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案今日重點 | 郭炳聯:政府更需要地產商

姚啟榮網誌│天注定

2014-8-18 23:45
字體: A A A

我很少在悉尼到電影院看電影。但在電影租賃網站上看到一套國內的電影叫做A Touch of Sin,看不清楚它的中文名稱,就預訂看 。幾天後電影光碟送來了,原來就是賈樟柯的電影《天注定》。本來就想趁下次回港之便,看看有沒有電影光碟出售。現在不用等待,立刻就看到了,實在是意外的驚喜。

賈樟柯的電影是好得沒話説,只可惜很難在悉尼看得到。上次看的《二十四城記》是半紀錄半劇情片,陳冲職業演員的身份好像有點爭議。但我反而欣賞在真實和虛擬之間那種有趣的關係。再上一次看的劇情片《三峽好人》,原來已是2006年的作品了。

從BBC中文網2013年10月的專訪中,賈樟柯提到《天注定》是以中國近年發生的事件:胡文海案、周克華案、鄧玉嬌案和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為基礎,用四個人的遭遇通過電影的處理去看社會轉變中暴力的問題,嘗試瞭解暴力的根源在哪裡,理解個人處身其中,受到什麼的影響。

電影可以是但不定是一個辯論或者宣言。許多電影拍得好的地方是它有特別的敘事方式讓我們思考,而不是總是聽到主角或角色直接的用對話,説一番大道理,跳出來下一個結論。

我欣賞《天注定》的開頭。先特寫姜武飾演的(胡文海案)騎在電單車停在公路旁,一個番茄在他手中拋上拋下。旁邊是一宗交通意外:一輛翻側的貨車,運載的番茄散滿一地。接著王寶強飾演的(周克華案)在京劇的音樂背景中騎著電單車在山間遇見攔截搶掠的三個劫匪,二話不説就從衣服中掏出手槍就他們逐一打死了再趕路。在途中遇見了翻側的貨車,經過了姜武飾演的面前。然後幾個像是公安的人走近看看躺在地上覆蓋著布的屍體。接著一聲爆炸,第一個故事就由此開始。

《天注定》到處有隱喻,藉此對照人間的處境:人生的命運不由自己操控,就像電影中出現的綁着的猴子和車子上的一羣待宰的牛。第一個故事中路邊的馬經常給主人狠狠鞕打,最後主人給姜武飾演的一槍打死。馬從此自由了,殺人者卻安然等候公安的到來。趙濤飾演的(鄧玉嬌案)趕路中途遇見一條蛇,轉眼之間躲到路邊的樹叢裡,彷彿最自由;手刃侮辱她的人之後,滿手鮮血走在路上,卻看見一頭黃牛悠然在面前走過。電影的名稱《天注定》,是否就是這種暗示?

和平是否必然,暴力可否避免?喬姆斯基(Noam Chomsky)説得好:有權勢的人只曉得做一件事,就是暴力。細看之下,生活中的暴力原本是有可能避免的,但每個人在環境壓迫之下,反應大有不同。英文片名 A Touch of Sin,好像有意向胡金銓的經典電影《俠女》(英文片名A Touch of Zen)致敬。但賈樟柯的現代俠士則處處受到欺凌,好像有點諷刺。姜武飾演的最像古代的俠客,攜槍瀟灑的殺了貪官汚吏和譏笑他的人,最後他卻坐在車廂中等待法律的制裁。趙濤飾演的第三故事中的澡堂知客,尊嚴受到挑戰,給人狠狠掌刮,憤而用刀保護自己避免進一步受到侮辱。然後逃跑到黑夜中的路上,顫抖的向電話的另一端説我殺了人。

《天注定》的最後一個俠士就是羅藍山飾演的想救自己心愛的人離開出賣肉體的生活。對方對他説,我還有個孩子,你介意嗎?幻想破滅了,他在東莞台資的工廠中工作。工廠的生活刻板枯燥,可是鄉間的母親對他的現況毫不了解,又經常給惡霸欺負,最後他執起地上的工具,殺不了人,就從宿舍跳下去。

電影中的四個地方背景:山西、重慶、湖北、東莞,涵蓋了大江南北。其實電影中也穿插了其他社會的現況和新聞事件(例如溫州高鐵追撞事故),也是別有意思的。電影的結尾,趙濤飾演的給釋放了來到山西找工作,正好碰上空地上民眾觀賞折子戲《蘇三起解》。衙堂上的判官向蘇三連續追問:你可知罪?鏡頭一轉,台下民眾一臉茫然。這樣恐怕是回應了英文片名A Touch of Sin。對善惡一無所知,也是一種罪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8日 下午1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淺析《N+N》:人與物的N個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