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無恥何止是文人

8仔筆記│「二次創作」國際標準 基委護法「技驚四座」

2014-8-23 11:55
字體: A A A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深圳發言質疑國際標準,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兼中國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白皮書》撰寫人之一齊鵬飛在香港一個論壇上批評泛民簽署國際標準承諾書。卻其實還有一名重量級「護法」兼「法學者」,投書《信報》,表演如何將「國際標準」重新演譯。

人大常委會轄下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的文章星期四(8月21日)刊於《信報》,亦即泛民主派26名立法會議員簽署承諾書的翌日,實在快手。而且,人家別以為他的送章就只舉出英國上議院和美國總統選舉制度去否定國際標準。大師出馬,獻技怎可能僅此為止?

饒戈平的文章題為〈也談香港普選的「國際標準」〉。他在文中質疑,《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沒有提出普選「國際標準」的概念,重申「公約並沒有規定統一的、固定的普選模式或標準,如何實施選舉要留待締約國根據本國的具體情況自行確定」。

類似的觀點,大家從京官和特區官員口中都不知聽過多少遍。

但戲肉在全文最後兩段:

退一步講,即使人權公約規定了普選的「國際標準」,那麼這一標準也不能夠約束香港。因為,該公約有關普選的第25條B款從來不具有適用香港的法律效力。一則是英國做出的保留排除了香港履行該條款的義務,二則是《基本法》承諾在香港繼續有效的公約有關規定也不包括該條款。既然如此,試圖把以第25條B款為根據的所謂「國際標準」強加在香港頭上豈不是用錯了地方嗎?至於有人指摘中國也違反普選的「國際標準」,那更是十分荒唐的。中國至今仍不是公約當事國,根據國際法上「條約不及於第三國」的原則,中國不承擔履行公約的義務,怎麼可能產生遵守或違反公約「國際標準」的問題呢?

再退一步講,即便假設香港普選要遵守所謂「國際標準」,那也不是直接適用人權公約條款,而是要通過本地法律予以實施。這也是公約締約國普遍的履約實踐。香港沿襲英國法傳統,向來採用把條約轉化為本地法的履約方式;《基本法》也載明,人權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要通過香港特區的法律予以實施。而在香港法律體系中,那些把條約轉化為本地法的履約法案均不得超越或牴觸香港的憲制性法律——《基本法》。香港實施普選只能以《基本法》作為首先和主要的法律根據。鼓吹「國際標準」,試圖把不具有適用效力的公約條款來對抗《基本法》,實際上是在製造法律混亂,把普選引入歧途。

第一,ICCPR第25(b)條的確有由英國1976年作出的保留條款,但該保留條款只適用於立法局或行政局,不適用於總督,自然亦不適用於行政長官,而且該保留條款只排除英國在港為立法局或行政局舉行選舉的責任,一旦舉行選舉,保留條款就告失效,亦即選舉必須符合ICCPR對選舉必須為普及而平等的要求。無論是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還是1995年的高等法院,都確認過這一點。

故此,ICCPR第25(b)條在港有效,且對立法會以及行政長官選舉同樣有效,無庸置疑,絕非「《基本法》承諾在香港繼續有效的公約有關規定也不包括該條款」。

而這一點,連現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强在其擔任大律師公會之時,大律師公會就已經發表意見書和聲明提出。

第二,中國早已簽署ICCPR。中華民國政府1967年簽過一次,北京1998年又簽過一次,只是一直未有予以確認(ratify)。

至於ICCPR在港是否適用的問題,中方在《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的第13條第4段就已指出ICCPR適用於香港的規定將繼續有效。此外,1997年6月20日,中國政府知會聯合國秘書長,根據《聯合聲明》附件1的第11條,中國尚未參加但已適用於香港的國際協定仍可繼續適用。

第三,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1997年就已在其第26號一般性意見中指出,「公約所載的各項權利屬於在締約國領土內生活的人民。人權事務委員會的長期做法表明它一貫認為,一旦人民在公約下獲得人權保障,則此一保障即隨領土轉移並持續歸他們所有,而不論締約國政府是否更迭,包括解體成一個以上國家或國家繼承或締約國後來為剝奪公約所保障的權利而從事的任何行為。」

換句話說,香港的主權變更,並不影響公約條文在港的有效性。

第四,ICCPR早在1991已經透過立法局通過《人權法》在港實施。《人權法》第21條就是ICCPR第25條的原文照錄。而《人權法條例》第13條亦與1976年的保留條款一樣,只列明《人權法》第21條並不要求設立由選舉產生的行政局或立法局。

第五,即使完全遵照《基本法》的條文去落實普選,亦可以在符合ICCPR的要求下進行,雙方並不互相抵觸。提委會必須保留4大界別、必須以過半數提名候選人,都不是《基本法》現有條文的一部份(或者應該說:尚待下星期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去「增修」)。

而事實上,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正正就提出如何在既按照《基本法》、又符合ICCPR公約責任的情況之下去落實真正普及而平等的真普選。

饒戈平的文章,總算是讓鄙等港人「頓開茅塞」,首次「見識」到國際法和國際標準,原來還可以這樣子「二次創作」。人大常委會屬下基本法委員會有饒教授這位「法學者」的參與,確實是香港人幾生修來的「福份」,簡直就是特區憲法學的「啟蒙」。香港的「普選」,有這位「法學者」的出謀獻策,真的「得救」。

(原圖為香港電台圖片)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3日 上午11: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夏瑋騏網誌│英國鐵路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