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中共托詞國安趕絕泛民 港人擁抱本土厭惡扣帽

范析852│五大假話圖瓦解國際標準 梁振英再公然誤導港人

2014-8-27 00:11
字體: A A A

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北京召開會議,包括分組討論由梁振英就香港政制改革提交的報告,香港未來是否會有真正的普選,結果相信會在未來一周塵埃落定,但觀乎現時中港兩地的政治氛圍,期望會落實真普選的港人大抵將要夢碎。

為令通過的假普選方案可以理直氣壯,為免假普選框架公布後,力爭香港民主向前走的市民會作出反彈甚至反抗,以至壯大醞釀逾年半的佔領中環運動,由特首至人大到一眾建制派「打手」,近日就「火力全開」,既把矛頭盡皆指向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教授,同時更對「國際標準」等的理解方式大放厥辭,其中梁振英在今早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一番話,不單可圈可點,仔細分析,當中除了盡是他「不可能不用」的語言「偽」術外,更有多個明顯失實的說法,客觀效果,是公然誤導全港逾700萬的市民。

如何在篩選中選「自己屬意」特首?

梁振英的講話,全長約十分鐘,甫開腔即主動提到「政改現在進入重要的『第二步曲』」,然後自說自話侃侃而談1600字,包括指香港如能在2017年落實普選特首,便是香港歷史上重大的一個舉措。

不過,失實的說話也「由此路進」,他聲稱:「香港超過500萬合資格的選民就歷史性第一次有機會、有權力,根據自己的意願,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在若干個候選人當中選出自己屬意的行政長官人選」時,所謂的「在若干個候選人當中選出自己屬意的行政長官人選」就「肯肯定」跟事實不符!

不符的原因,包括候選人數目幾乎不可能真的是「若干個」,而且在極可能存在篩選下,恐怕更不可能由選民選出「自己屬意」的人選!須知道,「若干個」實有「不定量」的意思,而如果人大把特首候選人限定數目,那還算是「不定量」嗎?而香港逾百萬票選泛民的選民,「自己屬意」一個泛民人士當特首,這人又可以成為候選人嗎?此為假話之一也!

「外國人」有投票權國際例子多

假話之二,就是梁振英再次「不厭其煩」地聲稱,香港永久居民中的「外國人」有投票權,這個是不符合「國際標準」的,他甚至說:「國際間,所有其他社會都是把選舉權交給擁有本國國籍的當地人民」。

在此,必須嚴正地指出,這個說法,不單跟真實情況嚴重不符,更因梁振英本人之身份,以至隨時誤導了700多萬的香港市民,當然,當中包括了梁振英口中的「外國人」。

其實,這不是梁振英首次稱外國人在港有投票權「有別」於「國際標準」,例如他在今年6月時,也曾稱:「如果有國際標準的話,肯定在國際間,外國人在任何一個地方選舉,他並不是該地方的公民,而是外國人,他是沒有投票權的」。

事實上,梁振英或許跟民建聯的蔣麗芸「心有靈犀」,蔣氏指香港沒有「公民」時,梁振英就的說法,恐怕是如出一轍。確實,在字眼中,香港只有永久性居民而沒有公民,亦因如此,香港的外國人,其實都是成為「永久性居民」才可以登記成為選民的,故此,這些可以在香港投票的「外國人」,並不是指任何一個在港的非中國籍人士,而這一個「標準」,放諸國際,不單未算嚴謹,反而有其他國家或地區更見寬鬆。

只要隨便「google」一下,英國、美國、法國、德國、荷蘭、澳洲、南非、巴西、印尼、智利、烏拉圭等國家,屬「外國人」的華人都可以投票甚至可以參政,即同時享有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就算逢對「外國人」參政最具戒心的日本,根據內地官媒報道,「眾多已經加入日本國籍有選舉權的華人,都走進投票點投票,行使自己的權利和義務,選舉自己贊成的議員和政黨。」而在韓國,合法居住在韓國的部份外國人也有投票權,他們有人是擁有韓國國籍,以及獲得韓國永久居住權滿3年的外國人,同時日韓也互相承認各自僑民的地區選舉投票權。

