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We want universal suffrage, but not at any cost. (我們想要普選,但不是不惜代價。)

讀者投稿|反共的兩大利器

2014-8-18 22:08
字體: A A A

“因為中國的經濟成功,也足以證明它政治上的成功;
因為中國注定要領導未來,所以它此刻的行動都是正確的。”
許知遠《極權的誘惑》

這樣的邏輯,一聽就覺得荒謬。不過確確實實地存在很多人的心中 – 你看,中國經濟遠超所謂民主國家。民主自由只會導致施政混亂,再者中國情況特殊,國際經驗不適合,還是一黨較有效率。一個GDP數字,把共產黨整套獨裁施政都justified了。

其實稍具分析力的人都可以拆解這謬論。首先所謂經濟情況的定義已經非常含糊,GDP增長快但分配嚴重不均地落到貪官國企上,算不算“超越”?把“多元”和“混亂”畫上等號。“效率”一詞有“效果”和“速率”兩個含義,一黨無疑施政快速,但沒有反對聲音制衡,能否保證長期有效?中國情況特殊,試問哪一個國家不是“特殊”的呢?小朋友跟媽媽說自己身體“特殊”所以不需要吃水果;男朋友比別的男人“特殊”,所以就算出軌也是可以的,想想就知不知所謂。再推後一萬步,就算經濟有效,是否可以補償其他方面的不公義呢?1%的GDP與一個劉曉波,呢個重要,如何衡量?

講了一大堆,就是要說,反共的第一個利器,就是“邏輯思考”。

即使稍具邏輯思考力的人,在中國也會被一浪的“實用主義”所淹沒。只要繼續有工開(經濟能否長期增長還是成疑),有飯吃(地溝油煮的),週末有電影看(被嚴格河蟹的),政治從來是與我無關的。

原因來自對單純物質的強烈追求。所以反共的第二個利器,是文化。

自由是文化發展的必然基石,沒有自由想像發揮的機會,免於審查的制度,文化藝術只會困於極度狹窄和表面的空間 – 文化,必然是由下而上的體現,是對極權政權的致命抗訴。不過,除此之外,文化還有更深的意義。

“人本是散落的珠子,隨地亂滾,文化就是那根柔弱又強韌的細絲,將珠子串起來成為社會。而公民社會,因為不倚賴皇權或神權來堅固它的底座,因此文化便是公民社會最重要的粘合劑。”
龍應台《文化是什麼?》

文化是把人們從純粹的物質生活中帶出來的重要橋樑,讓人重新思考自己和社會的關係,明白人除了“自己”這個身份之外,還是“社會的一員”。那麼,每一個決定就不會只限於滿足自己的需要。共產黨鼓吹物資消費娛樂,不過是要人在疲於奔命的生活當中忘記自己同時作為公民的責任,甚至放棄心中固有的信念。

邏輯和文化,一冷一熱,一剛一柔。雖然未必能夠一下子把共產黨推倒,但可以肯定能把看似堅固的螺絲鬆開。亡共之日,指日可待。

“正確的思維方法,就像荒夜裏的一盞風燈。
提著自己的風燈,照亮未知的旅途,這就叫做獨立思考。”
李天命

(撰文:文風)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18日 下午10: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國老兵嗜酒如命 打造至愛威士忌酒瓶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