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拆局│疑似中立政改民調的三大誤區

雲闊天清

-悠雲絮語

本人生於香港,現為中文大學學生,曾以工程系為主修,後來轉主修為哲學系,只因喜愛文字多於數字,認為唯獨文字可勾勒出大千萬象。閒時愛寫作,記錄過去,思考未來。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個九十後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和生活感想。

雲闊天清網誌│七月十四的晚上

2014-8-9 00:23
字體: A A A

傳說在農曆七月十四日,陰間地府的鬼門關會大開,無數「它」會到不同角落遊蕩。它丶它丶它和它,分別回到生前熟悉的地方: 舊居丶籃球場丶街角和一棟古老的大廈門前。它們都分享著同一種百味五果的氣味丶同一片薄霧籠罩的夜色,還有同一分悵然若失的心情。

A君回到家中,發現家人仍將它的物品保留著。燈光昏黃,一張照片給鋪上了一層薄薄的塵埃。那是她中學的畢業照片,齊集該屆同學的眾多面孔,她將之過了膠,珍而重之的收藏起來,疊在一起的還有同學們寫給她的生日卡片和信件。多少同學依然保持著聯繫? 有多少仍記得起她? 有多少好友隨著歲月的流逝淡出圈子? 友誼就像窗外的浮雲,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彼此漸漸遠離,直至不再交會。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她還會不會主動去聯繫兒時玩伴,讓友誼歷久常新?

一抹月光灑在籃球場上,夜深人靜,光線慢慢聚焦到角落一個籃球上。B君小時候曾夢想當籃球員,亦是籃球聯賽獎項得主,無數次在烈日下為達到理想揮汗耕耘。但後來,他每天朝九晚七上下班,每天坐同樣位置,原本在球場上運球如飛的十隻手指,在鍵盤上同樣地噠噠噠噠的打字,每個月尾領同樣普通的薪水,兒時的夢想錯失在抉擇裡。月光西斜,悠悠然掛在樹梢上,籃球重回到一片黑暗之中。不知道他臨死一剎那,有沒有後悔當初沒有堅持追求自己的夢想? 如果他當初沒有放棄,如果它還有如果……

一縷淡淡的煙香吹過,那是C君在陽間熟悉的氣味,而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走得那麼快。它看見父親帶著金銀衣紙丶香燭和祭品坐在路邊,淡黃的街燈下,蒼老的背影緩慢地移動著。它生前的心思都放了在取勝上;在考場上求分數丶在職場上求高位丶在情場上求得意,卻從沒關懷日益老去丶白髮蒼蒼的父母親。即使有跟父母相處的時間,也都花費在因生活上的小事而起的吵鬧之上。如今它想再給他們一個擁抱,表達懷念之情也已不能。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如果它還有下一輩子……雨點灑落,老人撐起一把傘,身影漸漸沒入於人群之中。

那是一座古舊的大廈,閘門深鎖,門前的街道靜悄悄的,杳無人煙。雨愈下愈大,但D君已再沒有身軀,去感覺雨水的濕潤。當天,他在這大廈上跳了下來,只因他一直深愛的她拒絕了他。她的一言一笑,一舉一動,都讓他每個晚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然而這一切都不屬於他。他覺得人生再無希望,不如一死了之。他還沒到過美國大峽谷和澳大利亞大堡礁觀光,不知道他剛剛得到心儀大學的青睞,忘記了給他撐腰的死黨,也忘記了默默守候著他的另一個她……一切的一切,都因為他衝動的決定,在一剎那間灰飛湮滅。

不久之後,鬼門關再度關上,輕輕的它們走了,沒有帶走一片雲彩。今天仍活著的我們,還可以選擇,還可以有如果,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我們都希望過一個無悔的一生。

(圖片來源: www.weshare.com.h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9日 上午12: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簡卓鏗網誌│旅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