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月明網誌│偏兒不被偏兒記

思家新聞|影響香港深遠的十大蘇格蘭人

2014-8-9 08:33
字體: A A A

適逢蘇格蘭獨立公投進行得如火如荼,當地傳媒最近羅列不少有關蘇格蘭的事物。其中《每日電訊報》介紹10種由蘇格蘭人發明的各種器具,計有電話、圖文傳真機、雷達、雨衣、指紋鑑證,諸如此類。由是之故,小杜在此亦找來10個跟香港扯上關係的蘇格蘭人,為大家逐一介紹他們的生平事蹟。

當中他們的名字有的耳熟能詳,有的卻鮮為人知,不過他們都對香港的發展攸關重要。別以為蘇格蘭只有威士忌、哥爾夫球和欖球,其實他們人才輩出:排行首位,當然是創立連卡佛百貨公司的連‧湯馬斯,他為香港一眾淑女提供購物場地,地位不容置疑;其次,必定是外科醫生康德黎,他不僅創立了香港西醫書院(香港大學前身),更受港督衛奕信評為「拯救中國的人」,其名聲實在不能抵擋;還有港督麥理浩,十年任內積極建設香港,若果當初沒有他的帶領,也許香港都沒有後來的冠冕堂皇。

到底那10個蘇格蘭人是何方神聖--事不宜遲,現在馬上去片!

一、連卡佛(Lane Crawford)--著名百貨公司

時為1850年,蘇格蘭人連‧湯馬斯(Thomas Lane)及卡佛‧鈴蘭(Ninian Crawford)二人,於中環德輔道中共同創立連卡佛百貨公司。當時店舖非常簡陋,只用竹棚搭建,售賣各式零售貨品;不過,連卡佛很快便成為本地有名的百貨業龍頭,業務更擴展至廣州及上海。於1949年以前,連卡佛亦是上海南京路的老四大公司之一。時至今日,連卡佛總店座落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商場(IFC Mall),分店遍佈中港兩地。

二、康德黎爵士(Sir James Cantile)--拯救中國的人

康德黎爵士是19世紀知名的外科醫生。畢業於蘇格蘭阿伯丁大學,他於1887年前來香港雅麗氏利濟醫院工作,並與何啟等人一同籌辦香港西醫書院(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前身),期間結識門生孫中山先生。後來雙方亦師亦友,不時敘舊;後來,孫中山在倫敦遭清政府特務綁架,將他囚禁於當地公使館。康德黎聯同另一老友孟生爵士(Sir Patrick Manson,同為蘇格蘭人)合力動員輿論壓力,迫使英國外交部介入事件,最終成功把他拯救出來。康德黎拯救了孫中山,而孫中山「拯救」了中國;所以從某種意義上,康德黎亦間接改變了中國的近代史。

三、麥理浩勳爵(Lord MacLehose of Beoch)--永遠的港督

麥理浩這個名字,在香港可謂無人不識。他是香港任期最長的港督(由1971至1982年),曾經四度獲得英女皇准許連任。麥理浩任內的政績彪炳,可以說香港大多基礎建設,都是由他主理的:10年建屋計劃、地下鐵路、新市鎮計劃、郊野公園計劃、改革社會福利制度、創設廉政公署、9年免費教育,諸如此類。由是之故,有了他造就的條件,香港經濟才可以在1980年代開始騰飛。

四、修打蘭爵士(Sir Thomas Sutherland)--始創滙豐大班

修打蘭爵士年輕時在蘇格蘭阿伯丁大學讀書,肆業後前往倫敦,並於鐵行輪船公司任職,兩年後更被派往印度孟買。由此路進,他在1855年來到香港發展事業,期間出任過黃埔船塢公司主席。直到1864年,他取得不少洋行的支持,集資成立香港上海滙理銀行(香港上海滙豐銀行的前稱)。滙豐銀行叱咤一時,在香港英治時期一度成為香港的中央銀行,惟至今不少管理層人員都具有蘇格蘭背景。

