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周融視新聞自由如無物 記協實應作嚴詞譴責

王有光網誌│《暴雨驕陽》Robin Williams的第一堂課

2014-8-15 23:16
字體: A A A

Carpe diem. Seize the day.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

Robin Williams 離世,我腦海中反覆想起這句《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的名句,想起一位自稱 O Captain My Captain的老師,在新學期第一課領學生走到櫥窗前看早已往生的學長相片。人終有一死,總得在生前找到內心呼聲,過與眾不同的人生。

《暴雨驕陽》最令人嚮往的,當然是Robin William飾演的反傳統老師John Keating,在非常傳統的中學任教,實踐他那浪漫的教學理想。

Keating 實踐一種以學生自我發現為本、老師個人魅力為輔的教學模式,教科書或範本僅供參考,離地扮高深的部份可以撕掉不理,因為大師的學說遠不及學生一篇即興詩作重要,學生從創作中突破自己的性格盲點才是最關鍵的學習歷程。學習多角度思考不是透過引經據典講定義,而是輪流站在教師桌上看風景。學習自我發現不是透過閱讀範本文章,而是走在庭院間自由踱步,尋找自己的節奏。如果教育是指課堂後二十年、五十年仍留在學生腦海中的事,那必然是做人的態度,技巧或知識充其量只是學習做人態度的載體,最重要的還是學生自行探索,還有令人畢生難忘的思想啟蒙。

在浪漫的教學方法背後,電影更大的命題是叛逆和從眾。表面上,Keating沒有叫學生去反社會反政府,就只是鼓勵學生找出自己的心聲,為世界貢獻自己的詩篇。但與此同時,Keating在挑動著子從父命、學生服從老師的固有權力關係。傳統保守的精英家長把學生送到這類學校無非是希望把自己的社經地位複製到子女身上,而學校為了賺取家長的學費,也以傳統、紀律、榮譽、卓越作為校訓和教學目標,兩者合力建構「和諧社會」。Keating為學生帶來的個人主義和批判思考十分明顯是與傳統、紀律相違背。雖然他也談榮譽也談卓越,但他的定義是自我實現,傳統精英家長和學校定義的是錢途和前途。由此路進,Keating肯定會被社會主流視為「激進」、「搞事」、「不懂規矩」,因而不配為人師表。

Keating為一群男孩帶來思想激流,電影借幾位學生的回應來特出不同人如何在叛逆和從眾之間取捨。其中一位學生Neil 想當一位舞台劇演員,而不是父親期望的醫生,他希望跳出如魔咒一般的「成功方程式」-讀書、考試、畢業、上大學、成為專業人士、賺錢、結婚、生仔,然後要求子女做同一樣的事。他爭取的不只是職業自由,更是擺脫家庭母對自己的絕對控制,擺脫社會強加自己的價值取向。手槍「砰」一聲,Neil 以死明志,Neil和Keating分別以生命和事業作為「叛逆」的代價。

蝴蝶效應。Robin Williams 主演的《暴雨驕陽》影響著一位前輩加入青年工作,然後前輩介紹我看《暴雨驕陽》,也令我畢業後選擇走入校園工作。曾經有位會計系畢業生跟我分享他的困惑,他父母希望他入Big Four,而他最想環遊世界,希望做空少或導遊,我便跟他說了Neil 的故事,覆述了Keating 的回覆:

“Then you’re acting for him, too. You’re playing the part of the dutiful son. Now, I know this sounds impossible, but you have to talk to him. ”
“The powerful play goes on, and you can contribute a verse. What will your verse be?”

當然也有告訴我的學生那兩位主角的下場。叛逆分很多程度,跟從父母意願和依從個人主見之間有很大的空間,但最起碼一定要讓父母知道自己的想法。如果世界是一家大型唱片店,最起碼要往架子上放一隻代表自己的唱片。「之不過,出唔成精選碟,咪出住單曲先囉!未出到單曲,放隻Demo上網先囉!」

Robin Williams 自殺離世,Neil 結束生命的槍聲彷彿在我耳邊響起。有人說笑匠往往是抑鬱症的常客,因為習慣了在眾人面前笑,便不習慣和別人分享哀傷,而情緒就往心底推,直至再也盛不下去。O Captain My Captain ,我想起你的第一堂課,Carpe Die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5日 下午11: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兆彬網誌│世事都被《LUCY》看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