斥越來越大,怨聲載道。當僅有的同情心和伸出援手竟變成城中奇聞,你有否想過平日我們每天是過得多麼冰冷?或許有一天你出走逛逛城外小鎮,你會發現遠離煩囂的人們脾氣特別好,笑容特別溫暖和真摯。活在英倫第六個年了,往紐卡素走走就感受到倫敦沒有的樸素,倫敦甚少的笑容。再想一想,為何我的出生地卻佈滿怨氣?最後我明白這是因為香港是一個地方多麼小的國際都會。

香港每天發生的事情太多,而資訊也太密集了。當一個物種的密集程度過盛,他們會開始爭奪,和平不再。最好的例子是蝗蟲,蝗蟲單獨不會變得猖獗;但當他們被困於一個極密集的地方,會變為兇猛,組團向外摧毀。 有些人喜歡將別人比喻爲蝗蟲,而本人就覺得首先指責其他人的人要有資格評論。對人的尊重是應有的,難道罵戰能解決事情嗎?我絕對不認同網上的罵戰,往往蘊含人生攻擊;要議事的就該以事論事,做好家課來表明立場。

我們的地不夠用;名店區卻成行成列,寬敞奢華。曾經,劉德華鼓勵我們對遊客要有良好服務態度;曾經,我們以旅遊業為榮。可是當一切由利益作出發點,久而久之這個社會就開始變質了。本來要發展經濟是為了整體著想,後來促進經濟的來賓反而剝削了本地人應有的全力權利,屈曲了我們對人應有和本有的尊重。社會上掌權的人往往吹噓發展,或者本意是要改善民眾生活,但最後受益的往往只有上流社會,被剝削的則是最需要改善生活的基層市民。大家有否想過前因後果,問題又可以怎樣解決?本人喜歡科學,但科學在香港大多只是門賺錢工具,或者是有市場需要才會有研究價值。要籌集到科研的資金,唯一可做的是要說服有錢財的人,而他們著眼的是怎樣能賺更多的錢,或許能順道幫幫人的就最好,因為從而能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我們這個年代需要的是智者,一個不被利益蒙蔽而又敢作敢為的智者。

有些人物質非常豐裕,但不斷要求更多,不會珍惜。他們的世界是面子,是炫耀,是地位。
有些人物質不多,卻家庭融洽溫暖,只求三餐溫飽不愁衣食,和愛的人一起共渡時光。
最近看到一句句子:「最貧窮的人內心反而最富有,因為只有他們才會明白什麼是貧窮。」;也看見街上乞討的人不忘飼養有如老鼠過街的黑鴿,心裏略有感觸的。
不妨問問自己,怎樣的內心才更富有,怎樣的心境是最快樂。
滿足和感恩是快樂最根本的泉源。這是無論你花多少錢也換不回來的。

你會發現每一個選擇也有它的代價。有些人可能勞碌了一輩子,發現走錯了很多路:本來爲愛的人奮力向上;最後富裕得來卻只剩下金錢,犧牲了相聚的時間和感情,到頭來反而傷他們更多。有些人有能力去改變現有的問題和不公平的存在,但他們不想自己的名譽受到動搖,或者家人被牽涉;最後選擇沈默。到底我們的社會怎麼了?

中港矛盾是我最近常思考的話題。不知道有多少會貶低內地人的人,有嘗試去了解甚至去欣賞這個年代的我國是怎樣的。依舊人們有種憂鬱,有種不能上訴的無奈;但知識份子依然看得透問題所在。我們能否放遠眼光一點,不要以偏概全?剝奪港人利益的不是全國上下所有人。但我們一罵,就是十幾億人!一個城市已經有千萬種不同的心態,更何況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教育一個香港怎樣都應該比教育接近十四億的人口吧?試試看看內地現在怎樣用心製作節目,你或許有另一番體會。舌尖上中國是一個很好描繪農民、市民的生活的節目。內地的人依然有很多很純樸,內心很簡單純潔的人,就有如我認識的朋友。我最欣賞的是那些堅持自給自足的農村家庭;雖然金錢可能有能力一夜間把他們的價值觀完全摧毀,就有如一些暴發戶。

這個世界上,有人生在不能啃聲的文字獄,有人生在槍火連天的戰亂,有人生來就是殘疾,有人被天災圍困;我們似乎忘記了感恩,似乎忘記了香港是一個福地。對的,我們享有言語的自由,看見不公不忿的事情不應該啞忍。但不啞忍就等於可以說話不負責任,無的放矢嗎?不!該做的應是想清楚問題能夠怎樣解決,作出有建設性的言論。

是時候好好反思一下,你希望我們的社會是怎麼樣,你希望過怎麼樣的生活,身邊有怎樣的人。

(撰文:欣言駕到,留學英國已6年,仍自覺是一個真真切切的香港人)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7日 下午11: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愛麗絲返回現實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