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震東被捕後第一「罰」 中國KFC終止其代言

范析852│周融搬龍門跟派錢割蓆 變相親手推翻反佔中理據

2014-8-20 07:28
字體: A A A

聲稱有25萬人參加的「817反佔中大遊行」終於被宣布「圓滿結束」,同時也意味為時一個月的反佔中簽名運動,亦會告一段落。

這場由親中與建制派全城總動員的行動,說穿了,其實是以「群眾鬥群眾」為手段來推行的「運動群眾」,最後留給大家的印象,卻是遊行路線上疏落的場面,以及傳媒揭發多宗派錢遊行個案,當然,還有由維園至遮打道,路上滿布垃圾的滿目瘡痍。

反佔中大遊行是自曝其醜

關於變成了「垃圾大遊行」,大聯盟至今未有作任何回應及處理,整個大聯盟及相關群眾公民質素之低,實已表露無遺;關於遊行路線上疏落的場面,大聯盟就發放「快進」的影片,再不斷強調遊行人數「好多好多」,又指七一遊行需要行到天黑,全因有人堵塞。但七一遊行同樣有人拍下短片,單是維園的球場,當天人流已填滿了多次,只勉強填滿了一次的「817大遊行」,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一比?更何況,就算七一遊行真的行得慢,但人龍足以填滿中環至維園全條馬路,從高處看是密麻麻的人頭,反佔中大遊行期間,卻多次出現數百米空無一人的場面,反佔中大聯盟是想再一次自暴其醜吧!而遊行人數多與少,絕不是大聯盟自吹自擂就有公信力的呢!

至於「重中之重」的派錢遊行問題,大聯盟召集人之一的吳秋北,周一時聲稱引述香港青年會,指控有線的「踢爆」報道是「移花接木」,惟周融昨早出席商台的節目時,卻否認大聯盟指控有線造假,只把責任盡數推卸至香港青年會。

而其他多間傳媒報道的派錢個案,周融繼續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作調查,同時跟各團體撇清關係,以大聯盟「唔係ICAC、唔係警方或法官」為理由,指大聯盟沒有辦法,「傳媒搵到出來,係好事來喎,我覺得有個好大的阻嚇作用;我係大聯盟,我哋所做的嘢,就係建築一個平台,係參加架啫,其實我哋同每一個行嘅人呢,冇一個合約開係架,老實講,我哋唯一有少少挐掕,就係佢哋叫聯署團體,因為佢聯署咗係我哋度,咁我哋叫做有啲挐掕嘅問題」,故要留待有關團體自行交代。

派錢團體負責人實為遊行籌委

不過,周融這番說話,卻其實是在混淆視聽。因為派錢遊行的團體跟大聯盟之間的「挐掕」,又豈止單是「聯署團體」如此簡單?

《852郵報》在之前另一篇分析文章〈817大遊行淪「淘金之旅」 有圖有真相周融稱證據薄〉中,就指出涉及派錢的團體,包括深圳社團總會及香港廣西社團總會,兩個會的會長梁滿林與鄧清河,本身均是817大遊行的副總指揮之一,而這個「副總指揮」之名,同時正是遊行的籌備委員會成員,故此兩人皆是817反佔中遊行的籌備人及負責人,至於另一有份派錢的河源社團總會,首席會長簡松年更是817遊行籌委會的秘書長,周融卻把以上關係淡化為「聯署團體」,再稱是「唯一有少少挐掕」,其實是公然誤導公眾。

更甚的,是周融事前「口響」,但現時態度卻一百八十度大變,曾經信誓旦旦稱的「嚴查」,最終卻變成公然敷衍。

周融食言曾稱「必定調查」派錢

時為本月4日,大聯盟舉行記者會,公布大遊行當天的安排,會上以發言人身份開腔的周融,重申大聯盟不接受有團體以金錢補貼的形式要求市民參加遊行,又呼籲市民若有發現,可向大聯盟投訴,「大聯盟必定調查」,但當天的「必定調查」,卻驟變成「不作調查」了。

順帶一提,周融前言不對後語及空頭支票的例子還有許多,包括曾表示「自己過去曾在廉署工作,要找到退休警員及廉署人員協助調查絕不困難」,今天就變成「我哋唔係ICAC、唔係警方」;又指大聯盟特意邀請八個主要統計的機構團體,希望可在當日就遊行人數作統計,結果理大公共政策研究所與中大亞太研究所皆未有數據,而大聯盟更反過來要統計機構交代為何人數少。還有周融指不接受拿其他示威標語的市民參與遊行,既然如此,諷刺泛民議員收取黎智英捐款,以及工聯會的反拉布標語,又是何物呢?

掟蛋打架事件大聯盟不需負責

有人派錢遊行證據確鑿,大聯盟拒絕跟進調查,自然令人更進一步質疑遊行數字及大聯盟的公信力,於是周融開始「搬龍門」,同時再進一步跟派錢的團體割蓆,稱「咁如果佢聯署咗佢去參加的時候,佢哋係做咗啲我哋覺得佢唔啱嘅嘢的時候,我哋最多可以做的呢,就係話,我剔除你,你參加咗,我唔當你有喺度,咁呢個就係最大的道德譴責」。然後他再舉出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一個人去行,到時佢突然間打架,或者做咗啲唔應該做嘅嘢,例如佢掟蛋,掟到個madam,咁我覺得唔可能每事都係我哋孭咗佢。」

簡單一句「我覺得唔可能每事都係我哋孭咗佢」,周融就把大聯盟發起遊行時有人施以暴力的行為撇清,問題是,當涉及佔中,周融卻用上另一標準,真人示範「律佔中以嚴,律大聯盟以寬」。

佔中有黑羊三子卻要承擔

本月5日,周融在電台節目中大談反佔中大聯盟發起的遊行主題是宣揚「反暴力」(結果現時就最少有兩宗暴力事件發生,大聯盟大可考慮反自己),而對於佔中三子一直強調佔中運動和平理性,周融此時就解釋,留守遮打道的人士很克制,但無人能擔保將來的佔中活動不會出現「黑羊」暴力分子,更認為佔中三子沒有能力控制這些暴力人士。

然而,如果按周融的說法,如果「唔可能每事都係我哋孭左佢」,那為何佔中若然出現「黑羊」暴力分子時,卻又要佔中運動「孭左佢」?而如果這些「黑羊」暴力分子,跟817遊行的暴力分子一樣,都跟大會無關時,那大聯盟所謂「反對暴力」來「反對佔中」之理據,豈不即時變得蕩然無存嗎?

更何況,參與佔中的人士,都需要簽署承諾書,而假如使用了暴力,他們更會被剔出名單,不單跟大聯盟處理方法相若,甚至可能更勝一籌。而如果周融振振有詞稱這個已是最大的道德譴責,相反佔中還會有警方執法,換言之,佔中運動不是更萬無一失嗎?周融這一番話,恐怕是親手撕下反佔中大聯盟最後一塊的遮醜布,也反映當謊言不斷時,最終開首的謊言,便會被自己後來的謊言揭穿。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0日 上午7: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卓人:唔明點解佢(陳恒鑌)要移花接木,將「冰桶挑戰」善款捐去中國紅十字會,唔明佢(陳恒鑌)做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