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香港政圈將出現多少頭像這樣的驢?

8仔筆記│借「國家安全」殺真普選 後果中共真能承擔?

2014-8-26 03:57
字體: A A A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上星期四(8月21日)在邊界對岸的深圳談香港政改,不點名批評有議員對《基本法》如「芒刺在背」,為達政治目的借助外國勢力,甚至不惜犧牲香港的法治和繁榮穩定,又指普選關乎「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事隔四日,到星期一(即是昨天),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在《明報》刊出的專訪中則形容,中央愈來愈坦白地突出「國家安全」概念,愈講愈白是泛民「逼出來」的。

種種跡象在在說明「國家安全」已成為否定2017年真普選,並實行高門檻、過半數提名篩選的「理由」。

之不過,將香港的普選問題與「國家安全」掛勾,可謂相當危險乃至不智,而且亦難以起得到作用,甚至只會引火自焚:

一、香港向來華洋雜處,是大江南北各地以至南洋、西方文化的大溶爐,更一直以作為東西文化交匯點為賣點。香港的選民當中,無論是廣義地指合資格選民,還是收窄至已登記選民,都有大量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人士。這些「外國/外部/境外勢力」在《基本法》的框架下本來就同樣獲保證享有投票權。

二、香港一直有不少人移民海外,當中有不少回流,此外還有回流港人在海外或在香港出生的第2代,為數數以十萬計。這些人持有外國國籍,本身就是「外國/外部/境外勢力」,但在香港與一般港人一同生活。他們身邊的港人會否終有一天,被指為「勾結外國/外部/境外勢力」?

三、不少高官都有家人身處海外,或在目前或過去持有外籍,包括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商經局局長蘇錦樑等,以及多名行會非官守議員。要質疑港人「勾結外國/外部/境外勢力」,不可能不算到特區最高管治階層的頭上。

四、連北京中央都不得不承認,香港主權移交17年以來,「人心仍未回歸」。香港的而且確有不少人即使毫無「外國聯繫」,文化上都難以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認同感。有些人即使沒有「勾結」,思想和行為都會傾向「外國/外部/境外勢力」。用輿論機器抹黑、分化,只會更進一步加劇對立。

事實上,普選關係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並非最近期的事。近日連番攻勢,顯然是有計劃、有部署的,務求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就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頒布「決定」前為高門檻、嚴篩選的選舉方案保駕護航。

本月8日,作為中國政府駐港最高官方代表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藉着「國慶籌委會成立大會」的場合發言指出,香港的政制問題要從「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去看。他更稱,有「極少數」香港人「與外國和外部勢力相勾結」。

再早一點,《白皮書》撰寫人之一、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兼港澳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強世功本月4日就在《文匯報》的專訪中指出,普選不僅僅是香港自身的事情,也是整個國家的事情,關係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大局。

強世功在專訪中稱,《基本法》的立法精神在於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必須效忠自己的國家和香港特區,在涉及國家利益以及處理與中央有關的事務時,必須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尊重中央的決定,不能對抗中央,更不能聽命於外國,不能與外國勢力聯手對抗中央。

正如劉兆佳所述,經強世功、張曉明、李飛和劉兆佳本人連番提出「國家安全」這個理由之後,中央與泛民已經嚴重欠缺互信。而事實上,即使是一般小市民與中央,亦同樣嚴重失去互信。

不過,劉兆佳既為中策組前首席顧問、中文大學榮休社會學講座教授,如果確切認為北京中央把「國家安全」這個「理由」「愈講愈白」,其一大因素是泛民「逼出來」的,則不可能不同時交代箇中理據,並詳細分析「愈講愈白」的各種後果!

為把高門檻、嚴篩選的「普選」由不合理變得合理化,連美國「重返亞洲」政策、與亞洲各國組成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等都拉進去,甚至大談香港金融安全為「國家安全」一部份……事到如今,8仔跟大家都自然會問,還有什麼與「國家安全」無關?

(底圖為香港電台畫面截圖)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6日 上午3: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亞視當《業務守則》無到? 《香港亂殤》示範搞亂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