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最固執的人,是上了年紀的人,例如我。

十問個為什麼──庫斯克

2014-8-10 14:22
字體: A A A

《主場新聞》驟然結業,不少博客失去了表達自己觀點的大舞台。希望能取《主場》代之的,除了是自發成立的「主場新聞博客群」外,自然亦包括不少「親建制」的網媒。

另一方面,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幫港出聲周融,齊齊恫嚇老師切勿參與佔中,更要力勸學生不要參加,否則隨時影響職業前途、需要負上法律責任。更甚的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家長通識關注組的「家長」,不斷表示擔心通識科太政治化,希望通識刪減政治內容,甚至要求通識變成選修科。

倘若有一個人,他是中學的通識科老師,同時是一個活躍的網絡博客,是時事評論員,是網台主持,是專欄作家,是教育組織成員,也是半個社運人士的話,他一定正承受著很大壓力,需要我們對他說一聲:「加油!」

今個星期,《852郵報》請來了這個人,庫斯克。

十問個為什麼──庫斯克

教育工作者、博客。信奉自由主義。現正為雜誌《E-zone》、《明報》、《香港經濟日報》通識版、香港電台通識網等媒體供稿,著有《通識我主場》一書。 個人網站:http://www.kurskhk.net/

1為什麼你用庫斯克(Kursk)做筆名?
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一場庫斯克戰役,這是其中一場決定性會戰,象徵著法西斯政權的失敗。我很喜歡看歷史書,最初寫blog的時候要找一個在什麼平台也登記到的名字,當時我第一下想到的就是這場戰役。這個筆名不夠文雅,如果可以再選擇,我可能會改一個典雅一點,有文學典故的筆名,不過因為現在的筆名多人認識,所以回不了頭。
2為什麼你會選擇教通識?
我最初是在政府做行政主任的,後來發現自己不適合這工作,希望做一些與知識有關,而且是對人的工作,當教師符合這兩個條件。通識科列為必修科,我覺得這是一場很有意義的變革,它為學生提供了留意社會和世界大事的誘因,也鼓勵了他們多思考問題。教通識科,跟學生討論問題其實是很有趣的,我也將這過程視之為對社會進步出一分力。
3部分網絡自由撰稿人都會選擇保密真實身份。為什麼你最終公開了自己的真名和樣子?

其實如果可以再選擇,我會用盡方法隱藏自己的身分。最初自己警覺性不足,所以暴露了真身,也沒有再隱藏。不過也因為以真身示人,人們會比較相信我寫的東西,因為我的文責是以真身來負責的。另外,也因為外界知道我的真實身分,所以才有機會被邀請到不同的地方演講和分享。

其實我是有用過其他筆名的,不過我用其他筆名寫稿的媒體都結束了。真的有點邪門。

4教師工作繁重,為什麼你還如此努力經營自己的「一人媒體」?

最主要原因是我喜歡寫作,看著社會發生那麼多荒謬的事,有很多東西不吐不快。另一個原因是我早年曾經做過助選義工,那時的經驗告訴我,如果想為社會進步出一分力,就需要利用自己擅長的東西,而我的選擇是寫作,建立自己的平台做「一人媒體」。我相信這樣做能夠影響到的人數,應該會比派傳單多很多倍。

寫作其實是工餘活動的一種。有些人工餘會做義工、行山、釣魚、在教會事奉、睇劇,其實花的時間也不少,我少做其他工餘活動,時間花在寫作上,其實也差不多,與工作不會有太大衝突。

5你如此積極就社會議題發言,又曾經被《文匯報》點名批評。為什麼你不害怕學校打壓你?
我寫作沒有牽涉到學校,校方也給予我這個空間,這是要credit的。不過,我明白作為員工,有些底線是要注意的。而且,因為出了真身,所以我十分留意自己的言論會否有失身分。因為很多建制支持者很不喜歡我,所以我每一句言論都經得起考驗,不會予人投訴攻擊的口實。
6周融與吳克儉,先後警告老師不阻止學生佔中可能有「法律後果」。為什麼你聽從/不聽從教育局局長的呼籲,在學校呼籲學生切勿佔中?

