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文匯》接力羅列佔中「罪行」 猶似「發水生豬肉」清單

雲闊天清網誌│照亮旅途的風燈

2014-8-12 23:14
字體: A A A

理想與現實,似乎總有一種張力。「香港地邊有人講理想?」丶「出嚟做嘢要擺低興趣喇」,從前的我視它們為人生核心價值,中學畢業後跟自己說,是時候放棄興趣,面對現實啦。反正自己是一張白紙,隨便蓋上什麼圖案,也可自然生產出自己的輪廓啊。現在回想,發覺其實那是不了解自己,也許是被洗腦了。

人生第一份工作是在酒店做飲食部見習生,那年中七畢業,想填滿放榜前無所事事的空檔,就去應徵這份工作。由於是見習生,薪水低得可憐,一起做見習生的是一些讀酒店管理副學士的學生,大家每天大約做九至十小時,做一些很機械化的丶重覆性很高的工作。當時我心想,要是今後每天都要朝十一晚八地做機械人怎麼辦? 今天我在這裡有如此感受,難保即使轉職也情況依舊,問題出在哪裡了? 是我為人太刻薄,不學無術卻又嫌三嫌四嗎? 我帶著滿腦子問號,做完兩個月之後就告別三千塊人生了。

後來我升入中大讀工程,讀了不久就發覺不對路,數字對我來說實在沉悶,我又得舊業重操,當考試機械人,因為這些學問走不進我的生命。中七時的我喜歡文字,但數學一直是考得比較好的一科,加上有一種「自己讀乜都得」丶「讀乜都無所謂」的心態,就報了工程系。沒興趣其實也不怎麼大不了,讀得不過不失就是了,平平安安又三年啊,很快的。畢業後? 再說吧。

但問題是,作為一個九十後,在香港地沒有人生計劃丶不夠上進是有罪的,要被判刑的。我這樣怎麼跟一些好有passion,很enjoy讀工程,積極參與不同設計比賽,每天花時間研究機器的同儕比較? 根據達爾文定律,我是要在競爭中被淘汰的,即使不被淘汰,也好極有限。又聽聞「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則無所得矣」,想當個普通人也不容易啊。

要是沒有passion,怎能讀好一門學科/打好一份工? 沒有passion的我,充其量只能在中學做一部考試機器,先別說出來社會做事,即使在大學讀書,也很難讀得優秀。就算老闆不介意世上多一個做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循規蹈矩渾渾噩噩混口飯吃的機器,現在很少工作是不需要OT的,整天對著不喜歡的東西,自己也很難過人世,更遑論做得好。我先得喜歡那份工作,才會做得起勁,做得出色吧。

或許會有人說,passion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今天你感興趣,或者明天就不喜歡了,每天工作十多小時,多有passion也好,慢慢就會覺得悶的,就像不管你當初多愛一個人,對久了也會生厭吧。不過我想,passion也有層次的,淺層次的passion,是未清楚了解那個女生,睇落樣樣都好正,就去追求她,結果可能發現她根本不是你杯茶,那自然很快就無feel了,同樣,如果對那份工作認識不足,懷著「試吓先」的態度去嘗試,那就很可能會失望了。相反,要是你對那個女生的愛慕,是建立在對她的認識之上的話,那熱情就比較長久,這段關係也就比較穩固。如果沒思考清楚自己的興趣是什麼,也不很了解工作性質就去做那份工作,熱情就會被時月抹去,剩下空虛與蒼白了。深層次的passion,是對該工作有充份的了解,也知道自己想找尋什麼丶適合什麼。如果一個人對他的工作既有深層次的passion,而又夠勤力的話,那聽起來才有點希望。

從前的我,認為興趣和熱情不過是浮雲 ; 今天的我,認為有passion是打好一份工的必要條件。中學時候對自己讀的科目無甚興趣,也傾向讓事事順其自然,煮到嚟就食,於是只當一部只會考試的機械裝置,充其量只能考進大學,無論如何摸不著優秀兩個字的邊兒。自以為做什麼也可以,去不適合自己的領域撈,結果覺得很是郁悶。其實我從沒有認識自己,探索自己的內心,一番兜兜轉轉尋尋覓覓過後,才覺得應該多與文字打交道,而非數字。香港哲人李天命說,提著自己的風燈,照亮未知的旅途,這就叫做獨立思考。尋找自己定位的過程亦如是,那需要多跟自己對話,聆聽自己的心聲,也需要多作不同嘗試,找出最適合自己的事物。在此勉勵尚未找到方向的丶考完或即將考DSE的學生,要給自己找個定位並不容易,那需要時間,提著風燈,到哪天突然靈光一閃找到自己的路向。

(www.clarkhoward.com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2日 下午11: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國演員兼諧星Jason Manford:若抑鬱可以殺死羅賓威廉斯,世上最佳最風趣的人之一,那抑鬱隨時也會找上我們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