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Vision之《明哥諸點》又有塌樹壓死人, 究竟人類點先願從錯誤中汲取教訓?胎兒生死搏鬥中,大家一同為BB祝福加油!

8仔筆記│香港民主倒退鐵證 至今不及95政改

2014-8-15 02:26
字體: A A A

末代港督彭定康曾被港澳辦主任魯平稱為「千古罪人」。他任內推行「新九組」方案,將1995年最後一次立法局選舉的9個新增功能界別,多年來都被中方及親北京陣營,列為拆毀「直通車」的「罪魁禍手」。可是,要是他沒有推行這個「三違反」方案,香港的民主路又會怎樣走到今天?

1992年10月,彭定康發表上任後的首份《施政報告》,當中提出行政立法兩局分家,立法局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並將功能界別增至30席,大幅擴大原有21個功能界別議席的選民基礎,而新增的9個功能界別議席,則實行類近直選的制度,亦即後來宣傳品和廣告所稱的「在職人士多一票,各行各業有代表」(口號的短版為「在職多一票,各行有代表」,用於電視宣傳片)。

在有線新聞台《前途解密30後》節目的訪問中,當年是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周南批評,彭定康是從「民主」入手,挑戰中國的主權,想在1997年之後,搞一個繼續由英國控制的立法會和特區政府,「所以這是涉及主權問題,我們一點也軟不得」。

其實,即使到2014年,周南幾代之後的繼任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仍指出普選影響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8仔特意翻查過1992年的《施政報告》。

彭定康提出1995年立法局選舉的方案,其實與《基本法》附件2就第一屆立法會如何組成的規定大致符合,包括地方直選佔20席、功能界別30席、選委會10席,都與附件2一致。中、英兩國的差異,並非立法局如何構成,而是在於用什麼方法去選出這3類議員。

那麼,彭定康認為立法局議員應如何選出?

正如先前提到,「新九組」就是「在職人士多一票」,所有未有包括在任何一個舊有界别而又在職的選民,都會按其從事的行業,成為「新九組」其中一組的選民。此外,舊有界別大幅擴大選民基礎,例如公司票被取消,所有公司董事都有票。至於選委會,則由全體民選區議員組成。

一切,有限期限不足兩年:隨着中方「另起爐灶」成立臨立會,1995年9月選舉產生的末代立法局到1997年6月30日便成為歷史。臨立會亦「撥亂反正」,把1998年首屆立法局的選舉辦法,回復至彭定康之前的安排,多數功能界別回復為小圈子,「新九組」以小圈子的新界別取代,選委會亦以小圈子方式產生。

公共事務顧問、曾是民主黨中委的盧子健上星期三曾在《明報》撰文,就直指,北京宣傳機器指現時香港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是荒謬的說法。他寫道,回歸以來,香港政制的民主程度如果不是倒退,頂多是並無寸進。他並指出,201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顯示,選委會內親北京的成員並沒有自由選擇。

至於立法機關的選舉,盧子健更形容是「民主倒退」。他指出,最後一屆立法局60 名議員中,20人是以公民提名、所有選民有權投票的普選形式產生,差不多19人由選委會及「新九組」產生,提名權有所限制,但選民基礎幾乎是所有合資格選民。「至於餘下來的21名傳統功能組別議員,其選民基礎亦比現時大。」

從此角度看來,相信不用8仔畫出腸,大家都可以理解得到,為什麼末代立法局的組成,會被中方批評為「三違反」(不過8仔還要補上一筆:1995年末代立法局的地方直選,採取的是單議席單票制,1998年首屆立法會卻改成比例代表制,並且更採用對大黨至為不利的黑爾基數最大餘額法)。

卻其實,當年彭定康方案並非最民主的方案。時為獨立議員的劉慧卿,就對彭定康方案提出私人草案予以修訂,將全數60席改為地方直選。最終,「九五直選」卻在匯點的棄權之下,僅以一票之差未獲通過。

就是因為彭定康,末代立法局過渡成為第一屆特區立法會的「直通車」,被中方拆毀。而與此同時,原先曾探討過,在過渡期最後階段由英方委出一名副總督,再讓此人過渡成為首任特區行政長官的安排,自然亦從此消失,「冇提就等於唔存在」。

彭定康究竟對香港的民主進程帶來建設還是破壞,歷史自有公論。不過,香港人總算都親歷過一次尚且算是民主一點點的選舉,不至紙上談兵、依書直說。

就算直至今天,每當大家討論香港未來政制,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始終是一個座標。

1993年至97年間擔任彭定康副手布政司的陳方安生就在節目中指出,彭定康的方案,至少能夠在未回歸前讓香港人第一次嘗試到某程度的民主,為我們將來爭取民主、爭取普選、保留我們的生活方式和一切人權自由,有很大作用,「起碼給我們有機會去嘗試,而且讓市民對將來爭取民主更加有信心」。

(原圖為政府宣傳片畫面截圖)   .   .  .

延伸閱讀

  • 沒有佔中又如何? (盧子健,明報,2014年8月6日)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5日 上午2: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新強:一直以來我都保持好低調,呢一次對律師會來講,唔會有任何贏定輸,我哋一定要維持律師會的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