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網誌│遲來的2014年夏季日劇簡介(深夜時段篇)

姚啟榮網誌│病向淺中醫

2014-8-11 23:17
字體: A A A

身體有點不適,下班後去看醫生。醫務所裡只有一個母親和她的小女兒。她倆進去約15分鐘左右後出來便到我了。我對醫生説:今天早上覺得鼻塞,身體還有些微熱,好像是發病的先兆,是不是需要吃點藥呢?醫生看了我一眼,問:有沒有喉嚨痛?我説沒有,但感覺喉嚨有些癢,想咳。醫生説:流感的病毒四處飛,要視乎你的身體的健康狀況。如果身體的免疫系統發揮作用,應該多喝水,休息一下就痊癒了。要不要放一天病假?看情況,一天不足夠的話,明天告訴我,我可以再寫多一天病假。

其實我早上已經吃了兩遍必理痛,還吃了喉糖。必理痛每次只吃一粒,但醫生説以我的體重,一粒是沒有用的,應該吃兩粒,不過它只是對付發熱和減輕痛楚。況且我現時還未出現肌肉痛楚,喉嚨又未有腫痛,所以只要多喝暖水,舒緩喉嚨痕癢;多休息,讓身體的免疫系統幫我復元。

這就是我的家庭醫生的處方。簡單來説,就是儘量少吃藥。休息的日子也是根據需要,適可而止。也不像別的醫生,隨便的給人寫病假信。尤其是有些大學的學生不想應考,就用病假的理由爭取一個對自己有利的重考機會。這些學生相信補考的考試的內容比較容易,問題跟原來的考試也較為類似。出盡心機去騙取別人的同情,倒不如花時間在考試的準備上。許多人原來是不愛聽真話的。

不過我的家庭醫生曾經在診所上貼過一張告示,叫那些想取病假信的學生不要找他看病。我倒是非常欣賞這份原則。

澳洲是醫藥分家的,不像香港,你去看病,診金包括醫生診症費和藥。澳洲公民持有醫療卡(Medicare Card)看醫生,一般分為Bulk Billing 或病人直接付費。如果診所採用Bulk Billing 的做法,就是病人不須要付費,醫生直接向政府索取費用。我到家庭醫生看病,用的就是這個方法。政府向一般醫生支付每個病人20分鐘的診症費全數36.3澳元。至於專科醫生,一般都是病人需要先支付診症費,再向Medicare 取回百分之七十五的費用。不過許多專科醫生的診所都安裝了電子化系統,在診所處理退款,節省病人不少時間。

澳洲的醫療系統相比其他發達國家,還是相當有效率的。一般收入的公民,每年的總收入的百分之二是醫療徵稅。這個稅項提供了無限次一般醫生的診症費、兩年一次視光師驗眼服務、有限的專科醫生診症費、醫生建議進行的化驗費和某些手術費。當然有許多醫療費用,例如召援救傷車和選擇私家醫院和優先進行手術,都需要私人保險費去支付的。所以我又多付出大約一年千多澳元的普通私人醫療保險計劃。相信當我年紀漸長,我或許需要購買一個更全面的醫療保障。醫保並不完全支付你的開支,如住院手術,病人大概要付擔四成的費用,視乎手術的項目。

Medicare醫療系統在一九八四年全面推行之前,不少病人都是付不起醫療費用被關進牢房的。曾經有段時間,南澳許多人就因為這個原因給送進監獄。當年很少悉尼的醫生在北岸或東部海邊之外的地方應診。住在遠郊例如悉尼西部的人,只有湧往醫院的急証室,尋常需要等候數小時。

最近的自由黨聯邦政府在新財政預算倡議每個看病的人付出7澳元的集資(co-payment),成立一個醫療硏究基金,立刻引起許多人的反對。説穿了,集資純粹語言偽術,是額外再徵稅 。其實有許多醫生已經不用bulk billing, 向每位病人平均收取65澳元診金,讓病人之後直接向政府申請36.3澳元的退款。若是加上7澳元,等於加價一成。另外,一般人沒想過很多長期病患者是需要每星期看醫生的,那麼每次額外的7澳元會逐漸變成一筆龐大的負擔。政府的責任應該是保證一些弱勢社羣不會被欺凌和得到的合理對待。

自由黨聯邦政府為了減少民眾的不滿,修改建議為6澳元和讓部分人例如退役軍人免交集資。問題是,免交集資是應該按經濟能力而定,不是因為你是某種身份或階層。這樣做只會把整個合理的醫療制度破壞,把社會的不公義現象推向極端。

人生無奈老病死。老和死是必然,並無選擇。若果能維持健康,聽從醫生的勸告,危疾也非不能遠離。不過世事無常,禍福難料。只有大病初癒,那恍如隔世的感覺,才明白人不應該祇是自己活着,也要令他人活得好。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1日 下午11:1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網民揭小米「假更新」 修正後續駁內地伺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