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曾俊華借羅賓威廉斯過橋 講普選偷換概念暗撐北京

十問個為什麼──麥志豪

2014-8-24 12:35
字體: A A A

唐狗在港鐵路軌上疑遭列車撞斃事件,反映了當今部分公營機構效率至上、動物生命僅屬次要的悲涼。麥志豪,馬上組織了一群愛動物的香港人,去到港鐵總部向港鐵示威。

事實上,早前不論是被虐殺的順天邨小貓「Miu Miu」、還是斷腳流浪貓「麗麗」,麥志豪都會挺身而出,組織社會運動抗議。有人認為,他故意廣傳受虐傷勢的照片,是「嘩眾取寵」。

他曾批評愛護動物協會的人道毀滅政策,不尊重動物權益。另一方面,當政府警告市民不應餵養野生動物時,麥志豪卻呼籲要將流浪動物絕育後放回社區,市民應包容動物在社區與人類共存,云云。

你可能會說他「激進」。然而,筆者完成訪問後,卻不禁要反問;其實是否由於香港人對動物,真的有太多虧欠?

十問個為什麼──麥志豪

麥志豪,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NPV)創辦人之一,現時是協會的主席與行政總裁。正職之一是網球教練,但自稱多棲動物,人面獸心。對香港幾乎絕望,對人生充滿希望。

1為什麼你會喜歡動物?
最重要的原因,是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是很單純的,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
2為什麼你會成立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NPV)?
NPV成立的大前提,其實主要不是動物。NPV背後追求的精神,是公義與平等的精神。在香港,不論貧富,人類都有權得到醫治。然而,香港的動物醫療卻是非常不公義。在香港,動物生病除了私家診所外,就完全沒有選擇。倘若主人沒有辦法負擔寵物的醫療成本,就只能選擇人道毀滅。沒有主人的流浪動物,情況則更為糟糕。這是人類社會的不公義,也是在香港乏人關注的議題。因此我們希望透過「獸醫服務,貧富共享」來彰顯公義。
3為什麼NPV不收政府錢?
我們在過去、現在及未來都不會接受政府的資助。如果一間非政府組織/慈善機構接受政府的資助,我自己很擔心一些政策的取向難免會傾斜政府。倘若有一天,政府資助我們的診所一個會址,說的贊助不止是一百幾十萬。他日,如果政府繼續反對絕育放回計劃,咁我是否就要妥協?所以我是堅持不會接受政府資助的。
4為什麼你因為港鐵列車撞死唐狗的事件感到憤怒?
其實香港很多人都不愛動物;我相信大部份商業機構亦都一樣。然而,今次意外的癥結卻是在於港鐵公司的官僚、僵化,而實際上事情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我肯定港鐵的前線員工及高層,都未必是冷血的人;背後原因,不過是諸如「8分鐘通報機制」等的官僚、僵化而已。然而,當一個社會為這個原因而令生命被犧牲,這就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
5為什麼你不喜歡愛護動物協會的某些政策?
我無意針對愛協所有工作。然而,我絕對不能認同它將健康動物人道毀滅的政策,這一點是絕對不能退讓的。愛護動物協會的理據是,協會沒有足夠的地方收留牠們。然而,我們的診所,其實亦面對著相同的問題。我們的做法,就是讓無法接收的流浪的動物放回社區。流浪動物在街是沒有問題的。我們要有足夠的勇氣與接受這個事實;動物在街上生病或死去,是政府及人類的責任,不能因此就將動物人道毀滅。
6為什麼你認為NPV可以持續發展?
我本身是在商業社會打滾的人,我自己覺得一盤生意可以營運得好,最高的境界就是唔賺唔蝕。能做到唔蝕,收回成本價再將資金運作落去,說實在做得到就是因為我叻!
7為什麼你認為香港人對動物權益沒太大意識?
最主要是未有這樣一個市場吧。畢竟,香港人過往連「動物福利」都不關注呢。以往,香港動物組織最多只是談「動物福利」,所謂動物福利,就是人類覺得動物可憐,於是給他一些福利。然而,當動物的權益與人類有衝突時,我們就只有犧牲動物。因此,香港大部份動物組織都不會向政府抗議。然而,所謂的動物權益,是當人類的利益與動物有衝突時,我們亦不應只犧牲動物,要取得平衡。
8為什麼香港人/政府無法容忍與社區的動物共存?
我要先為香港人說句公道說話,香港的環境的確相當狹窄。不過,在文化背景方面,對比西方人會當動物為朋友,我們中國人的確經常在想如何從動物身上「攞著數」。

更重要的是,在香港擠迫、寸金尺土的環境,香港人認為動物社區中的「阻住晒」,本來無可厚非。然而,我有以下兩點必須提提各位市民:

(1)當我們討厭「流浪動物」時,應明白動物本身其實就存在在這個社區。他們其實不是「流浪動物」,而是以這個社區為家。在道義上,錯的其實是人類。以「流浪牛」為例,說這些牛是「流浪牛」的人真的很不負責任。牠們以往養大你,現在你說他們是「流浪牛」?我們應該明白,有些動物比我們更早存在於這個社區內。

(2)香港流浪動物雖然多,但大家想一想,牠們其實沒有影響我們太多吧?其實流浪狗,流浪貓,從來不會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大家看看新聞吧,流浪狗咬人的新聞絕無僅有(編按:香港已被視為瘋狗症絕跡地區),咬人的通常都是有主人的狗,咬人的目的是要保護主人、保護家園。

因此,大家公道地諗一諗,我們是否真的不能容忍流浪動物與我們共存?

9為什麼你會被部份人批評為搞「個人崇拜」、嘩眾取寵?
如果有人去指責一個機構或我本人,我認為這個社會應該有足夠的成熟度,去判斷他們的說法成立與否。因此,我沒有興趣了解這些批評,也不會反駁。倘若社會認為他們是正確的,我亦會接受。最後,畢竟大部分的批評都是來自社交網站,我自己不會對社交網站、虛擬世界看得太重。
10你曾在澳洲讀書,澳州洲人又比香港人愛動物,為什麼不索性返回澳洲居住?
要做社會運動,當然選擇有社會問題的地方(笑)。老實說,回到澳洲對我而言是「歎世界」。一天當我覺得做夠了;或者有一天我覺得無能為力,也許我就會選擇離開。最終我的確是會返澳洲的,這一點我從來都不會隱瞞。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4日 下午12: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人客送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