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城市中的哀鳴

讀者投稿|愛麗絲返回現實之後

2014-8-7 23:24
字體: A A A

當Alice還沒有出來打工的時候,她總是深信一個由社會從細到大灌輸的道理:「只要勤力認真做事,一定能得到別人的賞識啊,後生仔最緊要肯博肯捱!」

依然在大學課室咬著麵包做早餐的她,讀著免費報紙上寫的「八九十後」如何在職場上捱不住時,她只會認為一定是他們都沒有認真做事,或者是在工作崗位上斤斤計較,上司才會對他們如此刻薄反感。若是每個年青人都願意為他們的工作盡責,就不會出現那麼多關於Fresh grad 的Bad news。

暑假已逝,Alice電了一頭曲髮,買了好幾高跟鞋,為做大人作好預備。但當她踏入辦公室的一刻開始,Alice就知道一切都不是她所想的如此理所當然。在上班的第一天,HR同事Raymond就送了Alice一份見面禮:他祝福她能安然度過Probation,並且叫她小心一點「那個女人」。

那時,她沒有想得太多,只是覺得同事都很友善,個個也是笑面迎人,彷彿與cctvb每晚八點播的「同事.愛回家」沒兩樣分別。

由於Alice做的是傳媒工作,所以一回到自己的位置,在桌面上已有堆積如山的過期雜誌和新聞,對面位同事吩咐她要把這些舊東西全部看完,再試著上網做些資料搜集,然後在半小時內完成新一期的部分文稿。如是者,她把在學校學過的知識都用上,文章要有好的Lead,一個吸晴的題目,簡潔的行文,真實的配圖。她洋洋灑灑的打了一頁紙,Print it out,再放到上司桌上,以為這般便完成了一篇稿子。

一個早上過去,「那個女人」還沒有出現過,同事說她去了開會。下午三時,她終於回來,並以快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她一手拿起了Alice剛才打的稿,看了不夠十秒,就用紅筆在上面狠狠的畫了一個大圈,說了幾句粗口,再把Alice喚了過去……

接下來的日子,Alice的稿都不斷被「那個女人」用紅筆在上面畫了一個又一個大圈。她心裹有很大的疑惑,曾經嘗試去問個究竟,又和同事討論過,但Alice都找不到一個實在的答案,上司只是說她寫得實在太差了。後來,她連星期六日的時間都用來打文,希望把文章快點修改好,星期一不用再來一個循環。但現實歸現實,無論她如何努力改啊改,最後也只能得到一個紅圈收場。

加上,「那個女人」對Alice愈來愈多挑剔,例如不想她穿裙子、不滿她帶飯,總之做什麼都會被她閒言好幾句。Alice有點不忿,但畢竟自己只是一個「新鮮人」,她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接受每一句,因為她仍然相信只要努力,就能修成正果。

某天,Alice在廁所偷聽到同事的對話,大概就是說Alice現在坐的位置,從來沒有人能坐得多過半年。那些人不是無故被炒,就是過不到試用期,「那個女人」很討厭「新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故事說完,而愛麗絲的遭遇往往就是職場新鮮人的惡夢。做打工仔的,真不是「肯博肯捱」就可以換取成功,還有很多工作以外的因素會令人失去志向,例如上司與下屬能否協調,往往是令一段關係變好或變差的根源。我不是完全否定努力工作的重要性,只是有些事情,的確有心無力。這個時候,一定又會有人說「阿媽係女人」的道理:「際遇好緊要啊!」

(但正正就是Alice的遭遇從來都是佔大多數,才會生成如此多悲慘故事。)

而對於Fresh grad ,可能社會上依然存有很多負面評價,報紙更是天天賣不斷。但我相信每件新聞的背後,都有一個關於她/他的獨特故事,絕非拋下一句「大學生職場七宗罪」或「大學生見工遲到一星期」,就可總結現今的職場生態;也並非單面論述這個時代的人如何不濟,管理層就能把對「工人階級」的剝削或不公平待遇合理化的。

小編都只是職場旋渦中的一塊小木板 ,如果有幸在禍水中相遇,也只可以祝福大家。GOOD LUCK

(撰文:MS.LAM,一個剛踏入社會,依然遊走在現實與虛幻之間的迷途少女。)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7日 下午11:2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地政署:林嘉芬將被調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