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嫻網誌│反佔中風潮下中共香港地下黨大檢閱

金白雨林網誌│泛民同中央,邊個係膽小鬼?

2014-8-25 21:15
字體: A A A

「膽小鬼博弈」 (英文 : Chicken) 是博弈論 (Game Theory) 中一個非常著名且影響深遠的模型。模型假設兩個司機高速駛向對方,即將迎頭相撞,哪個先扭軚盤讓路,就是輸家膽小鬼 (Chicken),當然若果兩人都拒絕讓路,後果就只有雙雙車毀人亡,兩邊都是輸家。簡單理解模型的玩法後,相信也不難察覺,結果只有四個 : 1.甲扭軚 乙勝出 2.乙扭軚 甲勝出 3.一同扭軚 打和 4.車毀人亡。

膽小鬼博弈的其中一個演變叫「鷹鴿博弈」 (Hawk-Dove Game)。 鷹鴿博弈模型中有侵略的「鷹策略」及和平的「鴿策略」。若一方行「鷹策略」另一方行「鴿策略」,行「鷹策略」的一方就得最大利益 。雙方同時行「鷹策略」就兩敗俱傷,相反若雙方同時行「鴿策略」就妥協成功,各得一半得益。無論行哪一個策略都需要計算政治代價。

政改談判戰去到等待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落的時候,就像一場鬥智鬥力的鷹鴿博弈。泛民和中央不停在「出口術」和「搞小動作」軟硬兼施玩這個博弈遊戲。若中央行「鷹策略」要求提委會過半提名或泛民放棄國際標準,泛民就只好同樣行「鷹策略」,二十六位議員按日前承諾集體否決方案,雙方都須付上代價,第二輪諮詢也沒有必要了。泛民堅決表明不接受篩選,同樣中央也不會接受公民提名取代提委會,除非一方行「鷹策略」的政治代價遠大於對方,否則鷹鴿配的結果相信不會出現。若不想原地踏步,只有雙方都行「鴿策略」比較有希望。

雙方選擇策略的政治代價如何定大小呢?民意就是最大因素。假設中央行「鷹策略」,民意又一面倒不接受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泛民以「鷹策略」集體否決方案回應,相比之下中央和特區政府付的政治代價遠遠比泛民大。相反,若特區政府推銷「有票?真係唔要?」成功,大多數市民接受「袋住先」的話,泛民集體否決方案,可能就會比中央付較大政治代價,到時有沒有可能有個別議員無沒承受代價,急轉身改行「鴿策略」呢?現在真是無法知曉。

有建制派也知市民對「無篩選普選」的強烈要求,加上反佔中大遊行爛尾的影響,估計鷹鷹配未必對中央和特區政府有好處。所以,建制派近日也紛紛出來放風,希望游說中央行「鴿策略」,在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中「留有討論空間」,好讓泛民也同樣做,在這一個回合的博弈中各有取拾,待下一個回合再作較量。

政改爭議就是一回又一回的「鷹鴿博弈」,每一個回合也要看看民意計算得失。距離2017年的時間不多,兩車到達中間位置之前,就是一回接一回的博弈,哪一方在計算政治代價後決定 Chicken Out?還是雙方也在中間扭軚避開?或是各不讓步迎頭相撞?未到最後一秒鐘,也未必有答案!

註: 筆者支持公民提名,希望「公民提名 必不可少」可以繼續落地開花,令中央行「鷹策略」(否決公提) 的政治代價大得連中間建制派也難以承受。學民仔努力!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5日 下午9: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亞視發聲明:香港不能沒有亞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