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亞視當《業務守則》無到? 《香港亂殤》示範搞亂香港

姚啟榮網誌│本地旅行團

2014-8-25 23:28
字體: A A A

很久沒有參加旅行團了。十多年前還在香港時參加一個往桂林的旅行團。回憶裡山水和風景還是那麼美好,祇是旅行團的安排卻不是理想中的一回事。尤其不喜歡有些團友吃飯時狼吞虎嚥,又把自己的筷子往餸菜裡面翻了幾翻,説實話,你還有胃口嗎?

以後我們都只有安排自己的旅行,一手包辦預訂機票、住宿和計劃行程,體驗帶來的苦與樂,但省卻許多無謂的「必到一遊」的景點,反而自得其樂,優哉悠哉。這種旅遊自在的方式,已經被發揚光大叫做「自由行」。年輕時嚮往背包客旅行,但記憶裡祇有一次跟朋友這樣的跑過幾個地方。背包客多是在有限的預算下作長途的旅行。我那時候的確沒有想起往外地旅遊,更沒有想到如果有預算和計劃,用有限的經費,其實可以到許多地方開闊眼界的。

移居悉尼之後才發現,若是喜愛到境外旅行的人,澳洲其實不是個好選擇。因為就算由悉尼回到香港再出發,距離是7368公里,航程要花接近9小時。澳洲人要回到祖家倫敦,距離是17012公里,就算直航中途不停站的話,也需要飛行22至24小時。要等待到2020年的波音777航機,才能縮短至19小時。

澳洲歷史學家傑佛里布萊尼(Geoffrey Blainey)寫過一本經典作品《嚴苛的距離》The Tyranny of Distance,副題為「距離怎樣形成澳洲的歷史」。這本出版於1966年的書提到如果瑞士的特色是山,澳洲的特色就是距離。澳洲本土是一個大洲,海洋環繞四周,海岸線(還未計算其他的島嶼)長達25765公里。以長度計算,海岸線為全球國家中排第六位。布萊尼追溯到十八世紀時,全球交通貿易已成一體,但澳洲位處南半球,獨處一隅,仍然未受任何影響。

布萊尼認為澳洲從一端旅遊到另外一端,距離相當遙遠。間接使人明白澳洲的境內旅行,為什麼如此昂貴。我的朋友説過沒有競爭,價格就不會下滑。所以相當多的澳洲人寧願選擇出國到印尼的峇里島(Bali),也不會到南澳的袋鼠島(Kangaroo Island)。澳洲維珍航空提供三天的袋鼠島機票加酒店優惠是1000澳元,要從南澳首府阿德萊德出發;其他旅行社提供往峇里島七天玩樂優惠,從悉尼出發不用700澳元。若果只是找個地方逃避一下,你會懂得作出明智的選舉吧。

當然喜愛旅行的人,也可把澳洲當做歐洲,那麼本土仍然有許多地方未曾涉足。問題是,澳洲土地廣濶,文化風景卻不能跟歐洲的多元化相提並論。布萊尼現今在悉尼和西澳的柏斯(Perth)之間,不一定找到什麼大異其趣的地方。雖然説澳洲的大城市:悉尼、坎培垃、墨爾本、阿德萊德、柏斯、達爾文和布理斯本,各有它們的特色,但要一次過遊覽,不乘坐飛機是不行的。只有從悉尼到首都坎培拉,距離約288公里,駕車三個多小時或乘飛機一小時,旅程尚算合理。

許多從香港或國內到來悉尼的人,除了租車自駕遊外,還可以參加本地華人旅行社的旅行團,費用是相當便宜的。唐人街和中國人多聚居的市鎮,都可以找到報名的地方。這些旅行團祇提供車費和額外小費,導遊會説普通話和廣東話,食物是貴客自理的。例如「藍山一日遊」連小費35澳元,「坎培垃一日遊」也祇是40澳元,稍遠北上到布里斯本五天加酒店也不過530澳元。當然這些都是全程搭乘小型巴士,好處是不用花精神計劃,純粹到此一遊,也不會錯過景點。

我們也參加過一個到楊格(Young)採摘櫻桃的一天團,以為遭遇有所不同。楊格市位於悉尼西南部,四小時的車程,每年十二月是當地的櫻桃節。這趟我們又再一次體驗到遊行團的種種特色:蜂擁而上許多是一家人卻佔據了近窗的位置,我們差不多要找兩個相近的座位也很困難。結果要花一番唇舌有人願意讓兩個相連的座位給我們。不過整個行程中,我們前面的兩個操普通話的年輕女孩把座位扳後差不多平臥好讓自己舒服睡覺,把我們的前面的空間佔據了,她們吃掉的櫻桃核也吐滿一地。

經過這次寶貴的體驗,明白了許多人不會改變壞習慣。經濟進步、生活改善了,行為和思想卻停滯不前。與其弄得自己一肚氣,倒不如真的下定決心,不再參加任何旅行團了。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5日 下午11: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 | 污水處理廠故障 屯門荃灣所有泳灘暫停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