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鳥網誌│一場前蘇聯的睡眠實驗 The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二)

新聞短打│郭琳廣忽略小數示威者訴求 大讚警方非常專業

2014-8-16 21:00
字體: A A A

監警會主席郭琳廣今日在港台節目《香港家書》談到監警會的工作以及警民關係。他在節目中表示,大部份市民都支持、認同和滿意警方維持治安及執法的工作,而香港的治安良好,大家應該珍惜香港一直以來和平融洽的社會氣氛。

郭琳廣又指,大部份示威遊行活動都能夠有秩序及和平地進行,但因為發生衝突的部份往往較矚目,被傳媒廣泛報道,「結果便營造出警民關係緊張的印象」。他在節目中又讚賞前線警員在處理遊行的過程時非常專業,「處變不驚地應付突發情況,確保遊行的秩序和參與者的安全」。

平情而論,雖然郭琳廣也有讚賞遊行人士和平理性,但整個節目其實都把警隊形容得相當正面,傾向諒解警員的難處,很令人覺得他有為警察辯護的感覺。然而,監警會是一個監察警方處理調查的程序、工作常規的獨立組織,身為主席的郭琳廣也是監察者的角色,又何必走出來為警隊說項?

事實上,郭琳廣不斷強調大部分市民認同警方、大部分遊行順利舉行,其實也是意義不大。皆因投訴警方的個案從來都佔少數,例如50萬名市民上街遊行,投訴的人當然可能只得幾十人,但監警會的責任,正正就是要確保警方處理這幾十個投訴時公平公正,以切實保障那一小撮投訴者的權益。所以,郭琳廣應該著眼於投訴個案有否增加,性質有無變得嚴重,而不是看投訴者在香港人口所佔的比例。

另外,郭琳廣在節目中說,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學生為首的抗爭活動頗為活躍,「我當時在澳洲讀大學,亦曾參與校園內的罷課。當年的經驗讓我體會到和平表達意見的重要,而改變事情往往需要時間和耐性」。祁皚敢問,罷課算是一種「和平表達意見」的方法嗎?為何罷課的經驗,會令他感到「和平表達意見」的重要?

(撰文:祁皚)(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6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 | 范徐麗泰「單打」梁特高姿態反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