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澳門民間公投5名成員獲釋 主辦者批評警方濫權

新聞短打│港協暨奧委會菲律賓上身 阻礙採訪不致歉只稱遺憾

2014-8-24 21:07
字體: A A A

南京青年奧運會中,香港羽毛球小將吳芷柔日前夥拍大馬球手占俊偉,勇奪羽毛球混雙金牌,事後播出小插曲。當吳芷柔正接受無綫體育主播伍家謙的賽後訪問期間,港協義務秘書長彭沖突然在吳芷柔的身後現身,祝賀完對方後,即把吳芷柔拉走,帶她與霍啟剛等奧委會高層合照,懶理記者的訪問被中斷。

事後伍家謙無奈把片段上載個人facebook,同時也在新聞報道中提及事件,結果港協暨奧委會昨晚發出聲明,辯稱當時未察覺傳媒採訪尚未結束,故邀請了運動員離開,又指當發現上述情況後,即時安排該運動員回到原先地點完成訪問,對事件引起在場記者採訪的不便,深表遺憾。

不過,如此之聲明,既跟當時處境似不相符外,港協暨奧委會更猶如是當年處理香港人質事件的菲律賓上身矣。

從片段可見,記者當時跟吳芷柔進行訪問,彭冲路過的時間,運動員還需要特別轉身才能跟他講話,難道一名擁有多次帶隊經驗的人士,連運動員是否完全訪問都不懂分辨嗎?還未計當時記者已即時開腔提出訪問未完成,只是彭冲當無到吧!

至於「發現上述情況後,即時安排該運動員回到原先地點」,或許港協暨奧委會應該先弄清楚,他們既不是主辦單位,也不是大會負責人,故根本不存在「安排」可言;如果說的是為一眾「權貴」要「叼光」拍攝,運動員從來就已站在原地。

更何況,當你發現自己對在場記者採訪的記者造成了不便,同時意識到自己中斷了訪問,道歉其實是基本的常識吧!而道歉的字眼有很多,包括「不好意思」、「抱歉」與「對不起」等,但港協暨奧委會卻偏偏用上了「遺憾」這字眼。

那究竟何時你會對別人感到「遺憾」?立法會調查湯顯明,報告就對他令廉署聲譽蒙污,表示「遺憾」;然如此,港協暨奧委會是在「深表遺憾」什麼呢?當然,菲律賓人質事件或可借鏡!當時菲律賓政府一直拒絕道歉,最終就選擇了「most sorrowful regret」的字眼,可譯作「最悲痛的歉意」,而「遺憾」一字的英文,就是「regret」也,故被視為也有歉意。

不過,翻查港協暨奧委會網頁,有關聲明只得中文版本,換言之,並不存在其英文要表達「regret」的意思,故「遺憾」就是「遺憾」。

必須指出,關於彭沖,其爭議又豈只有搶走金牌運動員?今年初,香港選手呂品韜一人出戰索契冬奧,同時也有「代表團」隨行,而成員也包括義務秘書長彭沖。呂品韜事後不滿未能帶隊醫隨隊,彭沖的回應卻多次轉變,一時稱「沒時間重新申請加隊醫」,一時又指一名運動員只跟一名教練是國際慣例;終民政事務局回覆立法會議員的文件中,就證實原來向香港代表團批出的65萬元撥款中,已建議港協暨奧委會隨隊應派出醫護人員,因為是港協未有按建議派出隊醫,反映港協實是「自把自為」。

如今再有搶走金牌運動員後再厚顏稱「遺憾」的事件,恐怕只是再一次反映,港協暨奧委會這個一向被詬病為「獨立王國」的組識,在他們的成員眼中,是否就是只有權貴,而運動員就只是令他們可以在臉上貼金的工具。

(撰文:祁皚)(圖片來源:無綫新聞及港協暨奧委會網頁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4日 下午9: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餵母乳有效減產後抑鬱機會五成 港母嘆太多有色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