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佔中大遊行│大聯盟:初步估計19.3萬人遊行 較警方數字多逾七成

Natalie網誌│學呢啲?玩嘢呀?

2014-8-17 21:03
字體: A A A

恕我愚昧,未深入接觸傳統印度農村的村民前,我以為選擇不出城市打工,留在村內生活的村民,都是因為不喜歡城市的發展生活模式,而選擇在城市以外追尋自己喜愛的生活。特別對香港人來說,擁有這選擇權,確是莫大的福氣。

但原來,經過多次的閒談,他們內心卻充斥著矛盾。內心明明喜歡現在的生活,卻被「鄉下人無知沒成就」的標籤所煩惱;內心明明不喜歡在城市生活,同時又有種將被淘汰的恐懼。對此我感到有點意外,是什麼力量凝造出眼前這些壓力和恐懼,同時擁有如此高的滲透性。

在閒談中,他們說仍然想到城市工作,賺幾年錢再回來農村過生活。問及你希望子女日後做什麼?他們說當然是出城打工。然後再補上一句,就算去哪都希望子女能學好農耕捉魚等技巧,他日回流也好生活。事實上我所接觸的人,不說曼谷,很多人都曾到過韓國德國以色列不同國家打工,只是最後內心不滿足,就回來了。「這裡呀,什麼都沒有,人,同埋農地囉!」村民笑說。對,回來的道理不多,就是社區生活和大自然。什麼是好生活他們早用行動選擇了,對不?

另外,起初他們懷疑我們是慈善機構派來的義工(對他們來說這最make sense),當發現我們不是來捉錯處教他們應怎樣怎樣生活,反過來是來學習時,他們的反應是「吓?唔係呀嘛?學呢啲?」,有些更直率的叔叔即時耍手擰頭,一副「嘥氣啦,玩嘢」的樣子。面對他們的反應,真是千言萬語如何說起。唯有簡短的說,「嗯…. 聽上來很荒謬。但我廿四歲時才第一次看見白菜的菜根,上星期才學會造肥料。我是城市人,但 human-being(人類)我自不敢當呀」。聽罷,他們「哦…」了一聲,似懂非懂,反正話題不有趣。哈哈!

城市與農村不平等,不在於物質,不止於收入,在於身份地位和那份自我認同感。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7日 下午9: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恐懼鳥網誌│一場前蘇聯的睡眠實驗 Russian Sleep Experiment(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