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英語網站推商務英語懶人包

范析852│從代母風波看人口販賣 另類「貿易」全球屢禁不息

2014-8-12 07:31
字體: A A A

泰國的代母近日成為全球焦點!

事緣在過去約一星期,先後出現了兩宗案件,先有一對澳洲籍夫婦,被指委託泰國的代母誕下一對龍鳳胎後,疑棄養患有唐氏綜合症的男嬰,引來各方指責,而夫婦後來就反指,是代母不讓他們把男嬰帶回澳洲;另一個案,是泰國警方接獲線報,指一名居港的日籍男子,在曼谷找代母誕下十多名嬰兒,懷疑事件涉及人口販賣。

關於代母,港人或間中有聽聞,而由於商業代母產子在香港屬違法行為,故過去港人對「代母」的認識相對陌生,但多得數年前有城中巨富二代,忽然當了未婚爸爸,由於當時有消息指嬰兒是由代母而生,因而引來全城爭議,亦因此才令代母一詞變得較為人熟悉。

泰國代母生產管制寬鬆

代母在香港屬違法,但在泰國,代母生產的管制就寬鬆得多,並沒有法例直接規範,令外國人可輕易到泰國購買代母服務。然而,泰國醫務委員會本有守則禁止商業代母生產,但由於阻嚇力不足,泰國於是成為亞洲生育診所,也是全球不育夫婦安排代母生產的最熱門地點。

而當泰國的代母行業備受關注之時,當地的官員就表明,正推動修改法例禁止商業代母,現時有關法例已呈交軍政府,本周將提交新成立的臨時議會審議,建議最高刑罰是入獄10年及罰款20萬泰銖。

至於為何要管制甚至遏止商業代母產子,其實目的就是要防止由此或會產生的人口販賣問題,當然當中也涉及倫理和道德,但相比之下,前者有違人權及屬應被打擊的罪行,恐怕是毋容置疑吧!

「人口販賣」不單涉及奴隸

所謂的「人口販賣」(Human Trafficking),其實又豈是單指奴隸!雖然美國由前總統林肯在1863年時發表《解放奴隸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而同樣在18世紀,英、法、俄等國家也相繼廢除奴隸制,但在全球的「人口販賣」問題,其實從未曾止息。

以代母為例,之所以被視為「人口販賣」,皆因在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或地區,人口販賣集團會輸入「代孕媽媽」,因而令她們淪為生產工具,與逼良為娼其實相距不遠,因為她們往往被不法集團操控,收取低廉報酬再懷孕產子。此外,甚至有集團為代母「配種」,而生產出的嬰兒,就以「領養」之名而成為販賣的「貨品」。

內地的代孕服務也一度成行成市,方式更由試管嬰兒、人工授精,再「變種」至同居造人代孕,即與代母性交達致自然懷孕,而收費就由數十萬元起計,跟性交易其實已無分別。而當中國富起來,近年就反其道而行,有內地中介反過來以高價利誘港女做代母,中介聲稱懷孕期間會提供宿舍及包食包住,且會包起在私家醫院分娩的相關開支,絕對是肚皮有價。

賣身與賣子宮同屬利用身體

而其實,賣身與賣子宮,本質上不也是利用身體嗎?雖然香港沒有奴隸問題,商業代母也屬非法,但卻仍曾被評為是人口販賣的中轉站,甚至仍被指是販運人口的目的地。

今年6月,美國國務院發表2014年度《人口販賣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2014),香港自2009年起,連續六年被列入第二級名單。

《人口販賣報告》評估全球188個國家及地區打擊人口販賣成果,根據報告描述,香港是販賣人口目的地和中轉站,來自印尼、緬甸、菲律賓和孟加拉的32萬名外傭,部分被僱主奴役,而受害者因害怕失去工作而不敢舉報,有人因此要長時間工作,人工卻低於最低工資,休息環境更是欠佳。

香港被指是人口販賣中轉站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女性被不法分子誘騙至香港再被強迫賣淫,報告認為,香港政府在打擊人口販賣問題上,並未完全達致國際的最低標準,但也認為正盡力改善,同時指香港應實行全面反人口販賣法例。

事實上,名媛趙式芝今年初,也曾在《蘋果日報》的專欄中撰文,透露自己曾從女律師的友人中,知悉原來香港在經濟蓬勃的背後,同時也是販賣人口集團的龐大中轉站,而雖然香港沒有直接牽涉入偷運或販賣人口活動,但因香港是區內主要運輸樞紐,故較容易被利用成為偷運或販賣人口的中轉站,當中便包括來自內地或東南亞的兒童或少女,被拐帶後賣去歐美國家做妓女。趙式芝直言,聽到消息後十分震驚,「想不到在香港繁榮和自由的表象後面,隱藏着如此黑暗的一面」。

對於香港被指跟人口販賣問題掛勾,特區政府就曾回應,指有關報告內部分描述,未能充分反映特區政府打擊販運人口的積極承擔及努力,又重申在外籍家庭傭工問題上,不會容忍任何暴力行為,但似乎迴避了「人口販賣問題」是否真的存在這最「重中之重」的問題,畢竟人口販賣一宗也嫌多,光是稱自己很努力打擊,其實仍是不足夠吧!

風險低獲利豐令人口販賣持續

根據國際刑警的分析,人口販賣其實是現時全球僅次於毒品及武器走私的第三大非法貿易,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曾推算,在同一時間,全球有250萬人是人口販賣的受害人,而全球被奴役人數就高達2700萬人,數字較18及19世紀時黑奴買賣的高峰還多。

雖然聯合國已組織多國,合力打擊人口販賣問題,但何以卻仍未能令販賣問題「歸零」?現實是,由於被賣者多已被操控,不會主動舉報,令人口販賣風險相對較低,加上獲利甚豐厚這兩大犯罪特質,當「殺頭生意有人做」時,這項嚴重侵犯人權的罪行,自然也會持續增長。更何況,跨國的人口販賣集團犯案時間長,運用網絡化而令分工更見細密,配合高科技通訊技術等,都增加了執法人員俱查時的難度;此外,國際間不同國家的法律與引渡問題,都令打擊有關罪行增添障礙。

伊拉克數百女性或被賣為性奴

踏入新世紀,本來世界應該向文明更進一步,然而全球人口販賣問題,卻成了現代奴隸的根源,最新發生並令人髮指的消息,有伊拉克遜尼派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IS),俘虜數百名亞茲迪族年輕女性後,把她們賣到性奴隸市場,或發配給伊斯蘭國戰士為妻,令她們淪為性奴。

面對人口販賣這個方興未艾的嚴峻挑戰,不單是全球刻不容緩要面對及處理的課題,更需各國攜手合作,才能扼止這種危害人類安全的奴役惡行繼續泛濫。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台灣聯合網、香港電台、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2日 上午7: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曾鈺成姿態變軟 張曉明口風轉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