為人師者,對自己的學生特別緊張,也因為自己的言論對他們某程度上會有示範作用,所以我感覺對自己的學生責任極之大,那不是因為怕麻煩,而是出於保護學生。因為這個緣故,所有行為的風險,我也有責任以最謹慎的角度提醒學生。另外,我永遠不會動員學生參與政治行動,包括為任何人拉票或者鼓勵參與遊行集會,學生有自己的自由意志,我不想以老師的身分影響他們的政治取態,我只會鼓勵他們留意社會時事,以及了解自己的公民權利和義務。

有人可能會說,你在學校以外的地方評論時事,難道不會影響學生嗎?我已經盡最大努力,令學生明白學校門口是我的虎度門,在課堂上和批改課業時,我會百分百保證我是一個促進學生學習的中立者,而在虎度門外,我就是庫斯克,兩者是分開的。有人會覺得兩者不能分開,所以在校門之外你的言行也會影響學生想法,那麼泛民政黨和土共其實也有很多教師和校長,他們是否需要結束在校門外的身份?我連政黨聯繫也沒有啊,我只是一個獨立評論人。

7香港也有好一些歷史悠久的愛國學校,為什麼建制派好像仍然在害怕通識科?

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最喜歡和最討厭的是什麼人?你看反佔中動員什麼人就知道。他們最喜歡不喜歡思考、任人擺佈的人,最討厭有獨立思考的人。後者正正是通識科要培養的人。

有人說,通識其實也訓練不到幾多思考,而且很容易製造大量各打五十兼和理非非的人。沒錯,一些學生會誤以為通識就是要偽多角度,例如「從不同持分者多角度分析六四殺人的對與錯」之類,但實際上在通識科不是要這種偽多角度分析。實際上通識科至少有兩個效果,是建制派不想見到的:

第一,是學生為學習也好、為考試也好,他們會多了留意時事和社會現象,多了問問題。其實在一個公民社會,不怕你有不同立場,最怕你「討厭政治」然後對事情一知半解,多了問問題,其實就是公民覺醒的基礎;

第二,是這科目要求學生以合乎常識及邏輯的理據支持自己的立場。有批評說這會令學生容易立場先行,或者學會「唸口簧」式背理據,這是有可能的,但其實教了通識這麼多年,我的觀察是大部份學生的論述能力比起很多大學畢業的討厭政治中產,甚至好些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好得多。

愈多擁有造兩種能耐的學生,張融、土共之流愈沒有市場,這就是他們那麼討厭通識科的原因。至於愛國學校,我不知道他們課堂細節,不予置評。不過有愛國學校的學生跟我說,他們早上讀報是讀《文匯報》的,真替他們感到辛苦。

8為什麼你會加入進步教師聯盟?
這是因為2010年的時候,我看到二為一體的民主黨和教協在政改問題上如何背棄盟友和選民,這說明了組織被一種聲音長期壟斷的問題所在。到了2012年的國教問題,教協最初的溫吞,到中期的反應遲鈍,在會員群情洶湧的時候,才召開諮詢會。我還記得當時張文光如何在會上教訓會員。有競爭才有進步,即使是一個組織內部也是。監事會內多了不同聲音,對幹事會的監察也更有效,這對於整個組織來說是好事。
9為什麼進師盟成員不選擇另起爐灶,反而選擇參選教協監事?
如上,我們希望為會務帶來新的氣象。教協作為最有代表性的教育工作者工會,其對教育界以致香港社會整體的影響也很大,我們希望令它進步,所以參選監事。
10你的文章見於不同的媒體,Facebook Page最近又邀請到義務編輯,為什麼不索性全職寫作?

因為我喜歡我的正職嘛,教書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況且,在香港,全職寫作似乎不太適合家中有大有小的人,例如我。另外,我有個感覺,寫作不是職業的話,選取題材會自由得多。

Facebook Page現在有五千多個Like,雖不是很多人,但我想把這個一人媒體變成幾人媒體,更新得快一點,要做到辦公時間也能更新,就一定要找多些朋友加入,否則人們會覺得我是在上班時間更新。

最近《主場新聞》突然結束,感覺像失去了一個主要陣地,下一步該如何走,還在思考中。無論如何,我是個獨立評論人,只要還能寫,我仍然會在能夠發表的平台繼續批判社會的荒謬制度、人和事。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0日 下午2: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33──《852郵報》會有第一單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