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中共應該最怕這類香港人

夏瑋騏網誌│簡易英語

2014-8-16 11:33
字體: A A A

想學好英語,最緊要依法辦事。

當然,以往不少人都會極力推薦近代經典著作《英語寫作指南》(The Elements of Style),那是美式「淺顯英語」(plain English)的權威。不過,講到近年再受重視的英式「女皇英語」(The Queen’s English),除歐威爾(George Orwell)那篇《政治與英語》(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之外,又好像未有讀本可供參考。

話雖如此,我卻遇上一本初於1948年出版的《簡易英語》(Plain Words)。此書由當時的英國資深公務員高爾斯爵士(Sir Ernest Gowers)所寫,最近由他的曾孫女修訂後再行出版。起初《簡易英語》的問世,在於他的寫作能力尤其優秀,如是財政部即邀請他將心得寫下再行傳閱,教授一般公務員撰著公文的技巧。

是以書中所涉例子,大多均為高爾斯爵士從政府公文當中,經過日積月累的資料搜集,從而歸納出連串公務員經常觸犯的語病。跟本文起首提及的英語專著一樣,《簡易英語》亦都特別強調,讀者切忌使用冗贅句子及苦澀難明的詞彙。鑒於公文本屬大眾可以容易理解文章,它的處理手法亦應該簡單直接,方為上策。

與此同時,高爾斯爵士在字裏行間提出建議--要學的不單是詞彙上的應用與分野,還有其背後代表的社會語言學。如此這般,他鼓勵官僚體系的通訊一切從簡,例如戰前政府素有各式「正確」規格跟從,正是導致英語僵化的前提。為此,高爾斯爵士覺得身處戰後英國,實際上民眾並非想要此種「之乎者也」。

換句話說,就是行文用語要做到輕鬆之餘,也要乎合友善的原則;盡量不要附帶「至高無上」的觀感,也要履行自己是公僕的責任。他引述福勒兄弟(Fowler brothers)的《英皇英語》(The King’s English)重申:「任何想做作家的人都要受過歷練;在文章成為佳作之前,應該直接、精要、簡短、有力、透徹。」

此例一開,馬上成為官樣文章及書信往來的楷模。可是,曾經又有保守意見認為,如斯講法形同「激進勢力」,旨在於鼓吹目無尊長、製造內耗,仿如今天「兩制以一國為先」之稱,在那仍屬階級森嚴的年代,無不相當具革命意味。無論如何,此說不多不少亦可反映,其實社會變遷與語文進化是相輔相承的。

這樣一來,我便想起英國首相邱吉爾曾經狠批,社會發達正是讓人英語能力日益萎靡的主因。他這樣說:「在英國,書信寄出之後,通常幾日內就收到回音,從而書信變得短促生硬,流於『電報化』。百年前書信寫作是門藝術。那些年,基於交通不便,派遞又經常延誤,要寫出好的英語,就要在風格、拼寫及避免俚語方面下功夫。因此,你可能較喜歡現今的快速通訊,但你很難會講,現代風格是種進步。」

這亦是高爾斯爵士撰下《簡易英語》的緣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6日 上午11: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筆記│「一國兩制」已變,還是沒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