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公民抗命的本質不在脅迫,在發出警號。

梁慕嫻網誌│反佔中風潮下中共香港地下黨大檢閱

2014-8-25 21:42
字體: A A A

香港地下黨策動的反佔中簽名遊行運動,擾攘了整整一個月終於落幕了。用甚麼詞彙來形容這個多年未見的,在各個界別,各條戰線上大規模全面總動員的運動呢?我認為最好的用詞是:「恬不知恥」。為達營造主流民意的目的,這個運動以:『蒙』『騙』『誘』『壓』『假』和『扭曲』等惡劣手段徵集而來的一百五十萬和十九萬兩個戰鬥力不成比例的數字,卻讓香港人,中國人蒙羞,讓世人咋舌,除了一個『恥』字,還有甚麼更適合的?沒想到的是,比起四十多年前亦是全地下黨總動員的「六七暴動」來說,雖然同是作惡多端,那時的地下黨面對港英,還有一點點兒氣慨可言,而這次運動看到的地下黨卻淪落到死蛇爛蟮,詐傻扮懵的田地。

這個運動的口號:「反佔中」其實是偽命題。佔中未籌備,未發生,何來反之?全港市民都希望佔中不要發生,何用地下黨去反?把矛盾簡單地說成:「反佔中,反暴力」是混淆視聽,誤導無知市民以為佔中就是暴力。正像毛澤東把革命道理簡化為「打土豪,分田地」利誘民眾參加一樣。真要反佔中的話就應向中央說:「中央,我們反佔中,希望你拍板一個無篩選的政改方案,令佔中不會發生。」

這個運動是香港地下工委書記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吃透「白皮書」精神中的強硬路線而發動的政績工程。(不是神聖同盟或周融的新系統冒起)張曉明公開讚揚大聯盟「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是事出有因的。正如當年的「六七暴動」一樣,是新華社的梁威林,祁烽為了標榜地下黨緊跟中央文革而搞出來的政績。 地下黨派出程介南作為反佔中大聯盟的公關統籌具體策劃其事,然後由周融牽頭組成「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現任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當發言人,一齊在幕前表演。情況與當年「六七暴動」相同,地下黨在幕後發動,卻組織一個表面上公開的民間組織:「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由工聯會理事長楊光任鬥委會主任,掩藏了地下黨,使市民以為這是民間自發運動。

幾年前我有一朋友在一間市政工程公司工作,其老闆被動員參加區議會選舉,於是朋友常常陪同老闆參加在酒樓舉行的神神秘秘的地下黨選舉協調會議。會議除了兩三個中聯辦官員外,必有程介南(圖)在座。經朋友這一說,我就明白地下黨給程介南一個職位:「政治公關顧問」,凡是地下黨要舉行跨界別,跨戰線總動員時他便擔當公關協調工作,歷次選舉如此,這次運動亦是如此。這一次,由於組織龐大,周融不是黨員,若只靠黨員吳秋北必獨力難持,需要多一個黨員坐陣,於是不再遮遮掩掩,程介明這個顧問就完全曝光了。

這次運動的組織方式與「六七暴動」相同,也是中共傳統的治國模式。即是以單位為本,人屬於單位,單位代表個人。每逢運動,各單位必須認領,認購,認人數交數指標。五七年反右時,每個單位的右派指標就是百分之十。這次反佔中運動大概也是這樣的模式。

周融聲稱有一千多個單位參加,「學友社」的負責人共產黨員何婉薇,也發集體電郵動員社員社友出來簽名遊行,我也收到電郵。可以說這千多單位都有黨員或黨組織在其中發動群眾,在這次運動中已全部曝光。這樣廣泛的動員,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讓我們可以檢視地下黨的擴展程度。除去那些已知必有黨組織存在的中共機構,如工聯會,各類工會,中資機構,紅校,商會,聯誼會等外,我們要特別留意那些平常不覺親共的機構也有人站出來支持反佔中的單位,比如英華書院,社會服務發展研究中心,社福機構,新家園協會,律師會,獨木舟總會等都有黨員或黨組織存在。正如程翔先生所說:「這次的大曝光是好事」。當年「六七暴動」,有隠蔽黨組織存在的「學友社」「青年樂園」「官津補私」灰線等通通動員學生出來有所行動,我們就看到曾德成,曾鈺成,馮可強,梁錦松,程介明,程介南等人大曝光的情況一樣。希望有人把這些單位的資料紀錄在案。

三十九名跨界別人士聯署表態,呼籲各方營造一個平心靜氣的商討氣氛,互諒互讓克服歧見。名單中我看到了幾位地下黨員參加聯署,明顯地,他們對反佔中運動持有異議。發起聯署的馮可強是葉國華屬下香港政策研究所的行政總裁,他幾十年來一直跟着葉國華工作,印象中沒有換過老闆,因此我相信這次聯署是葉國華在幕後主導。他一向喜歡在時局緊張關頭時出來做一下和事佬,發揮一點作用。希望這些明智的地下黨員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按着自己的良心為香港做一些好事。

中央會怎樣評價這次反佔中運動?「六七暴動」後中央定性為「路線錯誤全盤否定」。正如劉進圖先生所說:「北京領導人不是傻瓜」,我看中央會評價為:「撕裂香港,路線錯誤,浸水民意不能信,腐敗元兇要緝拿」。

關於政改,中央官員像和尚唸經似地不斷嘮叨着的「愛國愛港」「國家安全」之說,一定讓民主派覺得莫明其妙。實在這不過是門面話,他們實際上真正要考慮的是仍然堅持用地下黨員當特首,不願回到以統戰對像為特首的時代,認為這是失去政權,不能退讓。從中共的角度看,用地下黨員當特首是最符合「愛國愛港」「國家安全」的原則,可以高枕無憂。

堅持一個嚴密的篩選方案,就是堅持自己黨員當特首的政策,而提名委員會這個怪物,就是實行這政策的工具。其實,就我所知,西方先進國家選舉並沒有提名委員會。三軌方案保留提名委員會就已經是「袋住先」的妥協。如果取消政黨提名,只留公民提名和提名委員會提名二軌,就是中央與民間互相承認對方旳存在,中央與民間平均提名權利。如果把公民提名放進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內,使其民主化也是「袋住先」的一種,將來進一步政制改革就是要取消提名委員會。若中央能同意這種方案,即是中央願意回到以統戰對像為特首的政策。我們期望中央改變自己黨員當特首的政策,否則的話,和平佔中必會發生,反佔中運動是沒有作用的。

這兩年來,中共和他的利益集團藉着地下特首的便利,當然嘗到不少的甜頭。但是,由於梁振英地下身份已被挑穿,覺醒了的港人意識到香港已經由「港人治港」變成「黨人治港」,憤怒之極的港人,在各個層面採取不合作態度,梁振英的施政經常失效。中央還要堅持的話,香港必定無法管治下去。不要以為隱瞞地下身份可以瞞天過海,現在能擺得上台的地下黨員,我都有能力推算出他的地下身份。相信中央領導人都是明智的,請三思而後行。我對政改前景仍然樂觀,相信要等各類公民抗命,如和平佔中,罷課罷市等行動發生後中共才會改變政策,才有轉機。

全港中共地下黨員們,我向你們呼籲,當此歷史時刻,請本着良心向你們的黨組織領導人反影你們的憂慮,請中央務必要拍板一個無篩選的政改方案。

2014年8月22日

(香港電台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5日 下午9: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白雨林網誌│泛民同中央,邊個係膽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