更何況,現時承認雙重或多重國籍的國家或地區多達130個,相反不承認且不容許的國家只得11個,有外國國籍又可投票的例子,是多數還是少數,實已一目了然。

「國際標準」下不用中央任命

似乎口口聲聲反駁「國際標準」的梁振英,除了要學習不恥下問外,更同時要惡補自己的「國際視野」,畢竟在獻醜與藏拙之間,是沒有多少的「中間地帶」的。

梁振英以「香港永久居民中的『外國人』有投票權」來反駁香港選舉制度本就不合「國際標準」,理據「超錯」,邏輯同樣有問題,他然後指通過選舉方式產生行政長官人選,需要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並形容「這個做法亦在國際間絕對罕見」,也只是延續這個錯誤邏輯,成就出第三個的假話。

港府在2007年《政制發展綠皮書》中提出,為了「體現國家是一個單一制國家……行政長官無論是怎樣產生,包括最終由普選產生,都不能脫離在選舉當選的候選人須通過中央人民政府實質任命的憲制要求,方可就任」。其中「包括」一詞,將普選納入《基本法》敍述中央任命的選舉程序之中,變相閹割了港人實質性的普選權利。現實是,世界上大部份單一制的國家,都不存在地方首長經民選後,還需中央任命程序的。日本、法國、英國等地,早已廢除了相類似的安排,故香港有別於「國際標準」,只是反映香港的「情況特殊」,甚至其實是顯示香港「落後國際」,卻難為梁振英竟驕傲地當作事例。

再舉一例,當強姦案件按「國際標準」都會被譴責不為法律所容許時,難不成強姦案比率冠絕全球,且不少施暴者可以避過法律制裁的印度,當地官員又能令人齒冷地以印度的情況「在國際間絕對罕見」為由,不打擊這些剝奪他人權利的行為嗎?而一個不普及又不平等的特首選舉,正正是剝奪了港人的權利,梁振英是否認為可視而不見?

梁振英自詡權大卻任無任命官員權力

梁振英又稱,特首要被中央任命的做法,是因為特首是通過《基本法》、通過中央的額外授權,又指是「擁有比國際間外國其他城市的首長更大的權力」。但大家應該仍記得,在早前公布的國務院《白皮書》中,指出所謂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香港特首是否真的有著「更大的權力」,其實是存在商椎的,最簡單例子,是外國其他城市的首長可以自己任命自己的官員,但梁振英曾沒有這個「任命權」,甚至連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辭職,也是要報請中央而不是梁振英首肯就成事,難為梁振英還厚顏自詡自己的權力比其他城市的首長大。這個恐怕算是第四個假話吧!

然而,梁振英還有第五個假話,就是再指出,香港不需要向中央上繳任何財政,更稱是「中央給予香港的一個特殊照顧」,又指香港是在國際間是獨有的一例。但其實,就算香港在英國殖民地年代,雖然英國是可以向其殖民地徵稅並上繳英國,但英國卻沒有在香港徵稅,故香港也不用上繳,故如果這個是「獨有的一例」,其實只反映兩個事實,包括那是「英國給予香港的一個特殊照顧」,以及是由英國開創出來,既然如此,梁振英要先去感謝英國嗎?

最後,梁振英點名出言指責戴耀廷,指他及其他發起佔中人士,「過去年半以來,他們的行為和言論,對我們根據《基本法》和人大決定落實好普選的作用,是有反效果的」,而按照「國際標準」,口講無憑,梁振英是否可列出事例,清楚說明究竟造成了什麼的「反效果」?因為現實是,因為佔中的出現,最少帶動更多市民參與政改討論,還未計有150萬的「沉默大多數」,表態稱支持普選,難不成這些人士的出現,是梁振英所說的「反效果」吧!

(撰文:范中流)

延伸閱讀:
梁振英:《基本法》裡面係冇國際標準呢四個字!
8仔踢爆│梁振英大玩國際標準不存在論的目的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7日 上午12: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地產小子網誌│天晉IIIA一房單位:沒有廚房,換來較大空間?