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網誌│發達唔難

范析852│社協再倡立法禁歧視新移民 標本難治顯邏輯混亂

2014-8-11 07:30
字體: A A A

平等機會委員會上月推出《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並在剛過去的周六(9日),舉行了首場公聽會,吸引逾百名市民出席。會上其中一個關注焦點,就是未來是否把國籍、公民身分、香港居民身分及居住年期等納入保障範圍。有與會者就提出,如有人以「英國狗」及「蝗蟲」互駡,到底會狀告誰人,有人也指出,如果訂立條例保障新移民免受歧視,擔心會加劇中港矛盾。

事實是,部分新來港人士在生活中面對歧視,本是個不爭的事實,惟是否立法禁止這些行為,以至是否可以利用立法來禁止這些行為,卻甚有商榷的餘地。而長年協助香港新移民的社區組織協會,就「打鐵趁熱」,周日(10日)召開了記者會,指接獲不少人投訴,因新移民身份,在工作或教育方面受到歧視,加上近期再被標籤為「蝗蟲」,令他們更難以融入社會,促請當局檢討《歧視條例》時,加入保障新移民的條款。

但要如此保障新移民,又談何容易?

「新移民」界線難定

先從數字談起,社區組織協會稱,每年平均有逾4萬港人的內地配偶及子女來港團聚,而以每天150人的單程證限額推算,一年的上限可達5.4萬人左右,但因近年限額都沒有用盡,故來港人數似有放緩之勢;雖然如此,如果由97後起計,其實17年間「移民」人口,應已逾80萬人,即每7名港人中,就有多於一個是回歸後才「移民」至香港。

不過,如果談的是「新移民」,卻足以引來一個界線問題!

以社區組織協會的記者會為例,找來一位8年前由內地移居本港跟家人團聚的個案,分享被歧視的不快經歷:「帶小朋友到公園玩,我自己有三個小朋友,我另外帶著另一家庭的小朋友,很多人走過就會說我,內地的女人下來,生那麼多小孩都不用工作,一輩子都不用工作,只領綜援。我覺得很委屈,很心酸。」事主名為阿嬌,現年43歲,她在說到自己被標籤為「蝗蟲」時,直言感到受盡委屈。

然而,阿嬌是「新移民」嗎?或許是,也或許不!而從其身份判定,她因已來港8年,如無意外,因已滿足了連續居港7年的要求,大抵已持有永久性居民身份證。不過,一張永久性居民身份證,卻又不代表她已不是「新移民」,更不會因此令她避過被歧視。

核心問題是,關於「新移民」,其實從來沒有一條清晰的界線,至於說話有鄉音或不能說字正腔圓的廣東話,其實也出現在非新移民中:大家幾曾可以清楚聽到由「原居民」組成的鄉議局,其主席劉皇發是說到清楚的廣東話,故取笑鄉音如果被入罪,恐怕同時可以構成歧視「原居民」。

政府曾堅持非屬「種族」

其實,本報過去曾多次撰文,探討及分析立法禁止歧視新移民的問題。其中,政府過去就一直堅持,對「內地新移民」的歧視不構成種族歧視,因為香港人中國人份屬同種,而新來港定居人士並不自成一個種族群體,不屬「種族」的定義。

不過,本報同時指出,「種族」其實並不只得一個層次,而根據《種族歧視條例》第8條,「種族」的意思,實包括「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race, colour, descent or national or ethnic origin)。而在其他司法區類似法例的實踐中,即使同一血統,甚至語言或方言一樣,都可以構成種族歧視。簡而言之,就是只要在生活習俗、語言、價值、或宗教等因素之中,有些獨特的因素而令某個群體成為截然不同的少數,則基於這些原因而作出的歧視行為,都算是歧視。

問題是,在現有法律上,針對新移民的「蝗蟲」、「支那」等字眼,都難以構成「種族歧視」;而且,根據刊登這些廣告的人士解釋,「蝗蟲」所指,更可以是針對任何蠶食資源的人士,有關字眼,與叫「英國狗」及「中國豬」等性質實有不同,更多是指向行為而非種族,既然如此,如果以此來入罪,造成的後果,恐怕是既未能阻止歧視新移民的行為,更反而令這些衝突更趨白熱化。

社協亦應入罪不易

根據平機會法律總監在平機會公聽會中補充,「中傷」的門檻很高,一般街上的互相指罵,未必會構成中傷的法律責任;而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在星期日的記者會上也指出,「有人會說,會不會我說一、兩句就有事,其實種族仇恨在外國立法,要達到被告入罪並不容易,它一定是要一個,你的一個行為出來,會挑動或相當可能挑動,或可能是暴力,或其他非法行為,而目的是要仇視另一個族群,才會構成種族仇恨。」

而諷刺是,社協同時促請,把登報及示威等行為納入種族歧視立法中禁止,但既然「中傷的門檻很高」,而「入罪並不容易」,以及這些行為「會挑動或相當可能挑動,或可能是暴力,或其他非法行為」才可入罪時,稍為倒帶,登報及示威等行為,又那來挑動了暴力,以及引發了非法行為?既然如此,就算立法又真的有用?

有助政府轉移視線之嫌

香港理應是個多元社會,而其實大部分人口都是來自「移民」,而這些「舊移民」一同攜手,建造了今天繁榮的香港。問題是,當有人無止境地支持自由行來港消費,同時鼓勵商人北上發展、男人北上娶妻,最終才引爆出近年愈燒愈烈的中港矛盾問題,而新移民也成了政策下的犧牲品,因為欠缺相應的政策支援,成為了社會資料分配不均下的弱勢社群。

社協表示,討論現時只集中新移民在生活上遇到的歧視,至於政府政策是否有涉及歧視就要再作討論,那豈不是示範容許州官放火,而許百姓點燈嗎?而把問題本末倒置來討論,只求治標而不求治本,對整體香港社會,只怕是有弊無利也。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香港電台、自由黨fb專頁、無綫截圖、獨媒)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1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頭皮bye 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