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ie網誌│學呢啲?玩嘢呀?

恐懼鳥網誌│一場前蘇聯的睡眠實驗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三)

2014-8-17 21:00
字體: A A A

(請先重溫:第一集第二集

到達醫院後,傷得最嚴重的實驗體被立即送到手術室。醫護人員企圖把那些外露的器官塞入胸腔內時,發現他的身體對鎮定劑已經完全免疫,手術根本無法進行。更加害怕的是,只要一為他泵入麻醉氣體,他便會勃然大怒,幾乎要把綁在他手臂上4尺闊的皮帶都撕開。最後,醫護人員決定一次過為他泵入遠超出正常份量的麻醉氣體。不一會兒,他閉上眼簾,心跳愈來愈慢。數分鐘,他便死去。

當法醫為他驗屍時,發現他血液的氧含量為正常人的3倍。更加詭異的是,他有9條骨被壓爆,而壓爆的原因是自己的肌肉太過強勁。

第二名接受手術是那個聲帶受損的實驗體。因為不能發出任何聲響,所以當醫護人員嘗試為他泵入麻醉氣體時,他只能大力搖頭。鑑於之前的經驗,其中一位醫護人員提議整個手術不用任何麻醉劑,縱使聽起來非常瘋狂,但其他醫生都無奈地接受,而且那個實驗體聽到後,非常高興地點頭。接下來整整6個小時,他們更換了實驗體變異的器官和修復受傷的皮膚。過程中,半點麻醉氣體也沒有用,但實驗體沒有呼喊半句,或半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甚至有護士說,每當她和實驗體對上視線時,都可以看到他的嘴角暴露的肌肉微微卷曲,向她擠上一抹猥瑣的笑容。

當手術完成時,所有醫護人員都鬆一口氣。但此時,實驗體卻努力掙扎,嘗試說話。醫生們以為他將要說出什麼驚人的秘密,便趕緊遞上紙和筆。誰料到,實驗體所寫的短訊,內容簡短而令人心寒,「繼續切吧 🙂 (Keep Cutting) 」。

既然沒有麻醉劑會使得手術更加順暢,那麼其他兩名實驗體都如法炮製。縱使在手術過程中,他們嘗試偷偷注入麻醉劑,但發現那些實驗體會歇斯底里地獰笑起來,反而有礙手術進行。而且,他們的身體很快就消化了所有麻醉劑,並立即企圖逃走。

當他們三個都手術完成後,被帶到隔離病房。研究員和軍人施展渾身解數,希望知道究竟實驗途中發生什麼事來。為什麼你們要自殘?為什麼你們要扯出自己的內臟?為什麼他們非要興奮劑不可?

面對種種問題,他們只有一個答覆「我一定要保持清醒」。

對於如何處理那些實驗體,研究人員和軍人看法未能一致。那些研究人員對於實驗結果非常憤怒,認為實驗已經失敗,他們必須把那些怪物殺死。但軍方的高層,一名前情報人員,從他們身上看到機遇,並想看看如果把他們帶回密室,會發生什麼事來? 縱使所有研究人員極力反對,但在槍桿子下最終都屈服。

當3個實驗體聽到可以回到密室,他們高興得停止掙扎和叫喊了。在準備把他們放回密室的過程中,他們3個被監禁在一間病房並接駁住EEG Monitor(腦電波監測器)。明顯地,因為不明原因,他們3個都極力地讓自己保持清醒。其中一個不斷大聲哼唱。啞子則在床上不斷扭動,左右左右地伸展被皮帶綑綁了的小腿,總之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最後一個則堅持不讓自己的頭放到枕頭,眼睛不停眨動。

那個不讓頭放下來的實驗體是第一個出現腦波異常。縱使大部份時間,他的腦波都呈正常的波浪形,但有時候會突然變成直線,持續數十秒後,又再回復正常。就好像他不斷死亡,之後又復活過來。當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留意腦電波讀數時,其中一名悶得發慌的護士剛好抬起頭,看到那名實驗體終於抵受不住睡魔的呼喚,閉上眼睛,砰一聲躺在枕頭上。就在那一刻,他的腦波立刻轉成深層睡眠。再下一刻,腦波變成水平的直線,心臟都同時停止跳動。

旁邊剩餘的實驗者嚇得失控地尖叫,哭喊著要立即注射興奮劑。此時,他的腦電波開始和剛死去的實驗體一樣,變得一時正常一時平坦。那名軍方高層見狀不妙,便命令立即把剩下來的實驗體送回密室,並指著剛才反對他的3名研究員,要他們都被鎖在那兒。

其中一名研究員危急之下,拔出藏在腰間的手槍,迅速地朝軍官的眉心射了兩槍。再立即轉身向那個啞巴實驗體連開兩槍,血紅的腦漿應聲四濺灑出,為白色的牆壁染上緋紅。

在場所有醫護人員都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呆若木雞。那名男子不敢怠慢,把槍指著最後的實驗體。「你他媽的究竟是什麼來?」他聲嘶力竭地問,「我一定要知道」。

那剩下來的實驗體笑了,一抹邪惡得可以讓人永世難忘的獰笑。

「為什麼那麼容易就忘掉了我?」它的語氣好溫柔,溫柔得像大人聽到無知的小孩說錯話的語氣「我們就是你,你就是我們。我們是你埋藏在心裡最深處的瘋狂,是你潛藏的獸性。我們每一刻,每一秒都希望獲得自由。我們每晚都躲藏在你的床下,希望可以得到重視。當你魂歸天國時,我們則和你一樣變得永遠沉默,不能再跟著你。」

那名研究員沉默半晌,果斷地扣下板機,子彈快速穿過實驗體的頭顱。腦波顯示器快速跳動了一下之後,回歸平伏。那個實驗體臨斷氣前最後一句是「差…不多…自由…」

(完)

(恐懼鳥 譯)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7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灣情人橋重啟 走完就能「天長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