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最難風雨遇同志

袁國强石永泰不同層次的「法治」

2014-1-14 02:29
字體: A A A

一年一度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多年來都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和大會堂音樂廳舉行,雖然儀式例必莊嚴,首席大法官、律政司司長、大律師公會主席、律師會會長如舊逐一致辭,沒有辯論,但今年的典禮中,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卻其實在針鋒相對。法治究竟是什麼意思,在兩人口中,顯然有很不同的定義,甚至兩人的定義可能其實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法治」。

袁國强在發言中提到,「然而,若真正尊重法治,則不單政府,社會整體及社會的每一份子,也應尊重法治,並只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行使他們的權利。即使為了觀乎崇高的理念,任何蓄意的違法行為也不應鼓勵。」【註1】

而石永泰則指出,「我希望補充一下,『法治』是否本固枝榮,歸根究底其實有賴社會整體的道德意識和公民素質,或曰『集體良知』。假若社會整體缺乏這些社會意識,縱然有最草擬完善的法律、最好裝備的警隊和最高科技的法庭都是徒然的。」【註2】

「和平佔中」發起人、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過去曾提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的四個層次(排名分先後)。

倘若,石永泰所指的集體良知、公民素質、道德意識等等,是「以法達義」那個層次的事;那麼,袁國强指「尊重法治」為「只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行使他們的權利」,又是哪個層次?

袁國强與石永泰兩人同於2003年成為資深大律師。(兩人在致辭中亦不約而同引述南非的Sir Sydney Kentridge QC的著作The Free Country,但當然引述很不同的內容)袁國强2007年至09年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為副主席。

2008年袁國强連任前夕,被揭發接受委任為廣東省港區政協委員,但由於提名期已結束,袁國强在所有仍在港私人執業的前主席反對之下,因無對手而當選連任。石永泰當時接受訪問時稱,大律師公會的執委會一致支持袁國强出任政協委員,並形容袁國强獲委為政協委員有象徵意義,使香港法律界與內地建制的關係行前一步。

在開啟典禮致辭之中,石永泰除提出法治有賴社會的「集體良知」,提出如果社會整體缺乏這些社會意識,縱然有最完善的法律等都是徒然,還指出一個真正尊重法治社會須確保的「三大原則」,去執行法律條文:

(i) 有機制監察政府行使酌情權的合法性;

(ii) 立法機關所通過的法律條文要對基本權利有所保障;

(iii) 獨立不受政府或商業利益(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明示還是暗示)控制或影響的司法機關和同樣獨立的法律專業。

他還借成語「越淮而枳」去闡釋「法治」一詞的正解,「假若一個社會只是徒具一套法律和對一般百姓執行這套法律的機制,法律便會淪為當權者統治人民的工具,『依法辦事』便會成為萬事的擋箭牌。『法治』這概念會變質,成為『以法管治』。好像中國古代傳說在淮河以南的橘子,本來很甜美,但拿到淮河以北種植便變了味道苦澀的枳,不宜食用。」

至於「道德意識」,他則引述齊國宰相管仲的「倉廩實而知禮義,衣食足而知榮辱」指出,社會道德意識其實即是中國古代智者所指的「禮義」和「榮辱」。「如果一個國家或社會這些觀念垮了,禮崩樂壞,不知需要多少年才能重建。」

關於政制,袁國强只簡單地表示他「很榮幸能有機會參與是次重要政制發展的工作」,又稱政府定當致力在社會上凝聚共識,「我借此機會呼籲法律界的成員為此歷史性的政制發展作出正面貢獻」。

石永泰則指出「支持某方案的人士,無論有多少民意支持,也有責任詳細說明方案如何符合基本法或是基本法認可的;當然,以法律理由反對的人,無論多麼位高權重,也有責任解釋分析法理基礎,不能一句話便『說了算』。」

他並提到,「一個符合基本法的方案仍可能基於政治理由令當權者有所保留。如果是的話,政府就應堂堂正正把這些政治理由拿出來讓公衆公開討論和辯論。我們不想看見實屬政治性的反對理由被定性為所謂法律理由,令公衆不能就一些符合基本法的提議進行政治討論。」

此外,他還不忘提醒大家要分清什麼是政治因素,什麼是法律因素:「香港人一向尊重法治,但不希望這概念被(也許不知不覺地)利用來處理一些根本不屬法律範疇的東西。」

的而且確,正如石永泰在致辭作結的時候所說:「我們活在有趣的時代,不論在法治或憲制發展上,我們都面對相互矛盾的訊息。」

若要比較,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致辭看似沒有袁、石兩人般顯然。但其實,他亦提到「法治所涵蓋的不僅是忠於法律和對法律持正不阿的精神的尊重,同時亦包括如何在實際情況下秉行公義,以及如何確保公眾人士可有效地向法院尋求公道。」【註3】

至於政制問題,馬道立雖沒有觸及,但他卻談到一個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曾撰文質疑的題目:三權分立。

郝鐵川過去的文章稱,香港非實行美式的三權分立政治體制,馬道立卻在其致辭中表明「《基本法》清楚訂明立法、行政、司法機關三權分立的原則,並以頗為明確的字眼界定三者的不同角色。就司法機構而言,其憲制角色所涉的範圍是司法權力的行使,即依據法律審理訴諸法院的糾紛。」

馬道立提到,「於我而言,司法機構的憲制權限清晰明顯︰法院和法官只處理訴諸法院的糾紛所引致的法律問題,並只就這些法律問題作出裁決。即使訴訟各方之間的糾紛或會產生政治、經濟或社會上的影響,例如那些關乎政府政策的案件,法院仍貫徹始終,只會考慮訴訟各方爭議的法律問題。正如我之前多次談及,法院的角色並不包括就法律問題以外的任何其他範疇作出決定。」

如果特區政府提出的政制方案不合理地限制市民的提名權及/或投票權及/或參選權,相信司法覆核是無用避免的事情(只差在會否引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5度釋法)。而既然馬道立有言在先,還望屆時法院都能夠履行其憲制角色、職能、權限和責任,秉行公義,讓公眾向法院尋求公道,並且即使產生政治影響,仍要貫徹始終地只考慮法律問題,按照三權分立的原則,去就法律問題作出裁決。

註1:原文為「However, a true respect for the rule of law means that not only the Government, but the community as a whole and every member of the community, should also respect the rule of law and exercise their rights within the boundary permitted by the law. Deliberate attempts to act in breach of the law, even for causes which may sound noble, should not be encouraged.」

註2:「 I would also add that at the end of the day, the flourishing of the Rule of Law depends on the moral fabric of a society and the civic qualities of its citizens. Some may call it the “collective conscience”. In their absence, it would be rather pointless for a society to have the best drafted laws, best equipped police and the most high tech courts. 」

註3:「It is self-evident that the rule of law carries with it the responsibility not just to be faithful to the law and to respect its integrity, but must also involve the ability to dispense justice in reality and to ensure effective access to justice.」

(有線新聞台、now新聞台截圖)

延伸閱讀:

一句到尾

即時點評 Breaking views:石永泰還擊邵善波「自我陶醉論」

即時關注:大律師公會不滿當局拒設獨立法援署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4日 上午2:2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深圳反堆填區擴建 勢再掀中港「不平等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