五、渣甸及馬地臣爵士(William Jardine & Sir James Matheson)--鴉片巨販

香港曾經成為英國殖民地,實與鴉片密不可分。1832年,渣甸及馬地臣這兩名蘇格蘭人在廣州創立渣甸洋行,專門從事鴉片及茶葉的買賣。後來清政府大肆銷煙,他們二人就積極推動英國對中國開戰。乃至1841年香港開埠,渣甸洋行率先經拍賣投得中環瀕海地皮,繼續貿易生意;到了近代,渣甸洋行更名為怡和洋行,仍是香港一家舉足輕重的外資機構。渣甸山、渣甸坊、怡和大廈,皆以渣甸命名,而從當今怡和洋行的薊花標誌中,亦可找出其屬於蘇格蘭的背景。

六、衛奕信勳爵(Lord Wilson of Tillyorn)--玫瑰園的看守人

第27任港督衛奕信(任期由1987年至1992年),全程負責與中方起草《中英聯合聲明》,與香港主權移交的安排。在他任內,中國發生六四事件,為穩定民心,他即提出號稱「玫瑰園計劃」的《香港機場核心計劃》,投資涉及2千億港元。正因如此,中方極為不滿,著令英國首相馬卓安到北京簽訂《新機場諒解備忘錄》,要求在過渡時期會為特區政府留下足夠儲備。當時外界普遍認為衛奕信會管治到1997年,但據稱英國政府不少人都認為他對中方態度過於軟弱,遂將他撤換。

七、柏立基爵士(Sir Robert Black)--積極不干預的始祖

柏立基於1958年至1964年出任港督,上任後不久即宣佈香港取得「財政自主權」,自此港府毋須再將財政預算案呈交倫敦當局審查。此後,他委任郭伯偉爵士(Sir John Cowperthwaite,同為蘇格蘭人)為財政司,奠定了「自由放任」是香港的主導經濟政策,也是後繼「積極不干預政策」的楷模,成為香港多年來賴以成功的公共財政方針。

八、駱克爵士(Sir James Lockhart)--香港足球先鋒

駱克在愛丁堡大學讀書,畢業後曾經嘗試加入印度的公務員體系。經屢次失敗後,他於1882年轉而投奔香港,很快便擢升至輔政司(布政司前稱)及註冊總署署長,在中港兩地擔任公職長達40年之久。1886年,駱克成立了位於跑馬地馬場內的香港足球會(Hong Kong Football Club),而灣仔的駱克道,亦是以他的姓氏命名。

九、理雅各(James Legge)--向西方展示中國文明的漢學家

講起理雅各,就不能不提他對香港教育的貢獻。眾所周知,他是一名傳教士兼漢學家,自他在1843年將位於馬六甲的英華書院遷往香港之後,便擔任第一屆校長,作育英才。後世所記得的,是他於這段時期,著手翻譯中國經典,包括《論語》、《大學》、《中庸》、《孟子》及《春秋左傳》,緊隨其後,也有《書經》、《詩經》(部分)、《孝經》、《易經》、《禮記》、《道德經》與《莊子》等,為西方社會提供了解中國經典的機會。

十、愛丁堡公爵(The Duke of Edinburgh)--致力提攜後輩的皇夫

雖說愛丁堡公爵是一個封號,持有者不一定為蘇格蘭人,但他貴為蘇格蘭代表,民眾亦普遍視之為當地的「名譽領導人」。現任愛丁堡公爵,是菲臘親王。據稱,菲臘親王對香港的郊野地帶尤其鍾愛,曾經多次訪港,而他成立的《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香港青年獎勵計劃的前稱),多年來為香港青年的公益事業,貢獻不少,提出年輕人勇於接受挑戰的訊息。中環的愛丁堡廣場,便是以他命名。

(撰文:杜連魁)
(原圖為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9日 上午8: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家新聞|獨立公投的網絡副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