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強國人去得最多的地方

范析852│曾偉雄疑不知反佔中為何物 「自然論」實誤導全港市民

2014-8-14 07:26
字體: A A A

早已明言自己「不是按良心辦事」的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開腔回應有不少警務人員響應「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早前發起的「反佔中」簽名行動,對於休班警員可否簽名反佔中及參加反佔中大遊行,曾偉雄以「警員也是公民,有權利表達意見」來作擋箭牌,指如果警員在工餘時間「簽名支持一啲反對違法行為嘅,咁我覺得亦都冇話違反任何嘅規定」,更振振有詞稱警員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係好自然的事」。

而其實,曾偉雄身為香港警隊「一哥」,同時肩負萬一佔中發生,需要帶領警隊「嚴正執法」處理佔中人士的重任,卻原來沒有理解及留意連日來社會的爭議聲音,甚至有不知反佔中簽名為何物之嫌,以至對警員可否在工餘時簽名反佔中大開綠燈的同時,反而突顯了警員反對佔中,其實是毫無理據可言。

事實上,本報昨日在〈新聞短打│曾偉雄:警員簽名反佔中好自然、無違例〉一文中已經作出分析,提出反佔中簽名根本不只是一個「反對違法行為」的活動,因為反佔中簽名的表格上載列之四大宣言,是「我反對暴力,我反對佔中,我支持香港和平,我支持香港普選」,其實都跟「違法行為」沾不上關係。

須知道,暴力絕不代表是違法,而反對佔中因為「我反對佔中」,就顯示出有嚴重邏輯問題;至於支持香港普選,就明顯涉及政治性質,實屬警務人員不能表態的範疇。

曾偉雄稱警員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係好自然的事」,雖然其實有商榷餘地,但最少一般市民是可以接受的;然而「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其實不等同「反對佔中」或「向佔中說不」,更絕不等同在反佔中大聯盟的表格上簽名呢! 而且,當表格載列了四大宣言時,而警員又在上面簽名表態確認,都「肯肯定」是反映簽名者是「認同」有關的宣言。

由此路進,警員如果是「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那他在是否可以於反佔中大聯盟的表格簽名這問題上,其實是絕對沒有「中間地帶」的,因為大聯盟的宣言,根本不是要「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警員也因此失去了唯一可以簽名的理據。

不過,雖然整場反佔中簽名由上月下旬啟動,至今已經過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但曾偉雄卻連大聯盟的基本原則也搞錯,仍胡里胡塗以為聯盟的簽名是「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以至因此發放休班警員可以簽名的訊息,恐怕是有嚴重失職之嫌,同時也誤導了全香港市民。作為統領全港逾三萬名警務人員的最高負責人,卻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市民對警察還可以有信心嗎?

曾偉雄搞錯原則再發出誤導訊息,而其實就算警員是想向違法行為表示不認同,也不會是件「好自然的事」,皆因警務人員無論是當值還是休班,都受《警察通例》的管制及規範。

根據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本報的查詢,就指根據《警察通例》第6-01章34段,警務人員應經常避免參與: (a) 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或 (b) 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

當中白紙黑字指出,警員要經常避免參與的活動,有著兩大條件,包括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以及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而警方簽名表態自己反佔中,就足以令市民誤會對方,在執行職務時的公正性。 而根據《警察通例》的字眼,所說的更是「令市民誤會」,而不是有關警員真的沒有公正執行職務,故此警員簽名是否有違《警察通例》,答案已非常清晰,以至根本不用糾纏於,究竟簽名反佔中是否屬政治活動,警方是否有受保護的表達自由,等等。

餘下的問題是,由於簽名的警員是休班的,不會身穿制服現身,故不易被認出,故此,就算市民認為及有懷疑時,要作出的投訴其實幾近「天方夜譚」,換言之,曾偉雄現時猶如讓全港警察,可以公然無視自己應嚴加恪守的《警察通例》,由曾偉雄一手造成的警隊禮崩樂壞,還可以有更甚的情況嗎?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4日 上午7: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八九逆轉香港命運 六四改變二君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