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就這樣成名了──謝曬皮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當上實習記者(一):我的未來不是夢

2014-1-11 11:00
字體: A A A

「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動」,這是台灣組合蘇打綠一首名為「我的未來不是夢」的歌詞(原唱為張雨生)。 

曾經,轉讀新聞系是我的夢;曾經,成為記者亦是我的夢。這個紫瑩夢,比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的「中國夢」,來得還要更早(不過在現時「乜夢物夢」氾濫的時候,再說個「夢」字,打從心底覺得有點嘔心)。

最後,終於成功轉系。查實讀新聞系的最大好處,就是能在第二年的暑假,到新聞機構實習,提早學習做一個記者。而當我正式踏進實習的新聞機構時,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我的未來不是夢。

當年我實習的地方就是《壹週刊》財經組。

為什麼會選擇《壹週刊》?原因很簡單:

1.      在浸大的中文新聞系有一個不明文規定,學生刊物《新報人》的老總或副老總們,會有優先選擇新聞機構的權利。即使最想去壹集團的《蘋果日報》,但名額只有兩個,我這個身為美術指導的小薯仔,當然不敢痴心妄想。

2.      選擇電子媒體嗎?我有想過。那時真的想過去商台,或者我們這些在森美小儀的年代成長的人,都會想看看商台究竟是怎樣的吧?不過我沒有像同事陳建平那樣,「中三那年」立志做DJ,而是純粹對商台有個小小好奇的情意結罷了。然而,因為我是讀「中文新聞」(CJ)的,雖然沒有什麼明文或不明文規定,但是,那時如果一個讀CJ的人走去做電子傳媒,總會覺得會被廣播新聞(BJ)的同學說搶了他們的實習位置,而且當時《壹週刊》的面試比商台來得早,為穩陣起見,當然有機會就去面試吧!

3.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錢。

或者大家不知道,我可算是一個「打工皇后」,「皇后」的意思是指我打工的次數及種類之多,由補習社、日式餐廳侍應、意大利餐廳侍應、到Saleswoman(售貨員)、馬會接線生、文員及大學的Student Helper等等都做過。沒辦法呀,中七以後我都是自己賺取生活費(學費仍由家人負責)。一來因為父母覺得子女長大了,自己賺取生活費是理所當然的事,二來自己亦覺得,使返自己靠能力賺回來的錢,會用得開心點,有成就感一點,亦不會成為家人的負擔(起碼他們罵我的時候,不能用這個做藉口吧,哈哈)。所以,我每個月都要為那二、三千元的生活費而奔波。嫌太少嗎?夠我用,不用伸手向父母拿就可以了(當然我也想有多餘錢可以儲,但在這個物價極高的香港,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話說回來,因為如此,當時仍是大學二年級的我,對實習的薪金非常介意。大家都知道,記者人工低,實習更低。一些新聞機構,好像亞視那樣,聽說那時只是20大元一天,叫做畀返小小「水腳費」而已。亦有些報紙機構一個月只有千零元,對於我這些新界牛來說,很多新聞機構的位置都是極遠,這些錢給我連每天實習搭巴士加吃飯都不夠。難道真的要儲錢去做實習?對於一個每個月都沒有多餘生活費的人來說,這是天方夜譚的事。好,最後一個方法,攤大手板問父母拎!對不起,我做唔出。

所以,一些實習人工偏低的機構,我想也沒想過。其實,我到今天都不明白,實習的學生就不是人嗎?實習的學生就不用生活吃飯嗎?要知道,並不是每個學生都有能力「貼錢」去做實習的吧?

而當時,聽聞《壹週刊》的實習有五千大元,非常合理吧?簡直可以說是實習傳媒機構中的良心企業呢!而且又是自己最喜歡的集團,不狗衝,對不起自己吧?

如是者,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壹週刊》,作為我記者生涯一個小小的起點。最後亦慶幸《壹週刊》願意聘請我,讓我能在實習期間,學到一些別人學不到,或領會不到的事情。太囉唆了,下回再說說我在《壹》仔的經歷吧。(莫紫瑩)

(原題為「當上實習記者的感受:我的未來不是夢(一)」)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1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創業奇才十二字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